西滩绿韵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3/01/29 07:21:27
艾斐《 人民日报 》( 2010年06月05日   08 版)
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向来就是以其赭黄的水色而称著于世的,并似由这种“黄”的渲濡和滋润,竟然在岁月的钤印之下渐渐沉淀为中华民族的底色,以至于我们的祖先叫黄帝,我们的皮肤是黄色,我们的家住黄土地,如此等等。显然,不意之间,“黄”已经成了我们中华民族的徽志与标帜,乃至在几千年的历史演进中,“黄”一直被尊为正色,非皇室帝胄而所不可擅用之。
然而,在山西,万荣的西滩却颠覆了这亘古的传统,不仅把“黄”易为了“绿”,而且赋予了这“绿”以旖旎的景致与曼妙的韵律,直使滔滔黄水掀绿浪,漫漫黄沙笼绿云,千亩红荷濯绿水,十里长堤绕绿林。在这九曲十八弯的黄河腹地,竟然奇迹般地营造出这么一个绿的王国、花的世界、树的海洋、鱼的乐园,这不正是生态文明的杰作、天人合一的典范么!
作为山西和陕西的界河,自黄河从内蒙古掉头南下之后,就一直在秦晋之际挟土湍石、奔腾流泻,气势恢宏而豪迈。以待跨越壶口、跃出龙门,竟然恣意地向着东西两岸漫窜而去,很快便冲刷出宽达10余公里的河道,并在离龙门30公里许的地方与汾河相汇。西滩,就位于这由两河相汇所形成的臂弯处,史称“脽上”,自古就是皇廷拜天祭祖的圣坛所在。筑于西滩不远处东塬之上的后土祠,便承载着这数千年的历史圣迹和人文精神,历代皇帝多有来此焚香谒圣的记录,不仅轩辕黄帝在此扫地为坛、祀圣祭祖,而且汉武帝、唐玄宗等更是多次临幸后土脽上,刘彻并在此写成了著名的《秋风辞》,辞中所言“汎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便是对其脽上祭祖祀圣的现场写真与生动描绘。
后土祠位于黄、汾交汇处略偏东南方向的高崖上,而西滩则正处于由黄、汾交汇所形成的臂弯里。由于黄河濒临西岸而流,汾水紧依东崖而注,这样便在两河之间形成了一片广阔的滩涂。黄河从源头到入海,惟有这里的滩涂如此广袤,东西宽达10多公里,南北绵延上百公里。以往,在这样宽广的河滩上,黄河主流无拘无束,自由泛滥,有时濒西,有时靠东,并因此而产生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睿言哲语。长期以来,这里虽然滩涂广袤,但却水流无定、灾害频发,所以也便被长年撂荒,成了野滩。除了漫漫黄水,就是漫漫黄沙,特别是每逢大风袭来,更是黄沙叆叇,搅彻漫天尘霾,怎一个“黄”字了得!
可如今,这个曾经“黄”透了的世界,却全然被一片赏心悦目的浓绿所取代,简直就是一个绿的王国、绿的世界、绿的寰宇。置身其中,仿佛那绿都会随着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一古脑儿沁入人们的心脾,渗入人们的肺腑,直将人们的浑身上下绿了个透。可不是嘛!如今的西滩,极目远眺,但见万顷湿地,千亩荷塘,芦苇匝地如茵,杨柳笼翠如云,长堤十里藤蔓葳蕤,芦苇连陌百鸟鸣啼,温泉喷珠涟漪溯远,港汊环萦鱼儿嬉戏,百花吐艳枝柯绰约,仙湖漱玉粼波漾锦,舟艇游弋俶尔远逝,野餐凝香绿韵怡人。好一个5000亩生态林,好一个3000垧珍珠湖,无边芦荡像氍毹般席地铺开,随风俯仰,余韵无穷;千里菡荷似翡玉般铄碧滴翠,蛙声起处,绿里透红。
真不敢想象,这就是那个由黄水、黄沙、黄泥巴长年统治着的荒凉世界。仅仅在几年前,这里还是一抹荒原,一片沙丘,而如今却成了名闻遐迩的北方沙家浜,山西白洋淀,万荣西子湖,河东小江南。不仅还绿于滩、换绿于黄,使这里的黄河生态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而且还开发了湿地种植、湿地养殖、湿地休闲和湿地旅游的系列产业链。短短几年时光,西滩的林木种植、芦笋种植、莲藕种植和鱼类养殖已经初具规模,并业已成为此类珍稀养殖和生态种植的生产基地,规模不断扩大,品位不断提升,效益不断凸显。与此同时,还在湿地上修建了集餐、饮、住、行、浴、玩于一体的各类设施,成为生态旅游的绝佳去处。特别是利用从沙滩底部自然涌流出来的几眼温泉所开发而成的温泉浴项目,利用水流环绕沙丘所形成的九个岛屿而开发出来的环岛游览项目,利用黄河水道所开展的黄河漂流项目,利用绿色果蔬所开发的野趣采摘项目等,就都是别有风味和独具魅力的。由于水质和环境的原因,西滩的鱼类不但品质优,而且产量大。在滩涂中心由人工从沙丘中挖掘出来的“圣母湖”,竟然一网下去便能打捞出上万斤的鲜鱼,这对于向来以干旱出名的万荣县来说,简直是件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其实,西滩的由“黄”变“绿”,又何止仅仅是一种自然景观的更迭与转换呢!其更本质的意义和更有效的价值,还在于它给人们的心里种下了福祉和安泰,它对未来的生活设定了希望和期许。
西滩绿韵所涵蕴的是“春”的消息和“力”的搏动,所播撒的是心灵的胚芽和精神的苗蘖,而所收获的则是无限的丰饶与盎然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