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蒋介石晚年的默契“合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6/07 05:36:43
毛泽东与蒋介石晚年的默契“合作”

历史常常令我们感慨与感动。毛泽东与蒋介石晚年----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这两位中国两大政治集团的统帅、曾经“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的多年对手,面对外侮时同仇敌忾,心照不宣地默契“合作”,毛泽东出兵对侵入之敌予以痛击,蒋介石大开“绿灯”并派员护航与慰问,联合上演了捍卫我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之佳话。
穿过历史烟云回首往事,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
1974年1月18日,越南政府不顾中国一再警告,派兵侵占中国西沙永乐群岛,并与守岛民兵发生冲突。中国与侵入西沙海域的越南之间的西沙之战爆发。
南沙海军火速支援,无奈越南舰队吨位和火力都有绝对优势,虽然中国海军浴血奋战,但是渐渐力不能支。紧要关头,中央火速调动东海舰队支援。然而,东海舰队必然要通过台湾国民党海军封锁的台湾海峡,如何安全通过,成为了中国海军的一个难题。以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舰艇从东海调到南海,或者从南海驶往东海,都要绕道台湾东南的公海,以避免在台湾海峡内的摩擦和冲突。
1月19日,中南海毛泽东的书房。邓小平拿着一份电报匆匆赶来。“报告主席,海军要求增兵西沙战场。”邓小平边说边递上电报。
认真地看着作战地图的毛泽东看完电报,立刻批示“同意”。邓小平正要离开,毛泽东忽然说:“慢”,他略一沉思,然后一字一字地说:“直接走。”
当时正在阳明山养病的蒋介石对西沙战事亦很关注。很快,台湾“国防部”一份电报送到了蒋介石面前:“海军导弹护卫舰4艘,清晨抵达东引岛一侧,企图穿越台湾海峡。”当台湾“海军司令”宋长志向蒋介石请示如何应对时,蒋介石说了他一生中最闪光的一句话:““西沙战事紧呐。”毕竟蒋介石明白,国共之争属内斗,在外地入侵的时刻,中国人还是会团结一致的。心领神会的宋长志欲领命而去,蒋介石又指示说:“你们要一路护航,保证舰队安然通过。还有准备补给船,给前线送给养。”
当天晚上,解放军东海舰队4艘导弹护卫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
其时国民党军队不仅没有向解放军东海舰队开炮,还打开探照灯,让解放军的舰队顺利通过,而且一路护航,保证了舰队的安全。此外,几十艘台湾补给船开赴西沙前线,为前线的解放军战士运送食物和淡水。
1月20日,东海舰队如期抵达前线,双方兵力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海军形成绝对优势,将入侵越军几乎全部歼灭。
西沙海战是中国海军战史上最光辉的一战。刘继兴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战争的胜利是国共精诚团结一致对外的结果,更是毛泽东与蒋介石默契“合作”的结果。毛泽东吩咐“直接走”台湾海峡时,他就料到昔日的蒋委员长一定会顾及民族大义,不会为难解放军的。蒋介石在关键时刻果然也表现出了应有的民族感情。同承华夏一脉的两党领袖不计前嫌,面对外侮时“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最终赢得了神圣领土的保卫战!
上世纪70年代,对于毛泽东、蒋介石来说,是他们人生的最后岁月。
毛泽东早已超然以“老朋友”呼蒋。国共争雄,蒋使毛泽东家破人亡,迷信的蒋曾数次去掘毛泽东的祖坟,而毛泽东面对落在自己手中的蒋的祖墓、祖坟却护之一草一木、一砖一石。“文革”中,细心的周恩来一再指示不许冲击溪口蒋宅墓地,但1968年还是有人闯入,炸毁慈庵,所幸未移动遗骨。蒋介石在台得知,嘱其儿孙“永记此一仇恨不忘,为家为国建立大业,光先袷后,以雪此家仇国耻也。”但中央政府很快修复并严加保护。1972年2月21日,毛泽东巧妙地把蒋“拉”入中美间的历史性对话中,他握着尼克松的手幽默一语:“我们共同的老朋友蒋委员长对这件事可不赞成了。”轻松一语把中美蒋三方本来很敏感微妙的关系清晰地点化了。当尼克松问道:蒋介石称主席为匪,不知道主席称他什么?毛泽东哈哈大笑,周恩来代答:“一般地说,我们叫他们‘蒋帮’。在报纸上,有时我们称他作匪,他反过来也叫我们匪,总之,互相对骂就是了。”主席说:“实际上,我们同他的交情比你们长得多。”
在拧开美国大门一周年时,毛泽东又迫切地去拧国共间那扇僵锁了多年的门,他的思维向“和平解放台湾”的基点回落。国家体育机构仍作先锋:主动邀请台湾运动员、教练等到京参加亚非拉乒乓球友好邀请赛、亚运会选拔赛、全运会等;对应邀回国参加比赛的旅日、旅美等台籍同胞热情接待,并召开座谈会、联欢会阐述中共的政策。有关部门恢复“二·二八”纪念活动,廖承志、傅作义等著名人士纷纷走出,发表谈话,重新强调“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欢迎台湾各方面人员来大陆参观、探亲、访友,保障他们安全和来去自由”。1975年里,司法机关连续特赦了全国在押的293名战争罪犯、95名美蒋特工和49名武装特务船员、原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党政军特人员,能工作的安排工作,不能工作的养起来,愿去台湾的给路费。病榻上的毛泽东在竭尽全力地为改善海峡两岸的关系运筹着。
人老情切,蒋介石的思乡情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也愈加炽烈。1975年春节前后,回台任“总统府资政”的国民党元老陈立夫接受蒋介石秘密使命,经秘密渠道向中共发来了邀请毛泽东访问台湾的信息。毛泽东很快做出了反应,他曾对二度复出担任第一副总理的邓小平说:两岸要尽快实现“三通”,你可以代表我去台湾访问。没等共产党回音,陈立夫在香港报纸上公开发表《假如我是毛泽东》一文,“欢迎毛泽东或者周恩来到台湾访问与蒋介石重开谈判之路,以造福国家人民。”陈立夫特别呼吁毛泽东能“以大事小,不计前嫌,效仿北伐和抗日国共两度合作的前例,开创再次合作的新局面。”
1975年4月5日是中国清明节,中国人悼念亡者的传统节日。早晨,久卧病榻的蒋介石坐在轮椅上,以久已不见的笑容迎接前来请安的儿子。夜幕降临,蒋介石陷入昏迷中,子夜晨钟响起前的10分钟,蒋衰竭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随着蒋介石和毛泽东的先后离世,加上当时的一些形势的变化,双方为改善关系所做的努力都停顿下来了,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  (文/刘继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