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运会诸宸留下微笑着挣扎 米卢:她永远是中国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25 09:13:16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12月07日02:18 《体育画报》杂志




诸宸夫妇查看全部体育图片循环图片
12年前的爱火埋藏了一场纷争 什么让诸宸如此坚守
中国,卡塔尔,两个国家的国际象棋金牌战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惨烈;赵雪银牌,诸宸铜牌,一个在尽情地落泪,一个在微笑着挣扎。
本刊记者关军发自多哈
终于完了,几乎看不到希望的比赛。诸宸略显疲态地走上看台,坐在蓝色的塑料座位上,台阶上很快挤满了记者,话筒和录音笔全都伸到她跟前,几乎直抵嘴唇,诸宸像一个脖颈被石膏固定的伤员,只能挺着腰,长时间保持僵直的姿势。最多时有19个中国记者,把诸宸团团围住。事实上,从12月2日到12月4日,她一直无法逃离这样的包围。
开幕式的雨似乎没有下够。12月2日上午9点半,多哈迎来了最近五天里的第四场阵雨。如果卡塔尔正常的天气像这个12月之初一样雨水充沛,那么这里的人民简直可以在 别墅的庭院里种芭蕉了。
中国国际象棋队的领队叶江川被一群记者围住聊天,他正在发着感慨:“即使奥赛的时候,也没见过这么多记者。”
不知是否担心被记者过多纠缠,离比赛只有20分钟的时候,诸宸才与丈夫穆罕默德一起出现在比赛地DANA俱乐部。见到叶江川,诸宸单独走过来问候,然后礼貌地应付记者们的问题。她的回答简单到多数不超过10个汉字,但柔缓的语气和偶尔的浅笑,显示了一贯的大度。
“诸宸瘦了,瘦多了。”望着昔日弟子的背影,叶江川有些动感情。
在比赛大厅,诸宸先后与中国棋手卜祥志和赵雪擦肩而过,他们相互间都没有说话,也许有过轻微的点头示意?也许,但肯定是轻微得无法被近旁的记者察觉。
6号区并排摆放着三张棋盘,诸宸第一个快步走到6号。落座之后,她拿起黑色WMG提包,似乎想取出什么,但拉开拉链的右手停在了运行的中途,停顿片刻,诸宸重新把提包放到了地上。
赵雪随后在诸宸侧前方落座,她们依旧没有说话,目光也不曾碰到一起。两个曾为中国队共同出征奥赛并取得锦标的棋手,如今各自为战,她们区别于其他18位女棋手的共同点,仅仅是习惯性地带了一瓶矿泉水,放在脚边。
大家都尽量把精力集中到棋盘上。亚运历史上的第一次国际象棋比赛,高调开始了。叶江川说,或许该感谢诸宸嫁到卡塔尔,否则,这一天的到来或许要推迟10年、20年。
二十多分钟以后,诸宸才第一次把眼光从自己的棋盘游移开,用三秒种,看了一下左边赵雪的那盘棋,用了更短的时间,看了一眼右边的那局。
按叶江川的话说,执白先行的诸宸状态很好,调子也很顺,她很快赢得了比赛,丝毫看不出正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中。
比赛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意外,进行了半小时的时候,DANA大厅突然停电了。角门微弱的光柱投到棋盘上,诸宸又端详了一下,差不多最后一个站起来。她走到更昏暗的墙角,冲了一杯咖啡。又有几个记者围过来。她很难获得片刻的平静。
“比完赛再说。”诸宸微笑着。
比赛在七八分钟后重新开始。诸宸很娴熟地把优势转化为胜势。她穿上绛紫色的卡塔尔队队服,起身在赛场里走动。
我轻声对诸宸说:“状态不错啊。”
诸宸浅淡地笑一下:“状态来得太早了。”
说完,她的目光开始在赛场上漂移,显然,刚刚过去的比赛没什么值得回味的,现在她想找到她的穆罕默德。
穆罕默德与日本对手的比赛进行到最关键的搏杀,但诸宸只是站在10米开外,勉强看得到棋盘形势的位置。
她本可以躲到二楼的棋手休息室,那是记者们的闪光灯照不到的地方,但她没有。
下午再战,诸宸顺利赢下当日第二盘,又在第三盘获得明显优势,最后时刻却出现昏招,被并不强大的对手逆转。“诸宸年纪大了,体力出了问题。”叶江川摇着头表示遗憾。在关注中国队三位棋手进程的同时,他总是会看一看诸宸的对局,毕竟那是跟随自己多年的爱徒。
作为焦点人物,诸宸的对局也总是成为现场大屏幕的首选,即使她后来失去了夺冠的资格。
12月3日下午,个人赛第五轮迎来引人关注的对决。印度的科内鲁对阵卡塔尔的诸宸,卡塔尔的穆罕默德对阵中国的卜祥志。
对于志在金牌的科内鲁和诸宸而言,这局棋几乎可以决定一切,借用围棋上的说法,属于“天王山”之战。对诸宸而言,只有战胜对手,追平积分,夺冠的梦想才会现实起来。她有点孤注一掷。“当时确实用力过猛,心态出了问题。”她事后坦言。
年仅19岁的科内鲁,棋风如同她的神态一样老成稳重,她很快抓到诸宸因急于求成露出的破绽,取得子力优势,接着,优势又在扩大……
在诸宸身上从来没见到的一幕这时出现,一次又一次,她抬起手,指尖将要触到棋子的瞬间却停到半空中。她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她的手在说话,在描述内心巨大的波澜。
“为什么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又下了好几手?”我在个人赛结束后问诸宸。
“可能是垂死挣扎吧。”
“是不是也表明了一种对局心态,比如不甘心?”
“也许是吧。”
诸宸输给科内鲁之后,丈夫穆罕默德走过来,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独自走开,他似乎要把劝慰的工作交给专程赶来观看诸宸比赛的米卢先生。
在比赛大厅的一角,诸宸与米卢的交流长达20多分钟,她的神情不再如棋盘前那样平静,她述说着自己面对的压力,米卢极力进行着安慰。看上去,这不像一次久违朋友的寒暄,而更像一次告解。
米卢与诸宸是多年的朋友,这次来多哈,他还特意选购了三件童装送给诸宸的女儿。而在诸宸遭遇“更换国籍”的舆论风波之后,米卢与这位女棋手显然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此前两天,他们在训练场和赛场各见了一次,米卢询问了诸宸所承受的压力,然后说,应该向他学习。“我也是一个国际人。我虽然拿着墨西哥护照,但每年都要回几次塞尔维亚。”
米卢还曾对记者表达自己的看法:诸宸只是改变了国籍,但她永远都是中国人。
“米卢与你聊天的结果怎么样?”我问诸宸。
“他试图说服我。”诸宸用了“试图”这个字眼,很显然,几次谈心不可能打开全部的心结。
后来,米卢对诸宸说的一句话也许更切合实际:没有人可以帮你,除了你自己。
落棋无悔,几年前诸宸那本自传的名字,现在想起来很有一点宿命的意味。
一名中国记者问诸宸:“比赛中压力大吗?”诸宸苦笑着说:“你们这么追我,我怎么能没有压力?”
在国际象棋赛场上,来自中国的记者数量总是超过半数,而诸宸所吸引的关注,也几乎等于其他选手的总和。许多记者对国际象棋一无所知,他们远远地看着棋盘前的诸宸,显得一脸茫然。
卡塔尔当地媒体对诸宸和她的丈夫倒并不热衷,只有半岛电视台的记者来过,做了简单的采访。他们的国际象棋王子穆罕默德发挥得也不稳定,一再在优势情况下被逆转。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正遭遇着与妻子类似的麻烦。
当中国舆论对于诸宸转换国籍一事渐渐宽容,卡塔尔方面却一直有一种反对的声音:为什么要把卡塔尔国籍给一个非穆斯林的女子?
卡塔尔确实只是一个弹丸之国,任何压力远没有中国那么滂沱,但因为其小,压力会显得更为集中和真切。
诸宸说,“人算不如天算”,本来以为在卡塔尔将开始自己向往的平静的生活,不期成为一场更大风波的主角。
在个人赛全部结束之后,诸宸对我坦率地表示,确实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而且与其他的参赛选手不同的是,她要承受的压力分别来自两个国度。“我也是挣扎着活着啊。”
不过,假如不是诸宸的真诚,在过去的三天,仅仅从诸宸的言谈里真的很难看到压力造成的扭曲,她微笑着面对所有采访者,即使对方带来了并不令人愉悦的问题;她在棋盘前的神情也始终沉静如水,没有任何情感的流露。
“记者的采访肯定会打扰你的心态,为什么还要一一满足?”
“没办法,我是一个不会拒绝的人。大家提了要求,我没法不答应。”
除了友善的本性,或许你也会感受到,这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子才能做出的选择。
前面两天的比赛,最瘦弱的诸宸是所有女棋手中唯一身着短袖T恤的,她把那件背后印有白色“QATAR”字样的长袖绛紫色队服搭在椅背上。甚至有中国媒体以此猜测:诸宸是担心穿这身衣服太惹眼。
12月4日上午,出现在DANA俱乐部的诸宸换上了更具江南淑女气韵的白色衬衣外搭红色毛衣,她说没见到多哈的这个季节会这么冷。诸宸这天还改变了形象,发式因低垂的刘海而更显时尚。甚至她和老公的座驾也由蓝色 保时捷换成了紫红色的 宝马。
前两天一直穿便装的赵雪,今天的衣着是中国代表团统一的比赛服,记者们议论说,小姑娘看上去情绪不错,换了衣服,估计今天是奔着领奖来的。
前两天的接连失手,使诸宸连争夺奖牌的希望都十分渺茫。第三天,她反倒无所顾忌,取得了一个漂亮的三连胜。“不是我下得好,是对手实在不强。”她依然在苛求自己。
早早结束比赛的诸宸没有食言,她被记者们结结实实地固定在中央,身形更显柔弱。她一一回答着每一个记者的每一个问题,态度诚恳,直到他们都满意地离开。
我们继续留在座席上,谈一谈她与丈夫观摩世界杯足球赛的记忆,谈一谈亚运会结束之后值得期待的一刻:回国看看女儿。“她已经会用中文在电话里说:‘妈妈加油’。”
她想尽快回到普通人的生活。
早在2001年第一次采访诸宸的时候,她就说自己有一点异类——比一般女孩子更关心政治,更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归关心,她从来都不缺乏小女子的细腻情怀。没想到,几年之后,她竟也被牵扯到国家利益这种宏大的话题中。
“即使不代表卡塔尔,我也很难说还有机会代表中国参加亚运会。”她想下棋,那是生活的一部分,最最简单的理由而已,至于为了在卡塔尔获得身份认同一类的说法,诸宸认为那都是媒体的主观臆测。
在与米卢的第三次交流中,他们都不断提到“China”(中国)、“Qatar”(卡塔尔)、“Country”(国家)等词语,毫无疑问,比起“卡塔尔为了诸宸专设了国际象棋”这样的舆论,转换国籍带来的压力对诸宸的影响要更大一些。
“(在中国队)做棋手的时候,我努力下棋,没什么可愧疚的。”诸宸简单说了一句,就停止了辩驳,她不希望因此引来更多的口水。“喧嚣只是生活的一个过程”,她知道一切都会过去的。
事实上,多数关心诸宸的人都表现出了宽容和理解。在整个个人赛过程中,中国队主教练叶江川从不回避关于诸宸的问题,他觉得转换国籍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诸宸的老公是一个阿拉伯的棋手,影响大一些罢了。
中国的第一位棋后谢军甚至在博客里表示,抛开国家情感,她倒是要祝福诸宸能取得金牌。
网友的声音也明显是鼓励多过质疑。“希望她拿到金牌,就算是去婆家的嫁妆了。”一位网友留言道。
赵雪在国家队曾是诸宸的室友,沉默了三天,她终于在赛后表达了对“诸宸姐”的敬佩之情:“她对很多的事情都有独特的见解,而且她最近的棋也一直不错。”
与诸宸聊天的时候,一位穿着黑袍的官员走过来,笑着告诉诸宸,她获得了铜牌。
真是出人意料,仅积6分的她居然位列第三,她弯曲双臂做了一个短促且不充分的庆贺的动作。不过这显然不是诸宸想要的成绩。
为了帮助诸宸等队员备战,卡塔尔棋队请来了一位前世界亚军担任主教练,叶江川评价说,几个月的训练让诸宸棋路更宽了,棋力也大有长进。如今,一块铜牌,甚至是略带幸运色彩的铜牌,对于平息卡塔尔国内质疑的声音又能有多大帮助?
权当是为宣传国际象棋又做了一次形象大使。诸宸这样自我解嘲。
颁奖仪式上,诸宸和赵雪终于微笑着有了简单的交流。铜牌获得者诸宸还巧妙地劝慰了银牌获得者赵雪,使得这位伤心落泪的小师妹很快破涕为笑。
我问诸宸,是否会请做客多哈的中国国际象棋队成员吃饭,诸宸说:等打完比赛再去想这事。
至少在个人赛里,和赵雪遭遇的局面没有出现,诸宸得以避免成为更受瞩目的对象。当然,这一局面让记者们略感失望。
颁奖仪式之后,诸宸依偎着丈夫,像一只疲惫至极的小鸟。仅此一刻,这对情侣不再顾忌无数镜头的追逐。
多哈的DANA俱乐部像一座洁白的城堡,用于进行国际象棋比赛再适合不过了。在这里,擅长快棋的诸宸发挥失常。这项比赛的名称,是女子个人赛,或许也是女子国际象棋历史上最多人关注的一次。
在连续两期杂志里,我们试图去描摹诸宸,她的情感,她的家庭,她的坚持,她的挣扎,她的隐忍,她的无助,这是一位女棋手的复杂世界。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它之所以如此备受关注,恰恰因为,许多人并不认为这故事仅仅关乎一个个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