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跟墨家有关的琐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7/14 01:16:12
那些跟墨家有关的琐屑     2006年11月22日    深圳特区报
《墨攻》即将在深圳上映,电影里“革离”这个墨者的形象,既来自历史,又不拘泥于历史。为了使观众更加了解历史上真实的墨子、墨家及墨学,本文对历史上的墨者及其学说作一番梳理,冀有助于读者观影——
那些跟墨家有关的琐屑
墨学
电影《墨攻》即将上演,有人想起墨家的往事来了。该片的导演张之亮去山东,说起平生第一回见到墨子像,显得有些心潮起伏。现在大家都知道儒家,很少说到墨家。一说起儒商,就有一股高雅商人的味道。没有听说道商、佛商的,其实也应该有的吧。更没有听说墨商。
墨家在先秦曾经是跟儒家齐名的显学,儒学出来之后,第一个跟它唱对台戏的,就是墨学了。墨子本人倒是有些原创型思想家的分量,有能力向孔子叫板。但墨学后来的命运大不济,儒学逐渐攀上意识形态的宝座,而墨学的一些主要论点在被别家吸收之后,它自己倒是慢慢趋向消停。要不是有一本书《墨子》在,几乎就要归入湮灭了。所以我们读中国哲学史,先秦部分还有墨家的章节,中间就是一大段空白,这要等到明末清初的时候,才又有机会提到墨家。
其时有一个叫颜元的,虽然号称是儒家的传人,但骨子里却有不少墨家的成分,比如他的名号叫“习斋”,这表明他看重实际操作胜过读书——顺便说一句,中国有些人的“读书无用论”,跟这个颜元多少有些关系,但他的意思又并非这么直白简单——又比如,他强调功利的重要,这在儒家不多见在墨家倒很常见。所以也有人干脆把他当作是墨家的传人,比如历史学家侯外庐先生就认为颜元是墨子学术的复活。
到晚清民国,墨学一度时来运转,梁启超说“杨学遂亡中国,今欲救之,厥为墨学”,这是很高的一个说法。同一时期,墨子被诸多大学者遵奉为“平等博爱的中国大宗师”、“伟大的平民思想家”、“劳动阶级的哲学代表”等等,墨子的头顶光环无数。墨学自先秦以后,何尝有过这样的风光,虽然似乎亦不过是回光返照,但也算是又一次地传播了墨学,作用也不应该被低估。
非攻
一般说到墨子,最先被提到的,就是他的有关社会方面的思想,“兼爱”与“非攻”。鲁迅先生写过一篇小说《非攻》,这篇小说主要即取材于《墨子·公输》。
据说,当时一个著名的工匠公输般,为楚国制造了一种称为云梯的新式兵器,用于攻打敌国的墙门。墨子听到这个消息后,赶到楚国国都。墨子见到公输般后说:“北方有一个人欺侮我,我希望借你的力量杀死他。”公输般听了没有任何表示。墨子接着说:“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作为你杀人的报酬。”公输般回答说:“我讲道义,不会因为报酬去杀人。”墨子说:“楚国是大国,人口不多而土地辽阔,可是它却准备攻打弱小的宋国,这是非正义战争,你口头上说不杀人,可是一旦发生战争,有多少无辜的平民会因为你的新式武器而死去,这跟你亲手杀人有什么区别呢?”公输般推诿说攻打宋国的计划是楚王的决定,于是墨子和公输般去见楚国国王。见了楚国国王,墨子并没有先说战争。他对国王说:“我想请教大王一个问题。”楚王问他是什么问题。墨子说:“现在有人放着自己漂亮的车子不要,却想偷邻居的破车,舍弃自己的漂亮华贵衣服不要,却想偷邻居的旧衣服,这是怎样一种人啊?”楚王马上说:“这人有偷窃的毛病。”墨子抓住时机,马上说:“楚国有广阔的土地,而宋国只是一个小小的国家,这就如同一辆漂亮的车与一辆破车的对比;楚国物产丰富,而宋国物产贫乏,这如同漂亮衣服和旧衣服的对比,所以我认为楚国攻打宋国,跟那个犯了偷窃病的人正是一类人。”楚王蛮横地说:“你说得好,但是公输般已经为我造好了云梯,我是一定要攻打宋国的。”墨子不慌不忙地说:“云梯并没有想像的那样厉害,不信我可以与公输般模拟作战。”楚王于是为他们准备了道具,包括城墙、守城的器械、云梯及其他攻城的兵器。公输般模拟攻打宋国的城墙,结果任由他多次改变攻城的战术,都被墨子抵挡住了,公输般攻城的器械用完了,墨子守城的方法还有余。最后楚王决定不攻打宋国了。
上面大段引述,是考虑到电影《墨攻》的灵感,跟这个故事可能有些关系。在这个故事里,我们除了看到墨子的能言善辩,还应该特别看到公输般、楚王这些人都非常维护形式逻辑的一贯性,道理上输掉就认输。靠着沙盘推演就可以止息战事,有些像第一流的高手对对眼神就定输赢,这倒真是不错。墨子有军事行动的能力,但他不凭借这个东西。而且,他还用智慧打消掉大国进行军事行动的意志,“非攻”的思想大致就是如此。因此又有人说墨子是反战运动的前驱。张之亮拍《墨攻》亦说是要反战。
墨子的另一著名思想是“兼爱”。墨子的“兼爱”跟他的“非攻”还有关联。如果天下的人都可以“兼爱”的话,还有什么必要去打仗呢?“兼爱”的意思就是爱一切别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亲属,是不是自己的熟人,都要一视同仁地去相爱,一碗水端平—不难想到这就是江湖义气。跟“兼相爱”的主张相匹配的,还有一个“交相利”。江湖中人喜欢说,有福同享,有祸同当,这也就是“兼相爱,交相利”的意思,利益分享是“兼爱”的核心内容。墨子是过团体生活的,所以,他很容易把团体生活中的职业道德推而广之,期冀把这样的道德普遍化为整个社会的道德。
力行
我们还不难想像游侠生活必定是非常艰难的。墨子提倡“力行”,他说人跟动物的不同,就是人依靠自己的劳动就生存,不依靠自己的劳动就不能生存;墨子还倡导“节用”——诸加费不加于民利者,圣王弗为,亦即衣食住行方面,能满足基本需要就好了,不可以追求奢靡;主张“非乐”——仁者为天下度也,非其为目之所美,耳之所乐,口之所甘,身体之所安,亦即那些能够为人提供快乐的东西如音乐、美食、美色、高楼、华屋,都应该取缔;墨子亦反对厚葬——衣食者,人之生利也,然且犹尚有节。葬埋者,人之死利也,夫何独无节于此乎?厚葬无益于活人,所以应该废除。墨子这一套,用在一个团队里,可能问题不大,但用到其他阶层,就显得不切实际,无怪乎他的学说终于式微。
从武侠的角度来梳理墨学的脉络,可以比较容易拉近现在的读者跟这个陌生学派的距离。墨学的创始人墨翟本来出身于游侠,他有一个游侠的组织,一个能够进行军事行动的团体,墨子是这个团体的第一任首领——“钜子”。中国的武侠传统,追寻上去,跟墨子很有些关系,墨之末流,许多都转入到武侠的行列中去了。对于其中的流变,鲁迅先生在《流氓的变迁》中写道:“孔子之徒为儒。墨子之行为侠。‘儒者,柔也’,当然不会危险的。惟侠老实,所以墨者的末流,至于以死为终极目的。到后来,真老实的逐渐死完,只留下取巧的侠,汉的大侠,就已和公侯权贵相馈赠,以备危急时来作护身符之用了。”大侠也并非就等于仗义,他们往往也是些势利小人呢。
墨攻
《墨攻》是根据日本人的漫画改编的。日本人在另一种文化圈子里,对墨家的大侠含义或许有独到的领会,这是有可能的。《墨攻》跟墨家的关系到底有多少,没有看电影之前不好下判断。网上有些关于《墨攻》的剧情介绍,说是一个叫“革离”的墨者如何帮助贫弱的梁城成功地抵御赵国的军队,后来梁城的国君与民众忘恩负义,又轻易被赵国的将军攻陷。电影似乎计有三点跟墨家有关系的地方是,一、“革离”在梁城时动员群众,告诫大家要相互关爱——这一点倒是有墨家“兼爱”的影子。二、“革离”是一介武侠,墨家的基本成分正是侠士。三、“革离”在电影中的造型是穿黑衣的,墨者这个名称,一种说法就认为是根据他们的形象来的。电影里革离这个墨者的形象,让我们一窥先秦大侠的本来样子。当然,电影不必拘泥于历史事实,它尽可以发挥艺术想像。反过来说,我们也不应该根据电影来图解墨家、墨学以及墨子。
捎带提一句,《墨攻》这个名字有怪异的地方。墨家主张“非攻”,那么,“墨攻”是什么意思呢?墨子式的进攻?墨家攻略?或者首先使用这个名字的人要的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效果,亦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