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和未来的网络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8/10 06:30:05
网络战是敌对双方使用网络攻防技术,以计算机和计算机网络为主要目标的军事对抗。
网络战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对计算机网络信息处理层的破坏和保护,来降低敌方网络信息系统的使用效能,保护己方网络信息系统的正常运转,进而夺取和保持网络空间的控制权。网络空间的虚拟性、瞬时性和异地性等特征,赋予网络战隐蔽无形、攻防兼备、全向渗透的优势;而网络战简单易施、隐蔽性强等特点又使得它可以较低的成本获得非常高的军事效益。因此,网络战所达成的作战效果是传统军事手段难以比拟的。
网络战的攻击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体系破坏模式,通过发送计算机病毒、逻辑炸弹等方法破坏敌方计算机与网络系统体系,造成敌方指挥控制系统的瘫痪;二是信息误导模式,向敌方计算机与网络系统传输假情报,改变敌网络系统功能,可对敌决策与指挥控制产生信息误导和流程误导;三是物理摧毁模式,美国目前正在研制一种只有手提箱大小的电磁脉冲发生装置,它所产生的电磁脉冲可摧毁周围几千米内计算机的电子器件,直接破坏它们的工作效能。
在一些局部战争和冲突中,网络战已经初显威力:上世纪80年代,美军在空袭利比亚之前,对利比亚正面200公里、纵深300公里范围内的主要电子设备实施了全面的干扰压制,为航空兵突袭打开了安全通道;上世纪90年代初的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国特工利用伊拉克购置的一批用于防空系统的打印机途经安曼的机会,将一套带有病毒的芯片换装到这批打印机中,并在美军空袭伊拉克的“沙漠风暴”行动开始后,用无线遥控装置激活潜伏的病毒,致使伊拉克的防空系统很快陷入瘫痪;上世纪末,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事集团对南联盟发动的科索沃战争中,美军通过截取的通信链路把制造的假雷达图像植入南联盟防空网络系统中,致使南防空系统陷入瘫痪;2001年10月,美国发功的阿富汗战争更是全面展示了网络战的强大威力,在这场战争中,美军充分发挥各种作战手段的系统效应,实现了信息获取系统与作战指挥系统的高度一体化和信息的实时传输,大大提高了作战效能,从发现一个机动目标到发动袭击仅需要10分钟,这在科索沃战争中需要一个小时,在海湾战争中则需要一天的时间。
不过,以上都是网络战的初级形式,在未来的网络战中,已不只包括在网络领域的争夺,网络战的范畴还将拓展到整个电磁领域,将直接攻击电磁空间这一互联网物理载体。包括对网络环境的争夺,比如争夺无线、卫星信道等电磁环境,直至摧毁全球电讯系统、雷达以及所有基于电磁波的武器系统。
当今世界,一切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活动都将围绕计算机网络这个中心来进行。各行各业已高度信息化、网络化。政府部门行使职能依靠电子政务;商业企业进行商务活动依靠电子商务;网络纳税、购物等数字化生存形式已经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简而言之,信息社会已经是一个高度一体化的网络社会,社会的各个单元都是这个大网络的节点,国家运转、社会生产、商务政务乃至日常生活,都已高度依赖信息网络。如果实施大规模的信息网络攻击,就有可能使某一国家、某一地区、某一个行业陷于瘫痪,其作用不亚于核武器。
在未来的信息化战争中,网络战将成为主要战争形式,如果把一个国家比作人体,那么网络就好比神经系统。网络战就是通过麻痹这个系统使得国家的战争机器无法运转。因此,未来谁拥有了制网权,谁就能夺取在陆、海、空多维空间里行动的自由权。随着对网络战研究的深入,有关专家认为,信息时代的网络战是类似于工业时代的核战争的战略战,是一种破坏性极大的“顶级”作战形式,它实施的成败关系到国家的安危与存亡。
美国著名军事预测学家詹姆斯·亚当斯在其所著的《下一场世界战争》中曾预言:在未来的战争中,计算机是武器,处处是前线,夺取作战空间控制权的不是炮弹和子弹,而是计算机网络里流动的比特和字节。事实上,美国政府早已从战略高度认识和研究网络战这一新的战争形式。为了强化网络战能力,美军还加强了网络部队的建设力度。去年4月,美国战略司令部宣布,美国战略“黑客”部队业已成军。据悉,这支部队具备释放网络病毒摧毁敌方指挥控制系统和进入敌方计算机窃取或假造数据的作战能力。同时,该部队还能防护美国国防部的所有网络免受攻击。按计划,整个美军的网络战部队将于2030年左右全面组建完毕,它将担负起网络攻防任务,确保美军在未来战争中拥有全面的信息优势。据英国媒体最近披露,美国军方已酝酿组建空军网络作战司令部,负责选拔“实施网络战”的人才,组织、培训和装备美国空军网络战“战士”。
未来网络战值得我们从战略高度充分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