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环球邮报:30年改革,共产主义2.0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0/18 19:04:41
2008年12月15日 11:15环球时报【大中小】 【打印】已有评论1条
加拿大《环球邮报》12月13日文章,原题:邓以后的日子
我在思索如何总结中国开放30年,而老布什帮了我一把。最近在接受《中国日报》采访时,他说:“中国人比以前享有更多的自由,我想这不成问题。现在(美国)一些人不理解这个。他们以为中国人还是一群共产主义者。”这是一位老人不经意间脱口说出的话。但他说得对;西方对中国的看法依然充满曲解。此外,他的话登在中国报纸上,这事本身就说明了自布什先生首次踏足中国这里所经历的巨大变化。那时它无疑是共产主义国家。现在呢?
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事件是30年前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很少有人认识到那次会议上的平淡讲话将改变的不仅是中国还有整个世界。30年后,我们知道了邓先生所开启的时代。
我们现在几乎可以一一背出那些令人咂舌的统计数字:世界第四大经济体、每年4000万互联网新用户、6亿部手机、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以及地球上头号水泥消费国。这个国家做出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贫努力。没错,这一切我们都听说过。但知道这些并不等于我们能公正地看待这个国家。
我是在1985年秋到中国的。我的中国同事住在平房里,那里没有供水和供暖,骑的是自行车,期盼着每年一回坐火车回家看望父母。如今他们拥有自己的住房,许多人还买了汽车,他们到网上预订海外度假。最令人吃惊的是,对于这些不到一代人时间里发生的变化,他们似乎觉得很自然。
中国的崛起引发了许多有趣现象。比如外国对中国经常抱有的曲解,其中有敬畏、贪婪和害怕等因素。之所以敬畏,是因为中国如此庞大、如此古老、如此受到关注。贪婪源于认为中国奇迹能为我所用的想法:我们能卖给他们资源,我们能在那里更便宜地生产,我们能利用那里永不枯竭的消费市场吗?最后还有害怕:如果他们不只想买我们的石油和矿产,还想买生产这些商品的公司,怎么办?
现在由于金融危机,这种对中国的自相矛盾态度发挥到了极致。《经济学家》杂志几周前发问:“中国能救世界吗?”30年前,这是个经济烂摊子,但我们现在指望中国的引擎拉动全球经济。尽管媒体充斥着对中国的报道,但我从初次到中国的人那里听到最多的是“搞不懂”。他们通常提到中国的局部富裕、其惊人的基础设施以及它是一个酷的地方。不论什么原因,中国开放30年后的今天,世人仍未完全理解它,除非他们身临其境。
当然,中国存在深层次的问题。比如,贫富差距拉大、环境恶化以及无法一下子修复的破碎的社会安全网。如今,在中国你与之交谈的几乎所有人都会坦率承认这些问题;这正是现在与我1985年初到中国时的不同。
在当今中国,国有企业要比10年前少得多,但更精简,收支良好。更重要的是,它们能赢利。这让外国人感到不安。他们想象着密室里坐满了干部,在策划如何主宰世界。其实,他们应该设想密室里满是西装革履的人,在商讨如何控制另一家公司。这都是有实力的大型公司,其中一些想要在世界舞台上竞争。
一晃之间,邓先生复杂、紧绷的试验已经持续30个年头了。可以说,与经历的毛模式比起来,中国现在经历了更久的邓模式。没错,但我们不妨称之为共产主义2.0版。这与毛禁止高尔夫的那个年代相区分,并且打开了今后升级换代的诱人前景。 (作者格里默,汪析译)更多精彩内容阅读请登陆环球网:www.huanq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