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悲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0/16 12:53:55
赵居平
我看到刘汉黄在听到宣判他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时候,他在法庭上不平则鸣地狂叫道:“悲哀呀,人类的悲哀!”我把刘汉黄的材料看了一遍,刘汉黄的杀死两个台商的事,也是逼上梁山,但他显然不是八十万禁军的教头林冲。他只是一个残疾人,他在法庭上签字的手尚且都是颤抖着的,可是他却用颤抖着的手杀死了两个不想让他“活”的商人……在这里,我不想对刘汉黄的行为做出评价,因为他所表现的“官逼民反”的主题,或者他所表现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况,在我们这个历史悠久的国家也是屡见不鲜,本身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但我被带有全人类性质的呐喊却深深地震撼了。毛主席虽然说:“中华民族应该对全人类有着较大的贡献。”但是,在我们中国,真正代表人类的立场做出呐喊的可能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毛主席,他就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的时候,他也向有着二三百万年历史的全人类庄严宣告:“我们的事业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毛主席不仅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中国的历史上,写在了世界的历史上,也写在了人类的历史上,因此,他才前无古人的勇气发出人类的呼唤。
毛主席向人类喊出的中华民族的骄傲,这是毫无疑问的。可是,小小的刘汉黄却也当仁不让地喊道:“悲哀呀,人类的悲哀!”一个小小的连老婆也讨不着的中国民工,他即使有着天大的不幸,他即使有着天大的冤枉,他即使是当代窦娥,他又什么理由喊出“人类的悲哀”呢?纵然是面对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也没有人高喊:“悲哀呀,人类的悲哀!”即使被三十年否定的文革,也没有人高喊:“悲哀呀,人类的悲哀!”即使是面对9·11恐怖事件,也没有人高喊:“悲哀呀,人类的悲哀!”
然而,小小的刘汉黄喊了:“悲哀呀,人类的悲哀!”在古代的统治者眼中,刘汉黄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小毛贼而已。在当代的统治者眼中,刘汉黄也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民工。自古常言讲得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仪。”台商欠刘汉黄的钱却不知道偿还,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纵然如此,刘汉黄也没能权利去杀人;而结果是刘汉黄杀了人,他应该为他的杀人付出代价,他就应该被判死刑,这是问题的另一方面,而且是没有商量余地。问题是,我们为什么没有让“剥削者欠债还钱”的法律和制度?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天经地义的事情变得不天经地义起来,而又让死灰复燃的恶性膨胀无恶不作地膨胀得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呢?
我觉得,我们的司法部门果真的是有问题的。依据我的推断,刘汉黄之所以觉得自己冤枉,就是因为他的合理合法的要求即使在到了最后仍然没有得到解决。假如法庭宣判他死刑并立即执行,如果他的被拖欠的钱付他或者他的家人的话,他就决不会喊出“悲哀呀,人类的悲哀”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在刘汉黄看来,只要我们的法律果真是向着穷人的,是向着弱者的,是向着公平和正义的,那么,他就决不会杀人的。他之所以喊出了“悲哀呀,人类的悲哀”,也许并不仅仅是代表他自己一个人喊出来的,而是代表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这个国家喊出来的。
让我难以置信的是,一个读书不多的民工,在跟上等人的接触中,在跟法庭的接触中,在跟他以前所不知道一切先进人物的接触中,他的智慧居然出现了飞跃发展,进而发生质变,升华到了历史伟人的高度,他竟然能够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来思考自己和国家甚至人类的命运了。我想,他站在全人类高度的呐喊,肯定不是别人教他的,也不是书本人教他的。纵然我们翻遍了浩如烟海的书,我们也找不到同样的惊天动地的豪言壮语的,当代的高人们因为没有他那样的特殊经历,也不会做出同样发人深省的呐喊的。自从毛主席逝世后,即使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个政治领袖会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思考问题的。无论是美国的总统,还是其它所有国家的元首,他们都没有资格说:“我们的事业将要写在人类的历史上的。”有些人虽然用所谓的超阶级的人性,也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标榜自己,但是,他们从来都不会站在全人类的高度上的审视自己和时代的。奥巴马其实是一个心胸狭窄的小人,他只会站在美国的眼前利益上看问题,他不会站在全人类的高度看问题的。奥巴马到了长城也不是英雄好汉,他只不过仍然是一个平庸的外国领导人罢了,他的修养比起那个大声赞颂毛泽东的希腊总统来,简直不同日而语的,如果从道义的角度把两个人放在同一天平上,希腊总统一定还在天平的一端,而类似于奥巴马外国总统们,则一定会被轻飘飘地弹跳到月球里去的。为何如此,因为古希腊出了两千年前就出了一个阿基米德,他面对古罗马士兵的屠刀仍然坚持科学道义,而历史浅薄的美国总统自然不能与希腊总统相提并论的。我记起了毛主席和亚非拉青年朋友在一起的照片,我猜想那一群人一定有奥巴马的同龄人,不知道奥巴马看到了那张照片后又有何感想?据我估计,在美国的四十几位总统中,奥巴马的名次也就是四十几位,他远远不如尼克松的。连中国的一个小小的刘汉黄都具有全人类的意识,他一个奥巴马却没有全人类的意识,这正是美国的悲哀。一个只有二百多年的国家,如果没有全人类的意识,它注定不会走多远的。而中国跟在一个没有全人类意识的国家后面当跟屁虫,注定也是不会有什么前途可言的。
检验一个国家是不是受到国家的尊重,就看这个国家的烈士陵园有没有受到外国领导人的尊重。经常看到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去国外的烈士陵园或者纪念碑前敬献花圈的事,却鲜见外国领导人到毛主席纪念堂或者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敬献花圈的事。由此可见,外国人其实从来就没有尊重我们这个新生的人民中国的。同样,检验一个人是不是受到别人的尊重,就看这个人的权利是不是轻易就被别人剥夺了。我们从刘汉黄的遭遇就可以看出,中国大多数人受尊重的现状几乎是不可能的。
毛主席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这句话在刘汉黄的身上又一次得到了最充分的证明。刘汉黄是聪明的,他比自毛主席逝世后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聪明,因为他是站在全人类的高度思考中国问题的第一人。他发出的“悲哀呀,人类的悲哀”的呐喊,让我想起了陈胜的呐喊:“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王侯将相宁有种首?”“苟富贵,勿相忘!”“等死,为国而死,可乎?”想到了刘汉黄的呐喊,我也想到了“等贵贱,均贫富”的口号,也想到了打土豪的陈年往事……
刘汉黄喊出的显然不是自己的悲哀,他喊出的自然是中国的悲哀,中国革命和建设和悲哀,中国私有化市场化时代的悲哀。因为只有中国改革的悲哀才有可能上升到人类的高度的,因为毛主席当年就自豪地说:“我们的事业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我想,刘汉黄也许并不知道毛主席说过这句话的,可是,他为什么又会无师自通地喊出了具有全人类高度的呐喊呢?除了有钱人喝血穷人只能卖命的窘迫历史教训的启迪外,我想,刘汉黄觉得自己的不幸是次要的,更重要是国家的不幸。他的思维其实很浅薄。他在想,一两个台商就可把他刘汉黄害得逼上梁山,那么,那么的贪官污吏、卖国贼还不把中国害得亡国亡党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中国最值得全人类骄傲的业绩不就全没有了吗?因此,他以一个人之将死其言亦善的人向还在懵懂中的中国人发出了最发人深省的呐喊。刘汉黄思考的确实不是他一个人的悲哀,他担忧的是中国的悲哀,中国具有全人类意义的悲哀,他真的担忧站起来的中国人民又趴下了,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了,中国的剥削阶级又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了……
我知道,对于一个愚弱的只佩作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的民族而言,无论谁的呐喊都是毫无意义的。我深深地明白,我们的这个民族只有在置之死地的时候才会作凤凰重生的。如果不是到了死路一条的地步,我们这个民族只有走每况愈下之路的。我也知道,我们今天的反腐败为什么越反越腐,就是只有在被腐败完全吞噬了我们的时候,我们才会真正地去反腐败的。还有,我们的改革只有完全不能进行下去的时候,我们才会正视改革的问题的。尽管病入膏肓,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也会苟延残喘地自欺欺人地活下去的,这正是我们民族的最大的劣根性。因此,面对刘汉黄的呐喊,我们所有的人都不会引起争议、注意,更不会引起轰动的。
最后,我列举一些刘汉黄心中认为的可以站在人全人类的高度定性的悲哀事件:
最近暴出了医生们无微不至地关怀病死前的刘少奇的文章,而我们曾经说刘少奇是被毛主席害死的,那是共和国历史上最大的冤案,那又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中国的经济学家大多在胡说八道,譬如茅于轼说:“劳动创造财富吗?否,是交换产生了财富。对大学生来讲,什么是第一位的?赚钱。如何赚钱?最关键的是要寻找交换的机会。”“这个世界上谁劳动得最多?应该是工人和农民。如果说劳动创造了财富,那么他们应该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现实不是这样。因此,不是劳动创造财富,而是交换创造了财富。”茅于轼之类在人民主中国的飞扬跋扈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当代女认为白毛女应该嫁给黄世仁,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彻底否定和彻底肯定改革,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腐败有理、贪污有理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私有有理、无产无理,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自己念大学的时候不交学费却制定了下一代必须交学费的政策,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公务员的待遇越来越高而人民的勤务员几乎没有了,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没完没了的中国特色的矿难,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还有,双百人物没有张志新烈士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被誉为出了像飞夺沪定桥的十八勇士的小岗村,他们据说开辟了一个伟大的时代,然而三十年后,他们仍然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原地踏步,终于靠着国家的施舍而改变面貌,又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极力贬低否定毛主席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用黑猫白猫乱摸一气的歪理邪说指导中国的私有化市场化时代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包干到户自私自利一百年不动摇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只有重庆在打黑扫非,而别的三十个省、直辖市仍然四平八稳、无动于衷,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制裁不反抗的韬光养晦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改革在政治上、军事上、文化上、教育上均不如文革,只是在经济上算是勉强超过了文革,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在和平演变前的倒退复辟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为恶的富贵又寿长,为善的贫穷又命短,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助纣为虐,杀穷济富,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狡猾享福,老实吃亏,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少数人先富,多数人贫穷,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十三亿的中国人不能获得诺贝尔奖,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自己说自己取得的成就最大,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共产党忘记了过去,共产党员忘记了党性原则,公有制被私有化,人民民主专政变成了富人专政,毛泽东思想被丑化,是不是人类的悲哀呢?
……
不再列举了。至于“悲哀呀,人类的悲哀”呐喊蕴含的深层含义,还需要历史来回答。
我真不希望刘汉黄的呐喊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可怕的谶语:“中国市场化时代悲哀呀,那是人类最大的悲哀!”我在刘汉黄的呐喊面前低下了惭愧的头,我想,三十年来所有比刘汉黄读得书多的所有中国人,都应该低下惭愧的头。如果我们都不惭愧,都不认错,那么,我们的这个社会就真的腐败透顶,堕落到底了。把刘汉黄逼到了人类的悲哀的高度,跟我们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有责任,上至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下至每一个普通人。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