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论反和平演变(要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0/16 13:28:24
邓小平南巡之前 1991年江泽民论反和平演变:痛批戈尔巴乔夫
江泽民论反和平演变(要点)(转自旗帜网论坛)
1991年7月31日 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
第三期党建理论研究班马上就要结束了,研究班的简报我都看了。下面我谈几点意见。
一,这次党建研究班,主要研究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的问题,是非常必要的。
顾名思义,研究班就是研究问题的,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把各种观点都讲一讲,尤其是在党校嘛。这种风气今后要提倡。抽调一批领导干部,既有中央的,也有地方的,既有从事实际工作的,也有搞理论工作的,互相交流意见,这种办法好。
研究班开始时,宋平同志讲了话,我都赞成。这一个月来,大家聚精会神地进行了研究,我听了三个半天的大会发言。研究班的收获很大,我看主要有三点。第一,进一步提高了认识,统一了思想,看到了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斗争的尖锐性、严重性、复杂性,增强了危机感和紧迫感。第二,比较系统地研究了东欧的演变和它的基本教训。当然这些国家的情况还在继续变化。第三,初步讨论了我们反和平演变的战略构想和策略,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意见和建议。反和平演变是一个大问题,一篇大文章,涉及广泛的方面和许多复杂的问题,一次研究班,一个月的时间,不可能把问题都研究清楚。这期研究班结束以后,类似的研究班还可以继续办。
二,要充分认识反对和平演变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
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由来已久,这是的既定方针。反对和平演变的问题,也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早在50年代末期,毛主席就明确指出,要警惕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当时杜勒斯提出,要“以和平的方法,解决铁幕后的卫星国”,“全力以赴地执行这一旨在和平取胜的高尚战略”。现在,杜勒斯的这个目的确实在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达到了,东欧国家被演变了,可以说不幸而言中。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苏共二十大时,我正在苏联。二十大以后,我到了高尔基市,看到有人把斯大林的像毁掉,那时人们的思想乱极了,混乱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当时苏联东欧出现了全盘否定斯大林,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倾向。在这种背景下,毛主席及时提醒大家,要注意和平演变问题。他说,杜勒斯要和平演变谁呢?就是要转变我们这些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杜勒斯提的和平演变,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是有一定社会基础的。他还说,“帝国主义认为我们第一代、第二代没有希望,第三代、第四代有希望。帝国主义的话讲得灵不灵?我不希望它灵,但也可能灵。”毛主席当时不仅已经看到和平演变的危险性,而且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来解决防止和平演变的问题。50年代到60年代毛主席发表的文章、讲话,比如《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关于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等,提出了许多正确的论断。尽管毛主席晚年的指导思想有偏差,发生过一些失误,特别是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这样严重的错误,但是毛主席关于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思想是高瞻远瞩的,今天对我们仍然有指导意义,要很好地学习和研究。
当前,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正遭受严重挫折。对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和我国建国初期,现在的形势要严峻得多。那时候,社会主义一片欣欣向荣,而资本主义处于重重困难之中。现在,总的说来,资本主义处于攻势,社会主义处于守势。对于这种总的态势,我们要有一个恰当的估计。
我们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这个集体,必须承担自己的历史责任。现在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我们的责任更加重大,只有依靠集体的智慧。在这个岗位上,我们一定要战斗,不战斗,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巩固,更谈不上发展。谁也没有料想到东欧变化得这么快,谁也没有料想到。和平演变,意味着共产党丧失执政地位,意味着国家丧失社会主义以至于民主革命的成果,意味着历史的大倒退和人民的重大灾难。
看来,戈尔巴乔夫与西方已经抱成一团了。苏共七月全会,标志着戈尔巴乔夫要进一步把苏共社会民主党化。第一,更加否定过去的社会主义实践,决心完全实行西方的市场经济。第二,否定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第三,改变党的指导思想。第四,否定民主集中制,把党变成一个思想、组织松散的群体;认为党员可以信教。第五,有人提议把苏共的名称改为社会党或社会民主党,戈尔巴乔夫说留到全国代表大会时再决定。第六,猛烈攻击党内的健康力量。第七,对叶利钦的非党化总统令,只给予一个轻度的反应。第八,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已经失去了意义。由此看来,苏联加速演变的趋势以越来越明显。
苏联、东欧的教训是深刻的。问题主要出在党内。第一,他们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放弃了科学社会主义,放弃了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宣扬所谓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去搞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第二,不是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而是瓦解社会主义制度,使改革背离社会主义方向,变成向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改革不行,不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也不行。第三,领导权被背离马列主义的人所掌握,这些人在党内进行分裂活动,瓦解党的组织,在关键时刻向敌对势力一味妥协退让,甚至和他们遥相呼应,同流合污。第四,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内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腐败现象,严重脱离广大人民群众。另外,很重要的一条是这些国家的经济都没有搞好。所有这些教训,我们都应该认真研究,引以为戒。
和平演变是我们面临的现实危险。我们对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斗争的形势,要有确切的估计。把形势估计得太严重了,就会草木皆兵,搞得人心惶惶。但是如果不能使全党同志、尤其是高级领导层(主要是省部级以上的干部)保持高度警惕,脑子里没有这根弦,那将是很危险的。
在对待西方推行和平演变的问题上,应该看到,我们有些同志至今还是不太清醒。对这些同志,我们要帮助。过去不清醒,现在告诉你了,就应该清醒起来。
我们要以东欧、苏联为鉴,看到国际斗争的全局,要有紧迫感和危机感。要把困难估计够,想到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这样才年保持清醒的头脑,掌握斗争的主动权。如果对这场斗争麻木不仁,掉以轻心,自己解除了思想武装,必然会打败仗。几千万烈士牺牲生命换来的社会主义江山,如果在我们这一代手里丧失掉,我们就会成为民族的罪人、历史的罪人。
三,开展反对和平演变斗争需要把握的几个原则
(一)在当前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下,我们要坚持贯彻执行小平同志提出的“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的战略方针。实践证明,这是正确的方针。实行这个方针,决不是表明我们软弱、退让,更不是放弃原则,而是考虑到我们面临的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不要四面出击,到处树敌,同时又坚持我们的原则立场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精神。
我们讲对苏联局势要冷静观察,不是说我们对苏联的演变趋向还看不清楚。苏联的问题还是要靠苏联人民自己解决。但是不能对戈尔巴乔夫抱有幻想。民主社会主义必然走向资本主义,这是很清楚的。
要正确认识和处理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同反和平演变斗争的关系。反和平演变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的内在要求。我们要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党的领导,必然要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
坚持改革开放同反和平演变斗争是统一的,不能把它们对立起来。我们的现代化建设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建设,我们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反对和平演变,正是为了保证我们的改革开放沿着社会主义方向顺利发展。我们自己站稳了,才有条件更加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从所有制结构来说,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如果这一条不能保证,经济基础变了,那么整个社会主义制度就会瓦解。
四,防止和平演变最根本的问题是把国内的事情办好。
毛主席在1960年就讲过,基本的是把我们自己的事搞好,把物质搞多一些,把国家搞富强起来。防止和平演变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我们自己的团结和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只要我们认识上是清醒的,全党是团结的、坚强的,党和人民的联系是密切的,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沿着正确的方向不断发展,我看任何敌对势力也奈何不了我们。
把国内的事情办好,关键在于把我们党进一步建设好。只要我们党是坚强的、团结统一的、有战斗力的,我们的国家就改变不了颜色。从反对和平演变斗争的需要看,当前在党的建设中要着重解决好三个问题:
第一,确保各级领导权特别是中央与省部两级领导权,牢牢作为在忠于马克思主义的人手里。只要这两级领导干部政治上是坚强的,无论遇到什么风浪、什么风吹草动,都不可怕。识别领导干部,首先要看政治立场和政治倾向,看在重大政治原则问题上的表现,而不只是看他怎么说。要把革命化放在首位,绝不能让那些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政治上有野心的人、见风使舵和阳奉阴违的两面派、骑墙派混进领导班子。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含糊。
第二,要保持全党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高度团结统一。党内要坚持民主集中制,既要充分发扬民主,增强党组织的活力,又要有严格的纪律,在党内绝不容许仍何派别出现。
第三,要坚持不懈地反对腐败。在这一点上我们如果不能有所突破,不能前进一步,群众是不能原谅我们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要坚持从严治党,加强规章制度的建设,严肃查处党内发生的各种违法乱纪的腐败行为。这是涉及我们党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完)
(张海涛:根据我的记录整理。错误之处,由我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