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王朝的“残绿”和李登辉的深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5/24 17:23:08
“立秋了,秋天的脚步接近了,秋风秋雨愁煞人……陈水扁王朝陷入大解体的窘况,残景凋零,寒风凛凛,现在,连那一点点最后的‘残绿’,也正枯萎。”这是台湾中时电子报主笔本月十一日文章中的描述。其实,呈现枯萎之状的并非只是陈水扁王朝的“残绿”。
在陈水扁政治前途岌岌可危之际,行政院长苏贞昌以“苏修”的形象和陈水扁拉开距离,扮演着为民进党救亡图存的角色,力图告诉选民,陈水扁和民进党并不是同一关系,两者之间不能画等号。例如,近日大幅变动财经阁员,就很显然是要挽救民进党施政的弱项。可以说他“护主”,而这个主当然不是陈水扁,而是民进党。
苏贞昌用心可谓良苦,责任可谓重大。但是,世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六年的积弊,毕竟不是用六个月就可以一笔勾销的。台湾《远见》杂志最新民调就表达了强烈的失望,对苏内阁的满意度仅有13.5%。所谓大厦将倾,独木难支。苏贞昌的心血看来没有希望能把民进党从泥潭中拉出来。60.7%的台湾人认为马英九最具有总统相,就表明不少民众心中,陈水扁早已和民进党是等号关系了。
民进党是心知肚明的。前主席施明德站出来呼吁“扁哥,我们认错吧”,吁请扁哥鞠躬下台,就是党内对扁长期不满情绪的总爆发。遭阿扁拒绝之后,施明德更拿出当年的革命精神,推动了一场百万人倒扁活动。陈水扁可以把泛蓝倒扁引入政党斗争的套中,轻松化解,但是,党内矛盾的公开化和街头化,则是他绝难化解的。
倒扁运动已经涵括了蓝营、绿营和中间人士,形成了一场全民运动。这种局势的发展,对整个泛绿阵营前景的影响,可以用“震撼”二字形容之。
民进党固然在努力“去陈水扁化”,而李登辉更是在此时用心经营。他连日不断抨击陈水扁,斥责他“没品格”,拒绝和扁见面,不但和陈水扁阵营斩断瓜葛,同时还提出了他的新思维。即放弃他以前的“本土政权”号召,而易之以“台湾主体政权”。这个转变颇值得玩味。
“本土政权”的口号透过与国民党“外来政权”的区隔,把“台湾人的悲情”发挥得淋漓尽致,不可不谓绿营利器。它同时也是造成台湾族群严重对立的利器,但是对立局面本非今日才有,为什么李登辉现在才表示“忧心本土与非本土的对抗,反而衍生成省籍、族群和社会冲突,才会提出‘台湾主体政权’一词”呢?
还是要从近日的态势来看端倪。李登辉说,“过去是因为本土与外来对抗的历史背景,才会产生‘本土政权’的名词。但是却容易出现分离与对立,这样也无法包容国民党内部有台湾主体意识的人。”分析一下这句话,就可以反证出整个绿营已经呈现枯萎之状,李登辉的深绿派也身受其害。要保住盘面宜先扩大盘面,因此李登辉现在才会考虑到如何拿出一个可以把“国民党内部有台湾主体意识的人”也装进去的筐子。而这个口号的提出,也让李登辉和他的台联党隐然有了“泛绿共主”的资本。
另一方面,相对于正在枯萎的“残绿”,国民党可谓是盛放的天蓝。马英九就信心满满地表示,就算有二十颗子弹,也要赢得二○○八总统大选。
马英九固然有充足的理由自信赢得大选,但是,他也有必要静下心来,想一想“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古训。陈水扁输得越惨,马英九赢得越爽,他的风险也就越大。原因无他,因为当民众把希望越多地寄托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他就越须谨慎以对,不要被希望压垮。陈水扁当年就是如此承载了台湾人的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