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钱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2/23 14:51:37
[十三]
我四岁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带我去逛县城。那天我骑在父亲肩上,看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纷繁啁哳。穷极一个小孩所有的遐想之后,我问父亲,这些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父亲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说这些人从来的地方来,到去的地方去。模糊不清的回答,给了我广阔无际的追寻空间,到现在我仍在思索着这些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人要有权力欲征服欲炫耀欲?为什么有人的地方就没有纯净,只有丑恶与纷争?为什么艾清明明是我的爱人,阎宾非得要来抢呢?
下午去学校退房的路上,高老师骑着他破旧的摩托车哐哐哐地追上来,停稳车后他一拳打在我的背上。说你下海干什么去了?我老婆不理我,你又不在,我真是像掉进了冰窖一样。我说你又是想我陪你去找小姐吧?高老师环顾四周后,淫淫地对我说,“你明知故问”。
我曾给高老师推荐过自慰器,还详细地解释过一种型号。全头型,真人叫春,汇聚西方女性的风骚美和东方女性的含蓄美。乳房坚挺饱满,阴部肉质鲜嫩。使用时方便,清洁,舒爽。当时杨老师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广告,像看金子一样从头到尾仔细系看了一遍。然后说,下流,下流,算了,算了。买回来还不被人家骂死?
高老师问我今晚去不去休闲屋,我说我正在创建一家休闲中心呢,以后每天晚上向你免费开放。高老师双目圆瞪,说“真的啊?”我说骗谁也不能骗高哥你啊,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这事。快开张了,只是还差点启动资金。你可不可以借两万给我?高老师说你要真是开鸡店,这钱我借定了,我老婆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管我的money。
我走进校长办公室的时候,碰巧看见他正试图把孙艳往怀里搂,孙艳是去年来八中的。我们外语办公室唯一让我心动的女性。高老师说我们办公室有人喜欢我,孙艳就是其中之一。这姑娘长得水灵,人也正经。校长早就想尝她的新鲜,企图都未得逞。去年国庆返校后,她在八中后面的草地上告诉我她的在北京读研究生的男友不要她了,迷上了一个高官之女。然后就把他们的恋爱经历一一向我细细道来。从孙艳的讲述中我得知他们早已同居过,对她的兴趣也便淡了许多。
我咳嗽了一声,校长就有点惊慌地松开了手。孙艳乘机跑出了办公室。校长在我面前恼羞成怒,说你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进来门都不敲。学校对你的处理已经出来了你知道吗?我把房子的钥匙往桌子上一扔,说你不是很早就安排了大专生来接我的位置吗?我现在就成全你,我他妈不干了。校长站在那里目瞪口呆,我转身哐铛一声摔门而去。
在八中走了一圈,再和几个哥们牌友握手告别,高老师周主任还送我出了校门。他们转身回校的时候,我扭头再看了一眼八中的全貌,鼻子酸酸的,感觉有点伤感。尽管在八中三年除了王小恋,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我来回忆,留恋。
02年我刚到八中的时候带了高一一个班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当我选择王小恋作为我的课代表时,教室里当时就有一个调皮的男生站起来抗议,说赵老师你真狠,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被你一个人占有了。我得承认我喜欢和美女打交道。那时艾清在校,王小恋常以问英语习题为由,下午放学后就去我房间。走之前还帮我把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告诉老李有个女学生可能喜欢我。老李就特意来我处见王小恋,见到王小恋他就像烟鬼见到鸦片一样,两眼直放光。后把我拉到一边商量,说这个月的低保我不领了,让我来追王小恋好不好?我说你想动她啊?老李说你不想动她啊?我说人家还小呢,才16岁。老李说在古代16岁正是“破瓜”之年。
03年阳春三月,山青水绿,草长莺飞。那天王小恋约我去清水湖看春水。我来到湖坝上时,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含羞地站在我面前。我差点没认出这就是平时穿着蓝色校服扎着马尾辫的王小恋。她秀发垂肩,面色潮红,胸部高耸。一阵强烈的荷尔蒙击退了我脆弱的理智。就是在那艳阳高照绿草油油的清水湖坝上,我和王小恋一起感受了情欲勃勃生机盎然的春天。
如果不是王小恋主动表白过她对我有感情,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伤害一个年仅16岁的女孩。我们发生关系前两个月的一天,王小恋发短信给我,要我去金色年华,说我去了一定有惊喜。我赶到的时候,王小恋正站在“等君来”包厢门前,手捧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很大方地送到我的面前,笑意盈盈地说,“赵老师,祝你生日快乐。”见我一脸的痴呆,王小恋笑得细腰弯弯,说“很奇怪为什么我知道你的生日吧,我是从学校教导处查来的。”那天我和王小恋的关系是乾坤颠倒,她一直积极主动,我则像她的学生一样畏畏缩缩,直到在包厢里喝热茶的时候,王小恋直面出击说,“赵老师,我喜欢你你一定知道吧?”我这才表现得像个堂堂正正的老师,昂首挺胸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
王小恋怀孕的那段日子里,我六神无主。上课前常走错教室,从讲台上走下来是常常踏空。在家觉得对不起艾清,在学校决得对不起领导同事。王小恋看出我的心事,安慰我说“如果影响你的工作我就休学回家,但我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我听得大汗淋漓。又苦口婆心地做了王小恋一个星期的思想工作,她终于同意去堕胎。王小恋终究是大家闺秀,去医院没要我陪同,没找我要钱。在家休养了一个月,就转学去了南京,离开前还告诉我,“我爱你,所以我不后悔”。我当时听得甚是感动。不过三年来王小恋从未和我联系过,现在她该在某所大学读大一了。面对新的学习环境,新的朋友群体,她还会忆起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我吗?
心理学家斯坦布格指出,“爱情”是指两个人的相互吸引,想要相互占有。它爆发得最快,也消失得最快。我记得艾清上班后的第一个月的工资是957元块,领到钱的当天她就去华联商厦为我买了一件价值800多的“鄂鱼”牌西服。这也是迄今为止我穿过的最昂贵的衣服。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心潮起伏,感动得怎么也不能入睡。艾清半夜醒来,爬到我身上撒娇,说天下男人,你最幸福,“因为你牵走了我的心”。然而两年过去了,此时的艾清已非彼时的艾清了。男人不努力,事业不成。没有事业,爱人难保。其实做男人不容易,男人比女人更需要关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作品目录]
欢迎读者在此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