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再吃败仗:赵建铭三度交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9/29 00:25:50
多维社记者郑岩综合报导/涉台开内线交易案的陈水扁女婿赵建铭,台北地院7月31日下午4时30分三度召开羁押庭更裁,合议庭后在当天下午5时30分左右结束,赵建铭三度交保成功,维持原裁定。而在赵建铭交保后准备离去时,现场法警却阻挡记者采访,因为爆发发生严重的肢体冲突。
中国时报报导,陈水扁女婿赵建铭、宽带房讯总经理游世一和前台开董事长苏德建交保更裁案,台北地方法院31日下午5时30分裁定,赵建铭仍以新台币一千七百万元交保,至于游世一、苏德建两人保释金维持不变,三人限制住居、出境。
台北地检署7月10日侦结台开内线交易案,台北地方法院在被告移审后裁准赵建铭、游世一一千万元、苏德建五百万元交保,检方不服,7月14日向台湾高等法院提起抗告。全案经台湾高等法院裁定撤销,发回台北地方法院更裁,台北地方法院7月20日再裁定赵建铭以一千七百万元交保,游世一、苏德建两人保释金维持不变。
不过,检方不服再提抗告,台湾高等法院28日再度裁定发回台北地方法院更裁。31日下午四时不到,台开案三名被告赵建铭、游世一、苏德建陆续步入地院。下午5时30分,地院做出维持裁定,三人再度交保,随后赵建铭等三人步出地院,面对媒体的询问三人皆不发一语快步离开。
台北地院在长达六页的裁定书中强调,有关高院裁定书中指出台北地院上次裁定将重罪羁押与预防性羁押混为一谈,提出澄清外,并引用刑事诉讼法论中,第179到180页,「羁押的必要性是为了让被告能到庭,同时考虑被告身份职业地位与品性等来判断,如被告为有身份之人又有正当职业、在地方上或事业上有相当地位无前科,则认为无羁押的必要」。
以此标准高等院方认为,赵建铭在羁押前是台大医师又为陈水扁女婿;而被诉苏德建羁押前为台开董事长、游世一为多家公司负责人,所以特以蔡墩铭教授的意见,说明为何让赵建铭等三人交保,并以限制住居、出境,就可以防止有逃亡之虞而代替羁押。
一开始审判长周占春也要求三名被告律师简短陈述,强调己经开了第三次羁押庭了,相关事证他都相当的清楚不用再多讲,希望在二十分就能结束。随后检方首先表示,并未因特定人缘或是风评而与被告过意不去的问题,羁押与否全完是法院专属的权职空间,这点他们是相当尊重。
不过对于赵建铭在5月15日展开的侦讯动作后,购买飞往日本机票和要蔡清文扛下罪责一事,有逃亡及勾串之虞,希望院方透过羁押来让刑事诉讼过程得以顺利进行。另外对于苏游两人,检方还是希望透过提高具保金额来防止两人逃亡。
庭中苏德建的律师还是打出悲情牌表示,右膝盖动过手术若是再羁押对其身体将会是很大负担,希望院方斟酌考虑;另外其委任律师也表示,目前苏德建已负债五百万元,也希望院方不要再提高具保金额。而游世一则是当场提供其工作处所及其妻女住处的住址,表示自己绝对没有逃亡的疑虑。
而赵建铭的委任律师顾立雄则出示五月二十二日蔡清文接受检方的讯问笔录,有说过一句「责任由我扛」并没有指出有赵建铭要求扛起责任的任何字眼。顾立雄还说赵建铭己经被限制住居与限制出境,检方还要再将其羁押防止逃亡,这样的说法,根本否定边防措施等说法,他提出反驳。
东森新闻报导,这场检辩大攻防,很明显的,检方又吃下败仗。赵建铭于4时15分左右抵达台北地院,媒体争相采访,现场一阵推挤,赵建铭未发一语,便快速进入进入法庭。检察官庭内发飙,让赵建铭态度严谨许多,收敛起以往玩手机、抖脚的动作。
报导说,在法警护送媒体推挤之下,赵建铭走进法庭,他穿着白衬衫,身上没有名贵行头,刻意营造谦虚形象,怕先前在庭内轻松的态度又被大作文章,赵建铭这次学乖了,收敛所有动作,一进庭内他坐的直挺挺,只和同案的苏德建点点头打个招呼。
等待开庭的时间,赵建铭有时低头喝水,也许是太无聊,还不忘把玩他的手机,好几次想抬头,但却硬生生把习惯的45度角抬头动作压了下来,接着律师陈峰富拿出先前证交法的判例,让赵建铭仔细研读,此时的赵建铭表情变的认真,一改之前开庭抖脚、抠脸、拔胡子的夸张态度。
短短几十分钟过去,就在等待裁决的空档,赵建铭突然用右手搥胸,之后马上又乖乖坐好,举动吓傻所有人,搞不清楚他是因为事情想不通,还是心情太紧张,原因是什么没人弄得懂,只能说赵驸马一出现,果真常有惊人之举。
在今天的羁押庭展开前,为了避免黑衣人争议再度重现,赵建铭由官邸搭着出租车来到地院,一到台北地院赵建铭被大批媒体包围,少了黑衣人护驾现场倒是来了不少声援的民众。更有记者与法警大打出手,甚至推倒金属探测门,记者大喊「警察打人」。
从民生寓所出门的时候,穿着红色衣服的陈玉龙又出来帮忙挡记者,他还开车跟在赵建铭坐的小黄后面,不让记者跟拍。陈玉龙从民生寓所护送赵建铭到地检署,再替他开道,就像是赵驸马的贴身保镳,第三次出庭赵建铭想低调,却还是有死忠支持者护送,令外界不禁好奇,这些人为何这么甘愿让赵驸马当小弟来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