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发红包“搁浅”的根本原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0/16 07:35:32

东莞发红包“搁浅”的根本原因

毛寿龙    发表于2008年07月21日 14:17 阅读(523) 评论(0) 分类: 文章    编者按:面对物价持续上涨,东莞在全国第一个“吃螃蟹”,首创向低收入人群发放一次性大额临时生活补贴,符合条件的市民每人补贴1000元。但据媒体报道,东莞市对发放临时生活补贴估计不足,以前估算是12.2万人,但至7月16日已上报16万多人,还有15个镇没有上报,估计最后总的财政支出可能超出估算1倍多。为何出现如此多的问题?政府在推行一项公共政策时应该注意什么?和讯网对有关专家进行了访谈。

  政府管理水平不够导致红包发放混乱

  和讯网:现在东莞发放红包面临低保边缘户很难界定,以及一些村镇涉嫌多报红包名额的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

  毛寿龙:平时谁也不会告诉别人说自己很穷很穷,所以你看到的穷人可能只有穷人真正数目的一半,但是一旦符合补贴的条件可能大家都出现了,或者真正的穷人露出来了。另外还有一些假穷人,还有一些可能会钻空子。

  和讯网:报道说,有些地方乡镇不敢上报名单,怕村民之间会闹事,因为不平衡。

  毛寿龙:比如说10块钱收入的人不能发红包,9块钱的人可以发红包,收入只差了一块钱,而发了红包可能收入超过15块钱,古代赈灾也是很可怕的过程,一些人相互之间争夺,抢劫。

  和讯网:还有一些乡镇上报的人非常多,有一个镇上报需要补贴的人数有4.6万人,超过他户籍居民总人数的62%,所以多报的现象非常明显。从东莞发红包这个事有些东西需要我们进行一下反思,第一确定需要补贴的人群,没有确定之前东莞就出台这个政策,是否过于仓促?

  毛寿龙:对,应该找一些专家论证一下,到底怎么做,可能还是想的简单了一些。我们往往是政策出台了以后,在执行过程中才发现问题,实际上应该在政策制定之前的过程中,包括我们问题的识别,用的方法,可能顾忌到的后果,前面工作做的好话你就不会引起被动。现在东莞出台了这个补贴政策又不能取消,补贴的数额大大超过预算,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你只给户籍人口发也不对,多长时间的人住在那,因为东莞本地人口不太多,外地人口很多,有些已经长期在那工作,所以也会涉及到这个问题。

  和讯网:对低保边缘户进行补贴,主要是根据家庭用人均收入400块钱到600块钱的标准。

  毛寿龙:分钱是很困难的,要每个人发一块钱,那可能比每个人花掉十块钱都难。

  和讯网:不知道西方国家在出台公共补贴政策之前,他有没有一些比较好的程序?

  毛寿龙:这个管理很重要,我们目前政府的管理水平应该还没有办法达到这个水平。你看我们户籍制度都搞的清清楚楚,但是除了户籍制度以外没有什么替代的方法,所以汶川大地震搞的那么多人失踪那么多人死亡都搞不清楚,还缺乏弹性。美国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证件,很多事情井井有条,最后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多人失踪的人,失踪的人总是能搞的清楚的,这说明管理水平不行。我们虽然管的最严格,有最严格的土地管理制度,最严格的户籍制度,却连人的死活都搞不清楚。连人的死活都搞不清楚,具体到每一个人,又有谁知道他是穷还是富。中国整个社会不太正规,所以很难确定说谁是富人,谁是穷人,尤其是边缘群体。

  只对户籍人口发红包有失公平

  和讯网:东莞户籍人口170万,常住人口有800多万,也就是说非东莞本地人是很多的,而政府只给户籍人口发红包,是否有问题?

  毛寿龙:对,但是如果也给外地人发红包的话,可能外地人都跑东莞去了。

  和讯网:其实很多外地人在东莞也待了好多年了,他也为东莞的经济发展付出了很多,通货膨胀来了他也同样有损失的,这种方式也是不太公平。

  毛寿龙:肯定是不太公平,你要面向外面的人,外面的人不知道来多少,所以搞社会福利政策一般会变成封闭式的,因为他把人划成等级,划成线,否则你很难看出他有什么变化。也许我头两个月是穷人,第三个月就成了富人,很难适应这种变化。也许我今天是企业家,下个月我破产了,什么都不是,而且还欠了一堆钱。

  给所有人都发红包简单而且可操作

  和讯网:前一段时间澳门特区政府补贴,拿出20亿对永久居民一人5000块钱红包,对非永久性居民一人发3000块钱,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拿到钱,这种方式是不是更显得可操作性强一些,或者更公平一些?

  毛寿龙:所有的人都发红包,那是对的,就是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给所有人都发红包,不用去鉴别,因为鉴别费用非常高,所以我觉得也不用争了,实际上给富人发给穷人发都是一样的,给穷人发更有效果,给富人发效果少一点,你给所有人都发这个应该是一个相对不错的行为。因为富人贡献也大,你给他1000块钱如果富人愿意,他可以放弃领取,可以捐款,全世界医疗补助都是富人和穷人都是一样的,义务教育也是一样的,富人的孩子和穷人的孩子一样待遇。所以在政府公共财政面前,我觉得大家一律平等会更好。

  和讯网:可能这种每个都发红包的方式可能对富人而言,或者是一种变相的减税政策。

  毛寿龙:对,也可以看作是减税,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一个普遍的公共财政应该更好一些,更有利与整合民心,大家肯定还会有意见,但总比很高的行政管理成本去做这个事好。

  因为行政成本太高了,行政成本可能远远超过给富人补贴拿点钱。最简单的方法去实现目标是最好的,而且没有净损失,行政成本纯净是净损失,这笔钱如果给了富人它还是社会财产,否则就是行政成本损失了,是整个社会总体损失,而且还留下一堆社会问题,比如矛盾冲突,社会问题、政治问题、行政管理的问题,搞的不好还进去一些官员,为了这点钱把官员队伍也带坏了那也不好。

  发红包只是治标 还需治本

  和讯网:东莞这种方式国内可能是首创的,它这种行为也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东莞这种模式其他地方是否可复制或者是效仿?

  毛寿龙:地方财政目前都比较困难,所以我觉得效仿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我觉得政府应该取消各种各样的暗补,把它转变为明补或者转变为社会基金什么这些方面可能会好一点。这样简单的去发钱未必是最好的方法,还是要跟平时一些其他的政策联系在一起,但是财政如果过度盈余的话是可以考虑这样做,如果没有过度盈余就不要做。

  和讯网:这个其实是否是治标和治本的问题,我觉得可能对弱势群体而言,简单发钱可能很快就被高物价抵消了,因为物价今年确实还是挺高的。

  毛寿龙:一发钱还是提高了物价。

  和讯网:所以有些人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比如说提高他的工作能力或者提高就业,或者说一种更加可持续性一种帮助方式。补贴可能还是相对比较短暂一种方式,暂时性的。

  毛寿龙:我想东莞它的财政能力还是有的,这个决策目前来讲应该说该是正确的,这是一个。第二个它的管理能力已经超出了要发放钱这个事,还有它的财政设计本身过于简单了,没有考虑到那么多。它要简单还不够简单,最简单是每个人都发钱,但是要简单还稍复杂了一些,给穷人发钱,但对穷人的识别目前来讲还不足以为政府提供一个良好的可知性基础,目前的管理能力也跟不上,这样做现在为止已经引起了一系列的问题,对财政能力造成压力。

  第二,会引起很多道德困境,包括政府官员也很麻烦,调查收入的花费额外会有一笔很高的工作成本,而且像这种谁也不会告诉你真实信息,告诉你的信息你完全有权力怀疑,人与人之间的猜忌,政府与老百姓之间那种博弈,困间特别大。所以很难得到什么是真实的,所以搞的大家都在欺骗,即使不欺骗大家也感觉在欺骗,这个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对道德对诚信,对技术管理能力要求特别高的一种方法,这个方法就应该不是一个好方法。

  和讯网:所以我感觉东莞这个案例可能等这个事件都结束之后可能是一个公共政策很好的一个案例。

  毛寿龙:需要反思一下。

  和讯网:统计方法还是有问题。

  毛寿龙:本身也是一个制度问题,本身也是有一个政府老百姓之间的问题,老百姓很少有这种拿红包的经历,像初次谈恋爱一样,即使两个人都非常好,相互之间误会也很多的,没有感情基础更麻烦。

  和讯网:老百姓收入很不透明,无法搞清楚一个人他收入到底多少钱。

  毛寿龙:有些老板一分钱收入都没有,比如美国人的收入非常清楚,非常明晰,他们是比较正规化的社会,我们不够正规化,所以整个社会信用体系也有待去健全。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 “和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 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 010-85650876 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