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注定要失败(最新) [和讯博客]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0 04:12:22
中共中央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注定要失败(最新)
收入分配制度是运行在平台中的制度,是国家政府管理的重要基础,在收入分配制度中,公务员的收入分配占据重要地位。在当前的恶劣环境中,中共中央希望通过改革收入分配制度达到一定的目的,是非常优秀的思路和想法,但是从各种渠道的消息进行判断,我们可以断定,这次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注定要失败。为什么会注定失败呢?
一,当前问题。
我们国家在快速前进,特别是经济成就方面非常显著,但社会问题很多,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存在着惊人的阴暗。这些阴暗是怎样产生的呢?我们分析根本原因有以下几点:
1,  对自身政治制度缺乏信心。西方的私有制度将导致的唯一结局必定是:人类毁灭。对于中国来说,决定不可以走这条路,除了私有制度以外,我们曾经选择了公有制度,结果我们也都看到了,前苏联也不存在了。除了私有和公有之外还有其它路吗?有。那就是“个人放弃私有”,让一部分精英先进入共产主义,这才是我们真正要选择的方向,这才是我们真正要选择的路。当我们明白西方不是标准,那么我们就要明白我们的政治制度的基本框架并没有错,我们的根本问题不在这儿。
2,  教育彻底失败。我们国家放弃了自己传统的文化,没有了真正的教育,现在的教育部应该改成“技能培训部”。在封建社会,在交通通讯如此不发达的中国封建时代,也能培养出如此多的精英(精英的第一个条件是:无私。),而在科学发达的现代,精英是多了还是少了?这是问题的关键。我们国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应用科学技术,真正的武装我们的教育。而这里有个观念问题,一个人是否可能教育成无私的人?这是一个值得教育部长和政治家思考的问题。如果教育不能将一个人教育成精英,那么教育是没有用的,相反,教育是一个出路。毛泽东相信人可以成为无私的,所以他的思路非常正确,只不过在正确的方向上做了错误的尝试,因为毛泽东自己就是一个无私的人。
3,  无私可能吗。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理解了这个论断就理解了共产主义的方向,就明白了共产党的目标。但至今为止,没有一个共产党国家对这一句话作出过真正准确的诠释。不能理解这一句话的深义,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现在还有几个共产党员信仰共产主义呢?“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这不是成果而是基础,不管在任何时代任何环境,劳动从来都是人的第一需要,而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却是发展的结果。我们在奔向共产主义的尝试中,倒因为果。劳动是人的第一需要?我们相信有很多人会讥笑这个观点,因为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但是,如果他们有机会理解尼采思想,他们就不会再讥笑,整个尼采思想就是这句话的说明和解释。
4,  道德已经崩溃。在这个时代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道德已经崩溃,虽然我们感到比以前更加需要道德了,但道德永远不会再来,因为培养道德的根基就是家庭。家庭健康吗?我们都知道,我们自己也已经不再道德。
5,  以制度治理的尝试刚开始。在道德王朝崩溃时,我们的制度治理还很幼稚,我们并不明白制度是什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在世界。虽然我们不明白,但我们相信它,我们说:在什么样制度下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既然如此信任制度,为何会有如此多的社会阴暗面呢?难道我们的制度还不够多吗?
6,  共产主义信仰丧失。当一个民族只有经济目标,那么这个民族是可怜的,这个民族永远不可能成为伟大的民族。作为共产党的国家,我们的目标还清晰吗?在政治局中还有几人坚信共产主义必定会实现呢?没有信仰,就没有方向,就没有动力。共产党应该在理论上进一步,共产党要有拯救人类的使命感。
二,应对方法。
为了解决社会上诸多的问题,我们应该想方设法解决根本问题,这样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而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是解决上面第五个问题。本来这样很好。但是上面六个问题是互相关联的,在没有搞清楚这六个问题之前,而动手解决第五个问题,就决定了改革思路错误。于是我们会看到下面一段话:“理顺收入分配关系,建立科学合理的收入分配制度,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要从我国的实际出发,一靠发展,二靠改革。”这段话没有说出改革的思路,我们也无从知道改革的思路,但是很显然,对改革的效果信心不足。我们知道任何改革都是有风险的,但是我们要真正改革时,必定有一个较为明确的方向,因为分配制度本身是一个很基础的制度,如果改革这么一个很基础的制度,我们都不能看到一点光明,那么我们可以从哪里能够看到光明,我们从哪里得到信心。什么是我国的实际呢?什么是“要靠发展”呢?什么又是“要靠改革”呢?这些东西虽然本身互有关联,互有促进,但作为基本的收入分配制度,在改革中,应该受到较少的制约,应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关键在于:要有观念的突破。不然,改什么?因为没有观念的突破没有较为清晰的思路,我们才会说出这么没有信心的话。我们可以下结论:这次即将到来的收入分配改革,思路是错误的,结局必定失败。
三,正确的道路。
正确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善恶币制度,它是最完美的收入分配元制度,符合它的分配制度就是最好的分配制度。善恶币制度理论很深刻,在这短短的文章里不能尽说,简单介绍如下。
1,  善恶币制度。解决问题的得到奖赏,制造问题的得到处罚。这一个思想看起来很简单,但真理就是很简单易用。它解决了根本问题即赏罚的标准问题。以前我们说“按劳分配”,那么什么是“劳”?对“劳”我们如何定量定性?同时它将问题从麻烦变成资源。我们的“收入分配制度”本身只是手段,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公平,而是解决问题。
2,  分配是组织生活中的一项重要活动。我们现有的公务员收入分配制度,包括以后会出台的分配制度,必定是个较死的框框,它不会与解决问题的多少大小真正挂上钩。也就是说,它不会符合善恶币制度,它也必将失败。“收入分配制度”这个工作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基本的基础的制度,而不会将它作为日常组织活动的一部分,所以它是呆扳的,一般情况是不变动的,但组织的问题却是经常变动的。所以较死的分配制度必定与问题的多变性产生矛盾,结果就是赏罚不明,结果就是士气低落,结果就是社会阴暗。所以真正的收入分配制度应该是灵活的,应该是多变的,甚至与问题的多变性同步。只有这样,才能符合善恶币规律。但是分配工作本身需要成本,一是官僚成本,二是重新产生分配制度的成本。如果这个成本巨大,那么现有的和即将产生的收入分配制度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我们有方法降低这个成本,使这个成本少于这个活动产生的收益,那么我们就有机会选择灵活的分配制度。这个成本能够减少吗?这里又有一个更大的观念突破,涉及到整个的管理机制,即问题市场化。
3,  管理无岗。管理即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与找到问题是一体之两面,所以解决问题的权力不应该垄断。即负责的概念应该淡化,这里就会出现与我们的很多观念冲突。但根本上管理无岗将淡化领导概念,从而减少官僚成本。
4,  成本分析。当官僚成本得到控制,接下来就是一个成本分析,收入分配制度作为基本制度与收入分配进入组织日常生活相比较,两者谁更有利益。我们敢说,现在的中国公务员现状,即使我们在日常工作中,用一半的时间来讨论收入分配的公平性,也比固定一个分配制度更有利。所以固定的分配制度只有一条,那就是善恶币制度。(头陀)(见组织制度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