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婧婷:当超女沦为苦情戏(新京报 2006-7-1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6 04:23:08
当超女沦为苦情戏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6-7-11 2:39:57 · 来源: 新京报

今年的超女,已经不像平民的文化宣泄抑或“想唱就唱”的诸众狂欢,“快乐中国”变成了空洞的口号,淹没在“励志中国”陈词滥调的说教中。
或者在老鼠乱窜的小屋里度过的穷苦童年,或者妈妈重病在床,或者爸爸英年早逝,成都超女五强的身世一个赛一个的悲惨,等到谭维维高呼出那句“爸爸我知道你就在那个角落看着我”时,2006年的《超级女声》也终于沦为了一出苦情戏。
去年,选手PK、亲友寄语、经历回放曾经被超女节目组引为成功将平民选秀本土化的特色招牌菜,而今,超女正在这些环节强力催化的滂沱眼泪中被泡出一股股酸腐之气。但见屏幕上一朵朵苦菜花怒放,贫穷、疾病、死亡、家庭破裂……所有你能想到的人间悲苦纷至沓来,每位超女背后都有一段令人唏嘘的坎坷经历,洋洋洒洒足可书写成一部和平年代的平民史诗。
而这些,都还只是前戏,真正煽情的高潮是PK淘汰,在选手泣不成声的感言中,在评委老师一叹再叹的惋惜中,在主持人压低声线嗓音微颤的劝慰中,此前渲染的苦难终于被升华成悲壮,这哪里是一场娱乐选秀的游戏,简直就是扼住命运咽喉的历史性机遇!
“我学到了很多”、“我不会放弃”、“坚持你的梦想!”共同奏响一曲励志凯歌。当磨难被演绎为奋发图强、扭转命运的基石和动力,充满道德抚慰意味的苦情戏也就被成功安装上了一个积极向上的励志尾巴。
今年的超女,已经不像平民的文化宣泄抑或“想唱就唱”的诸众狂欢,“快乐中国”变成了空洞的口号,淹没在“励志中国”陈词滥调的说教中。在超女的舞台上,纯粹的快乐似乎越来越少,只有一夜成名的神话刺激着实用主义的功利观。不断有超女跳出来抱怨、指责、质疑、揭黑幕,患得患失的不平衡心态实在可看出根本没人把这当作一场轻松的“秀”。
《超级女声》显然变得格外小心翼翼、安全第一。在各大赛区个性派选手纷纷落马背后,不仅仅是单纯的市场逻辑在翻云覆雨,或许隐藏得更深的是某种自觉调整的策略。
那些清纯阳光女生,如此不具备李宇春式的颠覆性,正因为毫无特色,所以才是最稳妥的选择,缺乏鲜明个性的另一面就是完全不构成对主流观念的挑战,彻底回避争议。曾作为个性张扬之标志的超女,在经过规范修正之后,已经变成了新一轮的个性抹杀。
湖南卫视确实擅长于自我寻找发展空间,他们能够在规避风险的同时因地制宜地将商业利润最大化。苦情戏唤起的廉价感动,最终可以牵引拇指的运动,将泪水兑换成短信费。
所以一场淘汰两个人、来来回回加上主持人和评委才凑够十张面孔的比赛可以拉扯成4个小时;所以设置复活赛这样的环节,把被淘汰选手的剩余价值也滴水不漏地榨干。
从央视到地方台的各大选秀已经越来越同质化,煽情这个法宝真是既格调昂扬又容易制造赢利空间。所以连《加油!好男儿》也让“好男”们在舞台上哭成了带雨梨花。
于是,多股力量达成了和谐共谋,而去年曾经令人兴奋的狂欢力量,也伴随着超级女声那层伪民主的面纱掉落,消散在赤裸裸的市场野心下。
□戴婧婷(北京编辑)
_xyz
戴婧婷:当超女沦为苦情戏(新京报 2006-7-11) 熊培云:当国家遇到罗汉(新京报 2008-7-27) 新京报:学校建澡堂学生被迫当顾客(2006-1-9) 中国不能再继续当世界电脑垃圾场(新京报 2006-4-22) 许朝明:别把电视评论席当自家客厅(新京报 2006-6-28) 毛立新:取消指标可褒,不作为心态当防(新京报 2006-8-1) 王琳:“七宗罪”决定“治安指标”当废(新京报 2006-8-1) 刘擎:纪念教师节当多一份沉思与自省(新京报 2006-9-10) 新京报:女犯同居会见:人性关怀背后的困惑(2006-1-9) 五岳散人:当收费成为一种习惯(新京报 2007-7-16) 社论:教育投入连年亏欠当以何为解(新京报 2008-1-7) 教育投入连年亏欠当以何为解(新京报 2008-1-7) 科长兼当清洁工:想明白没啥丢人的(新京报 2007-11-14) 熊培云:把监狱当“救济所”源于底层社会医保缺失(新京报 2008-11-28) 李端:把“免职”当处分怎么像是“免于处分”(新京报 2009-5-11) 派出所政委下令遗弃流浪病女(新京报 2007-7-9) 社论:代课教师超低工资背离法治原则(新京报 2005-11-4) 足球二次改革当其时也 - 日志 - 新京报 - 新京报网博客 - Powered by U... 当相亲沦为艺术 殷国安:高速公路免费当有法可依(新京报 2008-2-4) 新京报社论:“警察当院长打医闹”不合法也不正当 新京报:凉粉答谢会,黑楠常宽上演“超男PK” 医疗广告的双簧戏早该结束(新京报 2006-9-11) 开年戏:大叔们包揽激情戏苦情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