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一对城市典型新中产阶级的新生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6 04:17:32
王树明和代媚一家,是人们理想中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在他们眼里,是不是中产阶级,“钱多少不是问题,主要是不要为了生计而工作,而且即使我们现在失了业,一时也不会为生活担心。”
代媚的“脸面营销”
早上8点,代媚穿着一身Gucci走出楼门,淡淡的玫瑰色口红,配合着淡淡的香水味。在早晨的阳光下,整个人显得很精致。她掏出钥匙打开车门,坐进那辆刚买不久的派力奥去上班。车子经过小区大门,保安礼节性地向她敬个礼,代媚微笑着点点头。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人印象深刻。
代媚的丈夫王树明比她大6岁,现在是一家房地产评估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两人已经有了一个5岁的儿子,在一所著名的私立幼儿园上学。很多当年的闺中密友,都羡慕代媚的家庭——丈夫事业有成,儿子聪明伶俐,代媚也风华不减,仍然苗条亮丽——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
因为丈夫事业有成,家境殷实,很多人都劝代媚在家里做个全职太太,但她怎么也不愿意。“我喜欢和朋友们在一起。一天不跟人打交道,我心里就闷得发慌。”对代媚来说,生活就像一个背景不断变换的舞台,而她一定要是主角。
1994年,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大专毕业后,代媚进了一家内衣生产企业,开始时做秘书,1个月后她就被经理发现,并被调到销售部。1998年,代媚开始担任市场部经理,并且连续几年都是公司的年度销售冠军。代媚开玩笑说:“我天生就是做销售的料。但到现在为止,我最成功的销售就是把自己嫁给了王树明。”王树明和代媚是在一次答谢酒会上认识的,他当时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资产评估师。
结婚那年,代媚才21岁,刚过法定婚龄。1年后,代媚生下了儿子王瑞,在公婆的照料下,代媚并没有为带孩子付出太多辛苦,很快就恢复了结婚时的身材。刚进公司的年轻女孩,都不相信她已经是一个5岁孩子的妈妈。
代媚是个不喜欢墨守成规的人,看她开着车在三环路上滑行,就知道她的车技并不好。车子时不时地会轧到黄线,但她似乎并不在意。“这有什么?刚买车的时候,我一个月就被警察逮过3次,可一次也没给我扣分——说点好话呗。”不仅如此,代媚的新车曾经在父母家小区里放过1个月,管理员从来不向她收费,“都当我闺女似的,好着呢。”
2002年春天,代媚因为和上司在营销策略上的屡次冲突,不顾人力资源部的挽留,毅然辞了职。辞职后,代媚接触了一个玫琳凯的美容顾问,并从中发现了新的职业方向。
代媚做美容顾问不用像别人去“扫街”那么累,她最初的客户是以前公司的一群要好的同事,“女人嘛,谁会对自己的脸不在意?而我跟她们推销都不用多说,看看我的脸,聊聊天的工夫就把生意做了。”代媚说着,轻轻地把脸扬起,除了阳光下都不容易辨认的眼角细纹,她看上去还不到25岁。
靠着脸面这张“金字招牌”,代媚在玫琳凯的业绩迅速攀升。她从来不用去街上拉人,而是靠以前的人际关系网开路,然后由她们介绍新的客户。而这些人,大多是出入写字间的高级白领和时尚女性,其中包括北京很多知名人士。2003年初,她以公司成长最快的业绩受到了嘉奖。“只要还有美这个词,我就不会失业。”
虽然代媚说自己是享受型的人,但工作起来从来不惜力,年初她认识了一个做医疗器械的公司经理,并受约为他的公司兼做公关经理。代媚的婆婆是北京一家大医院的著名内科大夫,虽然已经退休,但医院有很多关系,代媚觉得这个工作也非常轻松。
不算中产?
结婚以后,王树明这只代媚看好的“潜力股”也涨势强劲。王树明从上海交大毕业后,先是在一家小企业工作,3年后被现在的公司挖走,历任公司要职,2001年升至总经理的位置,并加入董事局成为董事,参与公司业绩分红。可能是在公司地位较高的原因,王树明并不喜欢多说话,但看他身上笔挺的西装和干净的衣领,就知道这绝对是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的人。
1995年,王树明就在北京海淀区万寿路的恩济花园买了一套120平米的住房,恩济花园是北京西部内销物业中的“高尚品牌社区”,不仅是市优工程,还是全国城市物业管理“优秀住宅小区”,周围的邻居大部分是附近大学的教授、医师等高级知识分子和一些高级白领。这套住房总价近80万元,两人采取的是七成20年的贷款方式,月供3700元。
2001年,夫妻二人的年收入就超过了20万,至于现在的数字,两人不愿说明。王树明觉得:“钱多少不是问题,主要是不要为了生计而工作,而且即使我们现在失了业,一时也不会为生活担心。”现在,夫妻两人各有一辆车,王树明开的是奥迪A6,代媚开的是2002年新买的土黄色的派力奥。
虽然两人目前都有比较稳定的收入,但对未来的危机感仍然很大。王树明早就参加了北京大学的国际EMBA课程学习,就连极度自信的代媚,也参加过国内的“威思丽女子学堂”的学习,5个月、每月3天课程,让她付出了近1.6万元,而王树明的国际EMBA课程更是昂贵——21万元,不过其中公司负担了一大部分,王树明自己的付出并不多。
按王树明的说法,读EMBA有三个好处:一是开阔眼界;二是能掌握一套思考问题的方法;三是可以结交一个比较好的人际网络,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打好基础:“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大家都处在同一档次,好交流。”也许这就是王树明所谓的圈子,就是人们吵吵嚷嚷的中产阶级“阶层”,也有人称他们为“中产阶级俱乐部”。
“我们现在的学习已经不仅仅是为了学历或者知识了,更多的是为了结识朋友,扩大自己的社交圈子。现在这个社会,朋友是一种资源和财富,谁拥有得多,谁就能顺利地应对各种变化。”与丈夫一样,代媚在“威思丽”的学习也有目的:“不仅提高了自己的修养,也结识了很多一流的女性,她们很多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当然,也有不少是我的客户。”
代媚虽然很自信,但她仍然有不少烦心事。两个人在公司都做到了一定的层次,对业绩的增长都负有责任。几个月前,经代媚培训的3名合格的美容顾问突然不辞而别,使她元气大伤,销售业绩直线下降,急得代媚夜夜失眠。虽然在朋友的帮助下,她很快度过了难关,但这个教训让代媚增强了危机感,认识到与下属沟通的重要性。王树明也是这样,似乎时刻都被危机感包围着,一天能睡6个小时的时候都很少。
享受生活
王树明在公司的位置高,工作压力自然很大,不像代媚那样拥有自由支配的弹性时间。他几乎每天都是7点就到公司,晚上6点才回家,手机24小时不关机,经常出差,双休日也难得放松一次。经常是一家人刚开始准备一次周末野餐,他的手机就响了,结果只能是代媚带着儿子一起去。今年“十一”,是代媚和王树明结婚7周年纪念日,为了补偿,两人决定带上儿子去欧洲旅行。
孩子现在是家庭的重心,满5岁后,儿子就被送到了著名的金色摇篮私立幼儿园,除了交纳3万元的教育基金外,每年还需交1.5万元的赞助费、7600元的注册费、880元的月托费,班车费和免疫费还不包括在内。但学校是双语教学,而且有先进的教学方法,对孩子的智力开发比较全面。
每个周一,王树明都会比代媚早起1小时,开车送儿子到离家比较远的幼儿园后再去上班。两人都习惯了不吃早餐,每周儿子回来的那天,才会破例让小保姆做一顿营养丰富的早餐,不过两人一般都顾不上吃。中午,两人一般都吃工作餐,晚上也经常各有各的应酬,在外面吃饭是常事。两个人对吃的环境都比较讲究,所以朋友聚会和应酬去的都是一些大酒店或西餐厅。
俗话说,婚姻都有“七年之痒”,但代媚对自己的婚姻很有信心。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从来不会做那些翻老公钱包,或者偷听电话的事,对王树明很信任。两人相聚时间相对较少,但代媚很会营造家的氛围,加上两人都在各自的天地里打拼,为的就是一个共同的未来,感情反而更加浓厚。
代媚对王树明的放心,还因为他除了游泳和打两杆高尔夫,基本没有别的娱乐项目。王树明对高尔夫运动很在行,他有几家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卡,家里的装备也都是专业品牌,最贵的Homnma的铁杆价值2万多元。他特别喜欢球场的清新空气和静静的氛围,“在那种环境下,整个人能沉静下来,思考很多事情。”
代媚就不一样了,结婚后,周围仍然男女朋友一大堆,“经常过很奢侈的生活”。代媚在家里占的开销比例很大,自己挣的30%的钱都花在买化妆品、衣服还有包和鞋上,她的休闲方式就是逛街,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国贸和Sogo。化妆品她只用一个牌子,而对衣服就没有这么专一了,衣柜里挤满了代媚的各种名牌时装,Gucci、Chanel、CD,还有从香港淘来的各种漂亮的配饰,而王树明则有十几身不同款式颜色的名牌西装。
代媚和王树明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退休金优厚,医疗有保障,给两人免去了很大的后顾之忧。现在,两人每月约有30%的收入放在儿子的教育和娱乐上,他们还为儿子建立了一个零存整取帐户,每月固定存入3000元,作为孩子的教育储蓄。两人对孩子很重视,一定要让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王树明说,儿子的教育费用将是今后家庭最大的支出。代媚和王树明对理财都不是很内行,他们曾咨询过银行的理财顾问,然后根据建议,把积蓄按比例分别放在储蓄、保险、股市和汇市上。代媚说,现在一家人在共同努力,就等着时光静静地打磨,把以后的日子打磨得如铂金般坚定而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