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派系斗争再现 陈水扁“比黑道还要黑道”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04 22:18:35
说这番话的既不是台湾“在野党”,也不是媒体人士,而是与扁“同根同宗”的“台联党”前秘书长陈建铭。起因是扁李为争“本土旗手”的地位反目成仇,李登辉带着“台联党”频频向扁呛声,扁被激怒,于是就把与李登辉有牵连的“奉天专案”、“当阳专案”等老账统统翻了出来,对李进行恐吓。
大概是陈建铭等人对于以“绿营共主”自居的扁居然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来对付昔日的“台独教父”,实在看不下去,又实在找不出更有效的还击手段,所以只有通过放出这样的重话以发泄怨气。
每逢涉案都用旧案恐吓他人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话一出,立刻引发连锁反应,有人举证扁从2003年开始就时不时地以查办“国安密账案”、“拉法叶案”和“新瑞都案”之名,当面对李登辉表达“关切”之意;有人回忆起“立法院长”王金平在2004年“大选”接任“连宋全台竞选总部主委”一职时,也曾两次遭扁拿新瑞都等弊案“说事”。有媒体列举大量事实提请人们注意这样一个现象:政党轮替后的这几年,每逢“立法院”内重大表决战,必有查办“司法”案件的消息传出,涉案“立委”就会被“关心”或突然被搜索……扁操弄“司法”恐吓他人的“劣迹”用他自己的话说真的是“罄竹难书”。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扁在身陷各种弊案丑闻泥沼时还要“义正词严”地“让司法还原真相”;在所有人都认为“司法恐吓”正是扁巩固权位的基本操作手法的情况下,他还要煞有介事的要求《中国时报》为“恐吓说”的报道更正及道歉,并威胁将“采取法律行动”。
用一个词描述扁的上述行为模式,就是“我横故我在”。什么个人诚信?政治道德?民主公义?扁甚至连拿它们作“遮羞布”的动作都懒得去做了。典型的黑帮老大作派。
台湾司法单位已成政治工具
本周,几则来自军方的消息也让人们从另一个侧面见识了扁“至高无上”的“霸气”。一是说陈水扁曾在罢免案表决前,命令“国防部”制定了一个代号“安祥项目”的台北“平乱”计划,必要时可动用3万精兵进驻台北市,履行“勤扁”之责。二是在陈水扁主持军校毕业典礼时,“国防部”下令媒体不准对“总统”大声提问,禁止军校生唱校歌,甚至动用电子仪器干扰手机,全面管制现场气氛,以免扁被“惊驾”。三是上周在个人网站发表“刺扁”言论的陆军仪仗队士兵已被羁押,并被“军检”以意图煽惑现役军人暴动罪移送“军法”审判,难逃牢狱之灾。看来,扁好像已经把自己当成了统治这座岛屿的“皇帝”了。
现在再来讨论扁敢于如此胡作非为,是否存在着严重的人格缺陷而失格、失智,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重要的是为什么台湾的检、调、司法等执法单位安于作为扁个人的政治工具而不自知,一连串围绕在“扁府”四周的弊案还办得下去吗?
本周,尽管邱毅又爆对陈水扁及夫人不利的“超级猛料”,形同将弊案大火直接引到陈水扁身上,但“审计部”似乎并不为之所动,还明确表示此“总统府”经费属“国家机密”,不会对外公布任何细节。
与此事异曲同工的是案最重要的当事人李恒隆公布了一卷揭密该案惊人内幕的录音带,指称扁确实直接插手过案。面对如此令全岛震惊的重大指控,检调单位依然保持一如既往的“冷静”,只说会在近日传唤李恒隆作进一步了解,要求他提出“陈水扁介入案”相关证据,以协助侦办,并无其它后续动作,引发各界强烈质疑。
经历了这般吊诡的查案动作,人们对检调单位侦办案时一干人等的表现也就不再感到奇怪了。出庭应讯的“黄医师”只承认自己拿了100多万元礼券,一口咬定扁夫人绝对没涉案,就算有拿礼券也和经营权无关,明摆着要一肩扛下所有事。高层则以向“消费者吴淑珍”报告公司财务状况来解释他们不断进出“扁府”接触吴淑珍的行为。“府方”又传出了吴淑珍身体每况愈下、体重只剩下20几公斤的消息,台北地检署表示对此“极表重视”,正重新审慎评估是否要在近期内传唤吴淑珍。
看这架式,估计用不了多久,以往爆出的这些弊案都会一个个以许多人已经推测出的方式“侦结”。
民进党派系斗争再次浮出水面
本周,就在陈水扁以“比黑道还黑道”的面目示人的时候,民进党内派系争斗也出现了“新戏码”。
本周,一个由资深“绿委”炮制的“解散派系提案”的出炉,引爆了各派系对“新潮流系”长期的不满,一场空前激烈的权位争夺战即将全面开打。这种事态也验证了此前流传的一种关于“正义联线”及“福利国系”正酝酿、串联,有意让谢长廷增强实力对抗以“新潮流系”为后盾的苏贞昌的传言。表面上看,此事是因苏贞昌而起,正是他突然撤换“财政部长”吕桔诚的动作让人读出了几位扁系“部会首长”可能位置不保的讯息,从而引发“正义联线立委”的不满;加之党内不少人担心新系会借接下来的中常会改选之机将人事、资源“整碗捧去”,所以提前发力,希望能借肢解新系使自己的派系在今后的权力架构中占据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联想到苏贞昌近来频抛“政策大饼”的“自选动作”和谢长廷的一番明显是冲着苏贞昌而来的“‘行政首长’不该垄断行政资源”的话,人们很自然的又会将“解散派系提案”看作是谢、苏卡位2008的前哨战。
但是,事情似乎没有这么简单。一个有力的佐证是,一向在党内“没有自己声音”的游锡堃此次不但明确表态支持解散派系,而且面对新系人马的激烈反弹之声,更是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强硬,声称“外界对民进党最诟病的就是派系、人头党员问题,因此只要是改革议题,党中央绝不会回避。”如果没有扁在背后撑腰,游锡堃会有这么足的“底气”和胆量吗?所以,人们宁愿相信这是扁为了削弱苏贞昌的势力、确保自己在未来两年稳坐“绿营老大”的位子,继续对民进党予取予求而导演的新一轮“恐怖平衡”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