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正在左转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04 07:12:03
西方国家的媒体报导说,即将主持八国集团(G8)峰会的俄罗斯正在脱离民主国家的轨道,在那里,反对派被监控;国家电视台置于克里姆林宫控制中;地区性的普选被取消;开始镇压在俄国的外国非政府组织;对俄国政府持批评态度的外国人入境签证被拒绝;不听普京使唤的前俄国首富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被送进了西伯利亚的监狱和正式恢复使用前苏联国歌曲调。西方各大媒体几乎异口同声地警告:普京驾驶的俄国巨舰正在左转弯,走回前苏联老路。(chinesenewsnet.com)
加紧镇压反对派(chinesenewsnet.com)
英国《泰晤士报》麦克·弗兰凯蒂(Mark Franchetti)从莫斯科报导说,住在俄国圣彼得堡的这位慈祥的、已经当了祖母的老太太安娜·莎夏契纳(Anna Shashokina)看来绝不可能策划一场街头暴力示威,但是俄国警察别无选择,还是来到了她的家,声称她的家是一个反政府组织的总部,并且要老太太表明她的政治观点。(chinesenewsnet.com)
67岁的莎夏契纳说:“我气愤极了,差点心脏病都要发了。这种事情在70年代共产党统治下会发生,那时候老百姓被警察看管。但是,现在,难道俄国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吗?俄国不是成了自由国家吗?”(chinesenewsnet.com)
警察的这次突袭,没有引发冲突。莎夏契纳的儿子安德烈(Andrei)是一名毫无名气的反对派人物。在八国集团的世界级首脑人物即将在圣彼得堡举行之际,警方特工部门一直在对数百名反对派活跃人士及其家人进行盘问和恐吓。批评克里姆林宫的政策的人士被带到警察局拍照、留指模,参加示威者被警告。(chinesenewsnet.com)
上周,表面上看,普京一直在模仿西方政客的行为。首先,他出乎意料的自己爆出上次性爱的私生活信息,并笨拙的解释了他为什么要亲吻一名访问克林姆林宫的5岁男孩的肚子,他说:“小男孩显得很可爱,象一只可爱的小猫,我就想碰碰他。”不过,这种解释一点说服力都没有。(chinesenewsnet.com)
俄国总统还一反常态,有意的和人权活跃份子套近乎。例如,他就与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秘书长艾琳·罕(Irene Khan)谈论有关美国关塔那摩监狱对待恐怖分子嫌犯待遇的问题。(chinesenewsnet.com)
可是,另一方面,俄国警方对圣彼得堡示威人士的打击行动却在不断加强。来自激进的反对党苹果党(Yabloko)的奥尔嘉·库诺索娃(Olga Kunosova)就收到匿名的恐吓电话。她说:“他们警告我,如果我不停止工作并离开镇上,我的下场就是头部被砸开花。”(chinesenewsnet.com)
左翼领袖安德烈·狄米特里耶夫(Andrei Dimitriev)在被警察下令阻止他的跟随者参与示威后,就藏了起来。“他们要我立即停止所有政治活动,并离开这座城市,不然他们就会把我埋在森林里。”(chinesenewsnet.com)
与西方关系已几近破裂(chinesenewsnet.com)
俄国对反对派的这种镇压方式已经导致西方国家的政治家们开始质疑:在53岁的普京治下的俄国是否根本就不属于八国集团的民主国家行列。而且,美国与俄国的关系也进入了自从前苏联垮台以来的最低潮。(chinesenewsnet.com)
位于华盛顿的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亚里尔·科恩(Ariel Cohen)说:“热情拥抱的时期已成过去。普京还希望维持着与西方国家的表面的微笑,但是真实情况是,与西方关系已几近破裂。”(chinesenewsnet.com)
本次八国集团高峰会由普京主持,将于7月底在18世纪的康斯坦丁诺夫斯基(Konstantinovsky)宫殿,也就是俄国总统在圣彼得堡郊外的办公场所召开。(chinesenewsnet.com)
普京一共花了1,350万英镑来重修这座宫殿,恢复它昔日的辉煌。高峰会组织者共买下650万朵鲜花种植在通往宫殿的道路上,但是,他们的花香未必就能软化会上的西方首脑的异议。(chinesenewsnet.com)
俄罗斯超强又回来了(chinesenewsnet.com)
对于曾经身为原克格勃特工、从小在贫民区长大的普京来说,八国集团正式的宗旨与本次高峰会的实际目的没有什么联系。普京目前支持率高达70%,他的心态正处于亢奋状态。一名克林姆林宫政客说:“不论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这个信息会是非常明确的:俄罗斯又回来了。我们正在成为一个燃料和原油的超级强国。”(chinesenewsnet.com)
他声称:“对普京来说,八国集团高峰会最重要的事,是赢得他觉得俄国应该获得的尊重。这次会议的意义就在于显示俄国重新回到了强国的行列。”(chinesenewsnet.com)
目前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只占全球的2.6%,但是,他们的燃料蕴藏量却占全世界总量的27%,已证实的原油藏量占全世界的6%。八国高峰会上的其他7个国家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41%,但是,只拥有4%的燃料储量和9%的原油产量。(chinesenewsnet.com)
华盛顿一直对普京权势的不断扩大越来越警惕。刚于上周从俄国访问回美的科恩(Cohen)说:“俄国不再在乎美国或者欧洲说的话。他们有自己的目标,而且,他们手段非常强硬。”(chinesenewsnet.com)
高峰会的正式主要话题是能源保障,讨论世界各国是否能减低他们对原油的依赖,采用一种新的能源来取而代之。(chinesenewsnet.com)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导,在显示美国和俄国在许多具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可以合作方面,布什打算宣布一项合作建设在民用核电站的协议。俄国将能够从这项合作中获得几十亿美元的利益,美国也将得以处置废弃的核燃料,然而这将是一项有争议的项目。(chinesenewsnet.com)
哈佛大学核能专家、肯尼迪学院科学、技术和公共政策项目主任助理马修·本(Matthew Bunn)认为:“反俄罗斯的右派将反对它,反对核武器的左派也会反对它,而且俄罗斯民主中心也表示关注。”(chinesenewsnet.com)
普京也想要加强对艾滋病的防治和强调改进教育的重要性。在非正式的议程中,双方还有伤脑筋的伊朗核计划,北韩的飞弹试射等。俄罗斯和中国都反对美国提出的制裁两个"邪恶轴心"国家的方案,而从外交上拖延。(chinesenewsnet.com)
在普京治下的俄国还销售武器给叙利亚和帮助伊朗发展“和平”用途的核技术。(chinesenewsnet.com)
美俄最终将可能陷入冲突(chinesenewsnet.com)
在俄罗斯问题上的挫折,终于使得美国副总统切尼在去年5月谴责俄国压制民主和利用切断石油、天然气来欺负邻国。美国一位了解内幕的高层官员尖刻地说:“俄罗斯的行为就好像一个不受管束的无赖国家(rogue state)。”(chinesenewsnet.com)
切尼的讲话令人想起了美苏冷战时代,而切尼这个发言是得到了布什批准的,不过布什总统目前倒是希望在俄国与普京讨论更多的外交事务。(chinesenewsnet.com)
同时,在八国集团峰会之前,一个"另类"峰会于7月6日已经在莫斯科饭店开场,这是一个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与索罗斯基金会赞助的讨论会。(chinesenewsnet.com)
这次会议是由世界棋王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和俄罗斯前总理米哈伊尔·卡西亚诺夫(Mikhail Kasyanov)共同推出的。而政府是一直禁止这两个人在克里姆林宫严密控制下的俄罗斯电视台发表批评意见的。
俄国不希望西方国家政客参与这个会议,克宫警告说,如果西方国家高层官员出席此会,将被视为一种“不友好”的行动。不过尽管如此,英国驻俄国大使托尼·布伦顿(Tony Brenton)预计将出席这个会议。同时,华盛顿正在考虑派国务院官员尼克·伯恩斯(Nick Burns)与会。(chinesenewsnet.com)
作为一种事先的安排,布什正在考虑会见俄罗斯代表团。“这是总统期望的完全有可能进行的合作事项,如伊朗和北韩,同时支持民主和人权,”民主基金会的主管卡尔说。(chinesenewsnet.com)
不过最终这两个国家将可能陷入冲突。一些美国参议员,例如有可能成为2008年的总统候选人的约翰·麦卡因(John McCain),已经发话说,俄国不够格加入八国集团会议。国家民主基金会格什曼(Gershman)主席也说:“最终情况可能会发展到这样一个程度,到那时,再也没有可能说俄国还属于工业化民主国家集团了。”(chinesenewsnet.com)
我们要一个自由俄国(chinesenewsnet.com)
同时,也有另一种看法在华盛顿抬头:可以把八国集团扩大到十国集团或更多国家,如果俄罗斯继续朝民主的方向走,就没有理由将像中国、印度甚至巴西这样的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拒之于神圣的工业化国家俱乐部的们外。(chinesenewsnet.com)
科恩说,其他7个民主国家可以将俄国的影响力减少。他说:“那些原来尽力要求将俄国拉进来的人也越来越特别担心了。西方国家应当在私下警告普京与西方国家决裂的后果。俄国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已经到了后共产主义时代的最低点。”(chinesenewsnet.com)
如今俄国与西方国家的紧张关系,已经完全不同于2002年第一次美俄首脑会时期,当时的布什在见过普京后说了一段着名的话:可以从普京的眼睛看到他的心灵。但是现在那种将俄罗斯拉进八国集团成员的观念已经变得混浊不清。(chinesenewsnet.com)
曾多次代表普亭参加八国集团会议的前经济顾问安德烈·伊拉利昂诺夫(Andrei Illarionov)今年初宣布辞职,抗议经济政策和政权的改变。伊拉利昂诺夫是俄国市场经济派最顶尖的经济学者,在普京总统主政之初,他被礼聘为总统经济顾问,如今他加入了反对普京政策的“另类”组织的活动。(chinesenewsnet.com)
伊拉里欧诺夫向媒体表示,过去六年俄国情势大变。在过去一年,不只是政治,连国家的经济形势也发生改变,情况变得连他都不认识这个国家。伊拉里奥诺夫说,俄罗斯已经不再有政治上的自由。国家的经济政策和经济模式已经改变。他又说,这个国家现在已经由只顾本身利益的国家机构所管理,掌权者个人的利益绑架了整个国家。 (chinesenewsnet.com)
伊拉里欧诺夫:“这不是一个我们要在这里生活的俄国;不是一个我们要让自己的孩子在此生活的俄国。”他说:“所以我们要尽一切努力,使得我们的国家迟早成为另一个俄国:它是公民的俄国,法制的俄国和繁荣自由的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