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海建:城市为何容不下玉米和西瓜(新京报 2006-7-9)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0 04:15:52
城市为何容不下玉米和西瓜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6-7-9 0:31:11 · 来源: 新京报

有向瓜农收900元卫生费的现代聊斋、有要擦皮鞋者统一着装的都市怪谈、有要建设“无摊城市”的城市乌托邦……在过眼的新闻里总有一些人,因为城市的面子而呼吸艰难。
“都4天了,到现在也没有一人来看望,更别说给我们付医药费了。”在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人民医院,40岁的李玉梅哭着说。李玉梅称,几天前,她丈夫王志在街上卖玉米时,被市政管理人员打成肋骨骨折。(7月8日《大河报》)无独有偶。在同一天的《大河报》上,还有一则新闻:因为郑州市区禁止瓜车进城,造成部分瓜农只好以每斤5分钱的价钱,在郊外便宜处理。而因为瓜农不愿缴管理费,当地政府部门指定的西瓜直销点常常空空如也。
在城市,谁会同情一筐鲜香玉米、一车甜蜜西瓜的命运?这一切,只因怕被玉米、西瓜“弄脏了地面”。而“弄脏了地面”的大抵是农民、下岗工人等弱势人群,他们为了生存而“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挣一份血汗钱,却不幸让“城市的面子”很不高兴。打伤农民的市政管理者可能忘了,制度之上还有不灭的人性。
为何玉米、西瓜在城市的命运如此不堪?是“市容市貌决定论”。在“街道整洁”的城市政绩表象观作祟下,一些好面子的城市政府,默认“能干队伍”运用暴力“清洁地面”。他们可以置现实的民生状况与人文取向于脑后,沿着权力路径走向思维的偏执,把社会胜境理想化地归置成“城市人自家的天堂”。于是,以玉米、西瓜为代表的民生利益,成了城市妆容上的雀斑,城市管理者以为必“除之而后美”。
是权力放大后的“执法惰性”。文明执法与野蛮执法的区别在于程序和手段,公正的程序才能带来公正的结果。
就逻辑而言,城管执法人员的权力边界以及可采取的手段种类,都不能逾越其应恪守的法理界限,但法规在赋予城管职责的同时,相应的监督机制却不完备,导致监管缺失下的权力异化成为常态。服务与引导能让城市干净、砸了玉米、堵了西瓜也能让城市干净,但从机会成本来看,后者的震慑力大、见效快、且成本为零,无怪乎被惰性执法者常用。
我在韩国旅游时,一直为城市里随处可见的小摊小贩担心,这些普遍“占道经营”的行为,能与干净的城市相安无事吗?然而,这里的城市很干净,我也没看见一个城管。据说,当纽约市议会提出《人行道摊位修正法案》,要对占道经营加以“有条件”限制时,纽约市长否决了提案,理由是这将可能使一部分“新移民”、“小生意业者”的生存权利受到可想而知的损害……相比之下,我们的城市为何容不下玉米和西瓜?
□邓海建(江苏教师)
_xyz
邓海建:城市为何容不下玉米和西瓜(新京报 2006-7-9) 新京报:容不下异见是大学的耻辱 倒枣事件背后的城市小贩“堵疏”难题(新京报 2006-9-7) 祝俊初:“绿色通道”为何不通(新京报 2006-9-21) 陈斌:“过度使用”和“拒客”迪士尼为何选择后者?(新京报 2006-2-6) 新京报:“过度使用”和“拒客”迪士尼为何选择后者? 城市义务教育今秋免学杂费(新京报 2008-7-31) 林达:美国为何靠偏方医治投票率低?(新京报 2006-7-21) 陈久霖为何当庭才收监(新京报 2006-3-25) 斯传:霍耀山为何不怕“最后通牒”(新京报 2008-10-7) 梁治平:城市的记忆和生命(新京报 2007-8-18) 高蓉 放不下洗衣机(新京报 2008-5-21) 为何又见“周老虎”? 新京报 新京报:事业单位养老保险为何难改革 城市何以容不下一畦菜地 贾如军:城市应该有“练摊者”的空间(新京报 2006-1-4) 洪岂:城市摊贩管理不妨学学法国(新京报 2006-1-6) 新京报:“无摊城市”让谁“无地自容”(2006-2-22) 新京报:首尔大学为何要公开道歉(2006-1-12) 新京报:农村收入与高校学费为何不能比(2006-3-8) 新京报:农村收入与高校学费为何不能比(2006-3-8) 练洪洋:“领导廉洁信息”为何不能公开?(新京报 2006-12-4) 王琳:黑窑案主审法官为何“忍不住要笑”(新京报 2007-7-6) 黄石:公款悼念杰克逊为何起风波(新京报 2009-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