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闪暴走族风潮席卷全球!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6 04:35:40
http://tech.tom.com  2003年12月12日 13:03来源:TOM科技david 编译
从今年5月开始,一股无厘头式的“快闪暴走族”(flash mobs)风潮从纽约开始,迅速横扫世界各大都市。纽约、伦敦、阿姆斯特丹、柏林、奥斯陆、堪萨斯城、西雅图到亚洲的新加坡、香港、台北,那些原本躲藏在电脑背后互不相识的年轻男女,瞬间聚集在一起兴致勃勃地到麦当劳跳芭蕾舞、到家俱店里坐沙发、在购物中心忽然鼓掌起哄……,然后又迅速散去。来如风,去如雨,令旁观者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快闪暴走族(Flash mobs)的名字来源于两个词:一个是Flash crowd,指一群人为一个目的,同时进入一个网站;另一个是Smart mob,指一群有相同见解的人,利用先进科技,例如:互联网、手机等,在无领袖下组织集会。
快闪暴走族源于2003年5月的美国纽约的曼哈顿。人们仅仅知道它最初的组织者名叫比尔(Bill),他自诩是一名"社会工作者"。比尔为组织活动专门成立了一个叫“Mob Project(快闪计划)”小组。“快闪计划”自身有着鲜明的特点--参加者应当了解一些人已接受了邀请。没有网站会对活动提供专门的信息,更不会在任何当地报纸上发布任何广告--他们只是通过电子邮件的形式相互进行邀请,同为虚拟世界的朋友,几乎没有人在现实生活中会相互熟知。
比尔在第一封致网友的信中就说到,“因为是我的主意所以我写的这封信,但这并不能表明我就是活动的组织者。在我个人看来,在发动电子邮件之前就策划好活动的人就可以担当活动的组织者。活动应当由那些了解活动内容的人来组织”。
美国活动情况:
第一次行动: 在第一次行动前,比尔向50个朋友发出电子邮件,邀请他们到曼哈顿下城的一家零售店碰头。但由于没有向官方透露活动的任何信息,外加有人向警方透露了消息,此次活动同时也吸引来了6名警察和1辆警车。因此,此次活动的举行并非成功。比尔在事后总结并被迫采取保密措施:要求参加者先在某一地点集合,然后再由组织者分发传单,说明目标的具体地点。
第二次行动: 第二次行动的目标是梅西百货的曼哈顿旗舰店。此前,活动组织者仅通知何时在何地点碰头。在得到组织者的命令后,大约有200人涌入梅西的9楼家庭装潢用品,然后团团围着一块标价1万美元的地毯,七嘴八舌地对它评头品足。
一名参与活动的人随后向记者表示,“我们被告之我们共同居住在郊区的一个大而旧的五金商店内。我们向售货员表明我们希望购买一块称心如意的地毯”。在大约10多分钟之后,这群人突然四下散开消失,令店员们困惑不已。
第三次行动: 参加者在纽约中央车站集合,然后开进凯悦大酒店,乘扶梯上夹层,然后在瞠目结舌的客人和服务员面前大声鼓掌15秒钟。
第四次行动: 行动锁定时尚的索霍区的一家高档鞋店,参加者妆扮得像从邻近的马里兰州乡下乘大巴来纽约见世面的观光客。
第五次行动: 在7月24日举行的行动,大批快闪暴走族来到曼哈顿上城西区的一家爱尔兰酒吧,在一台点歌机周围闲逛,并竭力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位头一次参加的人焦急地低声向旁人打探:“你也是快闪暴走族吗?”“嘘——”对方只是会意地点点头,眨了一下眼睛,神经质地轻笑一声。这时,一位“闪客计划”的组织者出现了,他悄悄地给大家分发指令条:集合地点——中央公园内与国家历史博物馆对面的小山包。傍晚7时18分,300多名到达指定地点的参与者准时而严格地按照指令条的要求,依次进行静默学鸟叫赞美大自然的行动。出发前,他们都在一个时区网站上对过表。
第六次活动:超过500名FLASH MOB成员在某大酒店聚集,扮着久别重逢,而后在大堂睡在地上几分钟,之后极速离开。
在8月初举行的一次活动中,200多人在美国的一家书店内假装排队刷卡付款,然后突然一起鼓掌欢呼,令旁人瞠目结舌。
比尔事后表示,“第二次开始后的活动都非常成功”。他在接受CNN的采访时表示:“对有些人来说这只是好玩,有人则觉得这是社交,还有人觉得这是政治。我自己则从美学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我喜欢看这么多不知从哪来的人聚集在一起。”
欧洲活动情况:
此后,快闪暴走族风潮通过互联网传播到英国伦敦,进而横扫欧洲大陆。意大利的罗马,奥地利的维也纳,德国的柏林都已出现快闪暴走族的身影。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活动为例,在参与者接收到电子邮件后,他们在蜂拥而入指定的书店,在短短十来分钟之内,书店的大厅里已涌入三百多名快闪暴走族。当指定的时间一到后,所有参与者大声鼓掌,时间没有超过15秒中。但当地路过的居民表示,“此次活动实在是超现实,看到这些,很难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此次活动的高潮时间不超过1分钟,2分钟之后,所有的快闪暴走族都已散去。等一切都恢复正常之后,留给书店工作人员的只有惊愕的气氛。
7月30日,柏林,100人,在街头撑起彩色雨伞跳舞,然后闪去。8月7日,伦敦,200人,群聚家具店一同称赞家具,然后闪去。
在罗马也曾有300多人同时涌进一家音乐书店,要求店员寻找并不存在的图书或作家。
亚洲活动情况:
同样,暴闪快走族风暴在8月开始袭卷亚洲各大城市。8月22日晚上9时许,数十名外籍人士突然涌入香港铜锣湾的一家快餐店,一同高举卫生纸大跳芭蕾舞,并发出轻快的呼叫声,约一分钟后立即停止行动并火速四散,令在场的职员及顾客均错愕不已。台湾的“快闪暴走族”可谓是亚洲最为庞大的一个群体,目前台湾的网络上至少已经有5个“快闪暴走族”相关网站。其中成立于8月17日的“台湾快闪暴走族”是规模最大的,目前拥有400多位成员,参加者声称要“将快闪的理念推广全台”。8月27日下午2时许,该群体的成员在台中广三百货前,演出脱线无厘头的活动,集体面向广三广场大喊三声“火星来了”!然后迅速解散。
中国大陆的快闪暴走组发展:
不过,尽管快闪族从今年5月以来已暴走全球,尽管有不少专家学者都赋予其深刻的哲学含义,最重要的是,尽管很多国内的网友也对快闪行动跃跃欲试,心向往之,但迄今为止,大陆的快闪族却还仅仅停留在假想的程度。
“某一天,随便哪天,最好是9月 11日这样的日子,城市广场中 心突然围聚了一批70年代模样 人士,约莫百来人,典型的Hiphop装扮;高举着手机,头仰望天,喃喃自语,一时间广场弥漫各种方言,广州话客家话潮汕话充斥耳边,煞是新奇。突然洪亮一声喊:“我们爱菠萝(blog),正如广州爱时尚”,接二连三,此起彼伏,最后竟成了“大合喊”,这一过程整整持续了3分33秒有余;待喊声落毕,哗地一声巨响,人群飞快四处逃散,在场警察措手不及,阻拦不成,整个广场混乱非常。”这是广州某大学三年级学生Topku发表的网上的一份假象行动,它完全符合快闪暴走族的标准: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的突然出现,怪异的行动和突然的消失。中国大陆何时能够出现真正意义的快闪暴走行动,让我们拭目以待。
就在同时,暴走族依然在全球继续愚弄民众,并吸引着民众的目光的同时,《聪明暴民——下一轮社会革命》(Smart Mobs - The Next Social Revolution)一书的作者霍华德·莱因古尔德(Howard Rheingold)就警告说,所有的快闪暴走活动都可能演变成为政治活动。他在接受CNN记者采访时说,“迄今为止,快闪暴走活动都是无害的游戏--是一种使用新技术使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参与的游戏。但是,正是互联网和手机的应用,才使菲律宾民众聚集起来推翻了前总统埃斯特拉达的统治,才使卢武铉登上韩国总统的宝座。所有的快闪暴走族活动都存在危险的可能”。
因此,作为一种新兴出现的社会现象和社会群体,快闪暴走运动和快闪暴走族的消亡可能会与它的诞生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责编:bobbysh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