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调查报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16 03:48:53
真假“《调查报告》”
 
 
田承刚告诉记者,这份《调查报告》引起了中央国资委和证监会的关注,最终直接导致深物业股权转让被叫停。
“我的位置很敏感,不方便发表任何意见。”7月6日晚,在记者表明身份后,深物业(000011.SZ)新任董事长陈玉刚随即挂断了电话。
此时,离深物业股权转让被叫停过去了44天。
44天来,有关深物业股权转让涉嫌“国资流失”的争论此起彼伏,争议各方的交锋也开始从幕后走向前台。
7月4日,继收购方卓见投资负责人刘慰慈6月15日召开个人新闻发布会后,刚刚离开深物业一把手位置的田承刚接受本报记者采访,逐条反驳了刘关于深物业股权转让合法合规的说法。
在采访中,田承刚向记者公开披露了其于4月30日从侧面获得的一份关于深圳市国资委和深圳市投资控股公司(下称深控)给深圳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的《关于群众反映深物业转让有关问题的调查报告》(下称《调查报告》)。
田承刚告诉记者,这份《调查报告》引起了中央国资委和证监会的关注,最终直接导致深物业股权转让被叫停。
“蹊跷”的《调查报告》
田承刚给记者提供的这份长达12页的《调查报告》,落款时间为4月17日。
《调查报告》表明,撰写该调查报告的起因是由于深物业员工从今年年初开始多次致信中央、省、市有关部门,反映公司在股权转让过程中存在暗箱操作。深圳市领导批示,要求有关部门尽快调查核实。
《调查报告》的内容显示,根据深圳市领导的批示,深圳市国资委、深控对此高度重视,及时成立了以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邢昆明同志为组长,深控、物业集团主要负责人为副组长的工作组,对员工来信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
“我以及公司班子其他成员根本就不知道市国资委成立了这么个工作组,《调查报告》还称我在‘工作组’是副组长。”田承刚表示,“这是一个谎言,时至今日我都不知道这个工作组成员到底有谁?”
深物业一位中层告诉记者,5月10日,深圳市国资委有关人士在公司召开的会议上,宣读了《调查报告》。
“整个宣读过程还有录像。”这位中层说,很多人都很诧异,什么时候公司成立了调查组,又向谁进行了调查?
《调查报告》的结论更让田承刚感到“蹊跷”:“经调查核实,群众来信反映的情况与事实不符。”
田承刚表示,“既然我是调查组的副组长,为什么从6月17日到6月30日两个星期里,我都没有接到报告内容,而报告中列举的观点与事实,与6月15日收购方刘慰慈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几乎一致。”
“我现在开会。”7月7日上午,深控董事长陈洪博婉言拒绝记者的采访要求,没有对《调查报告》进行评价。
与此同时,记者拨通了深圳市国资委有关领导的电话,均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调查报告》的评述。
来自监管层的消息表明,6月,在中央国资委和证监会的授命下,一个由深圳市国资委委派的工作组,正式负责对已经暂停股权转让的深物业进行资产核查。
“我们一定会以严谨的态度做好核查工作。”7月6日晚,核查组主要成员之一深圳市国资委产权处处长罗丽萍在电话中对本报记者表示。
关于此前国资委有没有成立过关于深物业的调查组以及是否出炉过这样一个《调查报告》,她表示不便评价。
激烈交锋
这份《调查报告》在田承刚看来,是其最终站出来与股东方深控以及深圳市国资委激烈交锋的导火索。
采访中,田承刚表示,事实上,对于深物业的改制,他一直是持积极态度。
在田看来,他只是国有资产的一个仓库保管员,做好保值增值工作就行了,关于股东层面的事,他不应该参与,也没有资格参与。田承刚介绍,就是在2006年年初深物业职工开始出现人心浮动的时候,他还是没有表态。
田承刚表示,综合上述几方面因素,再考虑到自己的特殊角色,他一再选择沉默。
“在看到这样一个不实的《调查报告》后,我不禁拍案而起。”田承刚介绍,从改制到最后整体转让给九龙建业,董事会没有就转让问题开过一次董事会会议。
“其实这也就罢了,可为什么在转让的时候,还要把深物业说得一文不值?”田承刚表示,《调查报告》低估了深物业的价值,给正在进行的股权转让制造了借口。
“我在深物业10年了,要是不行,早就被撤换了。如果因为转让,就把深物业的价值贬低,这等于是对我10年工作的侮辱。”田说。
4月30日下午三点,田承刚以深物业董事长、党委书记的个人名义向国资委、证监会和商务部上报了一份紧急报告,公开点明《调查报告》内容不实。
五一长假后第一个工作日,5月8日中午,田承刚抵达北京。下午,向国资委产权管理局谢军副局长汇报了详细情况。
“事实上,国资委当时已经收到了这份所谓的《调查报告》。”田承刚告诉记者,“我的汇报揭穿了这个不实的面纱。”
第二天中午,田承刚向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做了汇报。5月11日下午,田又向国资委主任李融荣做了汇报。
5月22日,由于一些问题尚待核实,证监会叫停了九龙建业旗下卓见投资对深物业的全面要约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