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无聊的“贾君鹏”算不上堕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13 20:14:39

长平:无聊的“贾君鹏”算不上堕落

2009-07-21 09:10:56 来源: 红网-潇湘晨报(长沙) 跟贴 0 条 手机看新闻

与其去掩饰无聊,诅咒无聊,甚至要砍伐无聊,还不如承认无聊,正视无聊,宽待无聊,然后应对无聊。

作者:长平

点击率还在疯涨,四天时间已经到了800万;跟帖数也在狂奔,到了30多万——说的是“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一个空帖激起的网络奇观。人们纷纷对此现象进行解读,发现了年轻人的寂寞和无聊。也有人不以为然,觉得这些解读比“贾君鹏”更无聊。

寂寞和无聊是一对孪生姐妹,同情的时候念其寂寞,心生厌恶则斥之无聊。也有人因此而愤怒起来,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此空虚,何等堕落!其实呢,就算无聊,也未必就那么可怕。

这让我想到了近段时间的“脱裤门”、“摸奶门”等,也就是一些中学生的放荡作为,因为网络围观的方便而甚嚣尘上,让一些大人君子觉得道德沦丧,人伦失范,非治理不可了。

几个朋友的孩子,在五六岁的时候,都突然对“屁股”等禁忌词感兴趣,试探似的反复念叨,互相嘲弄,狂笑不已。大人们在尴尬之余,通常呵斥别无聊了,但于事无补。等时间过去,啥事也没有了。不用弗洛伊德的理论也可以解释,此种对禁忌的叛逆,乃成长之一部分。所谓青春寂寞,情同此理。

人总是那么健忘。余华的小说《兄弟》,开篇就生动地描写了青春期男孩在厕所里偷窥女人的故事。那肮脏的粪池里倒影着的青春,如果不是胡编乱造的话,其实正是属于如今要治理“90后”的“60后”大人君子们。那时候的确没有网络传播,但是它们并没有从记忆中删除。文学作品记录下来,留存得更久远。

跟这几道大胆挑衅的“门”相比,“贾君鹏”的故事可能无聊,但无论如何算不上堕落。而且,我一向分不清无聊和艺术的关系。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一篇年度最佳微型小说,故事性极强,令人遐思无限。而那些跟帖,那些附会和改编,也闪烁着极富创造力的奇幻光芒。我承认其中大多为无聊之作,但是我相信,毕加索成功了就是艺术家,不成功就是无聊男子。

像《红楼梦》这类作品,作者往往自称是“风尘碌碌、一事无成”之后的无聊之作。大学问家陈寅恪写了《论再生缘》,也自谓“聊作无益之事,以遣有涯之生”——这句话来自古人“不作无益事,何遣有涯生”,其实是一个道理,都在说人生有些时候挺无聊的。大家当然都认为他们是自谦,我却觉得未必。天才人物对生之空虚的体验,一点都不比追捧“贾君鹏”的网民少。为了应对无聊,人才创造了那么多有益之事。甚至革命,也可能因为无聊而起,秋瑾就写过:“楚囚相对无聊极,樽酒悲歌涕泪多。”

我要说的是,与其去掩饰无聊,诅咒无聊,甚至要砍伐无聊,还不如承认无聊,正视无聊,宽待无聊,然后应对无聊。那些中学生,通常情况,不会因为无聊中互相调笑了一回,自拍了一次,就一定会去犯罪。那些网民,也不会因为起哄了“贾君鹏”,就不去好好工作了。但是,如果每天都只干这些事情,没有上升的可能,就的确有些浪费了。

因此,大人君子们要干的事情,不是去东堵四塞,或磨刀霍霍,而应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选择,允许他们干更有意义的事情。假如他们干这也要被请去喝茶谈心,干那又触犯了禁令,那么他们就只有重复穿越那一道道恶心的“门”了,每天等待着“妈妈来喊回家吃饭”。 (原题:无聊也不是那么可怕) (本文来源:潇湘晨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