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永恒的罗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13 03:09:52

                                                      历史是永恒的罗生
       看MORNING SUN的时候,我两次爆笑。
  
  一次是看到文革中某纪录片讲述聋哑人学校(医院?)的故事:医护工作者在XXX思想的指引下,不断钻研,终于使得全校一百多名聋哑儿童,全部恢复了听力!!——屏幕上出现这样的场景:医生在背后喊一声“毛主席万岁!”,一百多名聋哑儿童齐刷刷的回头示意……
  看到这里,我哈哈大笑,却还没有笑到爆的程度。然而恶搞还在变本加厉,影片截取的纪录片继续播放,画外音慷慨激昂:“以前,聋哑人被迫害……”,我顿时很纳闷,这些聋哑儿童长在新中国,会被谁迫害呢?——正狐疑间,画面上出现刘少奇的丑化漫画。画外音又一番控诉,几个怒不可遏的聋哑儿童冲上前去将漫画撕个粉碎……
  靠!败了,彻底败了!我终于砸着鼠标狂笑不止……
  笑话复述如上,就无须多余的注解了吧。——解释笑话为什么好笑,岂非世上最无趣的事情。
  
  还有一次爆笑,则是因为一位女红卫兵的奇遇,她的名字叫宋彬彬。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第一次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宋彬彬回忆说:
  “红卫兵啊都特别激动,都纷纷的去给党和国家领导人戴红袖章。有一个人对我说:彬彬你干嘛不去给主席戴个袖章呢?就有人领我到主席跟前……”
  继而播放资料片段,画外音:北京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宋彬彬,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毛主席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宋彬彬。毛主席问,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她说:是。毛主席说:要武嘛。
  ——宋彬彬继续回忆:“当时我还是很天真啊。把它作为一个很随意的谈话。但是很快呢,报纸上就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为《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通篇文章用的是第一人称,而且呢,还署名一个名字叫‘宋要武’。后面搁一个括号,(宋彬彬)。……”
  
  从那以后,她的“名字和形象都完全被剥夺了”。到了破四旧抄家的时候,宋彬彬勇猛打人的谣言四处流传,很多人慕名拜访“宋要武”,结果都大失所望:“你的样子一点都不革命嘛……”。上山下乡开始之后,宋彬彬人还没到,谣言先起:“那个宋要武,要到我们这儿插队啦!她杀人放火,强奸妇女……”
  
  这个故事笑得我前仰后合。不难想象宋彬彬当年那种身不由己、无力反抗的绝望。我不由得想起《金刚》里的场景:金刚轻轻一指,将美女推倒在地;美女狼狈不堪的爬起来,金刚又是一指……如此反复,美女灰头土脸,金刚乐不可支。——宋彬彬面对时势,又何异于瘦小的美女面对庞大的金刚。这个充满戏剧性的故事甚至不需要任何艺术加工,只需忠实记录下来,就天然是一篇构思巧妙、内涵丰富的小说了。
  
  从影片中可以看出,宋彬彬当年应该算得上一个小名人,想来要在网上找到更多资料不是难事。我好奇的百度了一下,果然有收获:
  首先,原来宋彬彬是宋任穷的女儿,可谓家世显赫。也难怪给老毛戴袖章的殊荣会轮到她。
  其次,直到2005年以后,还有人撰文记叙“女魔头宋要武”。言之凿凿的声称:文革期间,宋要武丧心病狂,手底下有多条人命。文革后自知罪孽深重,于八十年代初逃离大陆,移居海外……那篇文章甚至提到了她接受MORNING SUN摄制组采访一事,可见作者不但知道宋彬彬的辩解,而且把她的辩解视为谎言。
  
  至此,宋彬彬的故事不再是一个笑话那么简单了。
  对同一史实,两家各执一词。那么,究竟谁在说谎?
  从逻辑和常识的角度出发,“女魔头宋要武”一文更值得怀疑。全文措辞偏激,将人物妖魔化的嫌疑较重。文中甚至说到:宋要武和别人比赛,看谁打死人多。——我十分怀疑这一说法出自杜撰,其灵感或许源于南京大屠杀中那次臭名昭著的杀人比赛。
  
  问题是,虽然我们可以从逻辑上做种种推测,但究竟事实如何,仍然是一个谜!
  
  谁能保证宋彬彬的自辩就没有隐瞒真相呢?
  宋彬彬说:“破四旧啊抄家啊,我一次都没参加过。”
  宋彬彬说:“我一直是反对打人、反对武斗的。”
  宋彬彬说:“现在这个文化革命已经跟我当初参加的时候所想的距离太远。”
  ……
  
  不仅宋彬彬是这种论调。片中其他一些采访对象,如红卫兵的发起者之一骆小海,也反复的描述自己在乱世中如何反思、如何忧虑、如何怀疑……
  
  我说:操!老子不信!
  
  在文革中打砸抢的急先锋,难道不是你们红卫兵?!红卫兵的第一批人,难道不是你们这群高干子弟?!如今采访到头上,却一个个都把自己描述成动荡社会中少年老成的智者,满怀善良、爱心、理智……那么请告诉我,究竟谁是那些在文革中坏事做尽的傻逼青年?他们今天在哪儿呢?
  
  我愿意相信宋彬彬、骆小海们的言论有真实之处。或许他们在某一刻真的怀疑过:究竟这一切是对是错?或许他们面对抄家打人也曾心存恻隐:这真的就是革命吗?——但是,这种反省究竟在他们那段生命历程中占多大比重,我们不得而知。就算某些人偶然动过这些念头,恐怕也在“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感召下迅速自我否定了吧?
  
  我甚至愿意相信他们不是故意说谎。但或许人类虚伪的本性,让他们不知不觉间进行了记忆的保护性选择。就像一个朋友说的那样:他相信芙蓉姐姐有过那么两次被人追求、赞美的经历。但芙蓉姐姐的潜意识不自觉的欺骗自己,不断将那些小片段放大而遗忘其他,才最终认定自己确实是公认的“美黛玉”。——当年的红卫兵小将,或许就是另一种形式的芙蓉姐姐。承认自己的肮脏、罪恶?这实在太可怕了。出于趋利避害的本能,他们将所有肮脏的记忆抛弃,同时不断放大自己善念闪现的瞬间。于是几十年后,他们就在自己的记忆中变得那么善良理智,洁白的双手不沾一丝血迹。
  
  这群高干子弟,这批最早的红卫兵,他们早已忘记了谁是那些在文革中坏事做尽的傻逼青年。他们的群体如今有了另一种命名:TZD。
  
  ——好吧,我承认,以上种种,都只是我的猜测。但这种猜测,却是宋彬彬们永远无法躲避的质疑。
  
  真相就像剥洋葱,越剥越教人流泪;真相就像湿布擦玻璃,越擦越模糊不清。要充当历史的叙述者,没人有资格,却又人人有资格。历史,就这样成了永恒的罗生
http://sharplhl.spaces.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