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油田的发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13 20:53:31

大庆油田发现真相

 

大约从1978年开始,平反昭雪便成了中国新闻媒体的常用词语。中国人民突然发现,曾经被允许知道的事情充满了太多的假象。在很多地方像空气一样普通的真相对于他们一度比黄金还要稀缺。从1940年代延安的抢救运动到1950年代的庐山会议到1960年代发动文化大革命再到1970年代张志新的死亡,无数的冤屈得到了伸张。现在又轮到了赫赫有名的大庆油田。读完四川人民出版社最近推出的《秘密档案———大庆油田发现真相》(以下引文只注明页码),我惟愿这是最后一个被平反的冤案。

  说实话,比较起惨遭迫害的55万右派分子和大跃进饿死的数千万人来说,大庆油田被冤屈的只是一小群人,其主角的遭遇还不算特别惨。我更多地关注的是真相的后面,这一小群人为什么会受委屈。大庆油田明明是真正的中国石油之父黄汲清运用他独创的大地构造理论陆相生油论,首先提出并且坚持在松辽盆地进行勘探才最终发现的,为什么却把功劳完全算到了李四光及其地质力学上,算到了石油工人王进喜的头上?原来,黄汲清的理论是他在1942年秋至1943年夏,受国民党政府经济部派遣到新疆考察时第一个在世界上提出的,如果提了,会冒为国民党反动政府唱赞歌之嫌’”(182页)。多么荒唐的逻辑,却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高层官员的真实想法,是那个时候的主流意识。那是一个亟欲在现实生活的所有方面都要和旧社会彻底决裂的时代,是一方面标榜历史唯物主义、另一方面又不承认历史事实的时代。于是,在当时的地质部党组写给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报告中,这个伟大的科技成就便成了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部长运用毛主席的哲学思想和他举世闻名的地质力学理论,实现了大庆油田的重大发现李四光的名字从此响彻云霄,名垂史册。并且至今余晖昭昭(182183页)。

真相的作者称之为一个天大的谬误(169页)就这样被政治家们轻而易举地合作出来了。客观地说,洞察一切的毛泽东并非有心要制造这一谬误,他到死都不清楚大庆油田的真相(186页)。他不过顺水推舟地利用了下属们的好意。因而就出现了与那个时代的整体氛围很不协调的一幕:在知识分子饱受歧视和打压的同时,李四光幸运地成为了毛泽东的座上客,受到了超乎寻常的关怀和嘉奖。虽然地质力学理论至今也未得到国际地质界的承认和采用大庆等东部油田的普查与发展与地质力学的理论无关(296297 页),李四光却在人神共愤的文化大革命中迎来了他政治生涯最辉煌的时刻(285页),在四人帮倒台后又专门为他拍摄了一部故事电影《李四光》,时至今日中学地理教科书还在介绍地质力学

毛泽东晚年犯错误的原因一是刚愎自用,听不进不同意见,二是受了所谓的蒙蔽。前者的典型是1957年反右和1959年反彭德怀,大庆油田的发现应该属于后者。在当时那个特殊的时代,毛泽东的威信至高无上,有人却敢于欺骗伟大领袖,而且还欺骗得逞,好像不可理解,说穿了也不奇怪。这种欺骗看似忤逆,实则是迎合。1958年那么多地委书记、省委书记敢于争先恐后地以亩产五万斤、八万斤蒙蔽上头,就是因为他们摸准了上头好大喜功的心思,完全清楚不仅不会因蒙蔽而倒霉,反而可能有好处。地质部党组的蒙蔽也是这样。他们的报告把毛主席的哲学思想置于发现原因之首,再加上中国人独创的地质力学。这样的报告当然不会不对领袖的胃口。用当时的话说地质力学是毛泽东哲学思想在地质领域的具体化(284页)。这样的报告叫人多么舒坦。不批准多难呀。地质部党组的报告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好评,李四光也莫名其妙地受到了格外的知遇。中国有那么多种科学和科学家,曾经受到了这种知遇的非常稀少。如果你明白了这种反常的难得的知遇实际上源于一种蒙蔽,领袖对这种蒙蔽也是欣然接受,不知你会作何感想。很早我就知道一句名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看了这本书后,应该再补充一句:在那个时代,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知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