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13 03:24:12
       鬼是不是真实存在的?我的观点是肯定的。 
       人的肉体随生命的消逝而失去存在的意义,可是灵魂脱离了可以寄托的躯壳,只好在这个世界孤零零飘荡,就象唱片上的磁粉一样,记录了逝者生前的信息。我们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可是在成长的过程中,又遇到许许多多用自己的信仰无法解释的事。于是两种观点发生激烈的碰撞,最终推翻我辛苦多年奉行的理论。 
       我是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对那些神秘事件有着旺盛的求知欲。什么UFO、深海怪兽、时光倒流,统统是我感兴趣的话题。这个世界太大了,人类是那么渺小,未知的领域藏着多少未知的事情啊!用我们已知的学识,去霸道的解释,未免有点牵强附会。前段时间,我对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天涯社区的莲蓬鬼话里,看到许多龙迷纷纷拿出事实与证据,来证明龙的存在不是历史上的空穴来风。其中有一段珍贵的视频,记录2007年9月6日在江苏高邮出现的“龙吸水”,云层中竟然有一条模糊的巨龙身影,蜿蜒而去。我当时就被骇住了,赶紧回过来重放,反反复复看了几十遍,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还有70年前,我国辽宁营口的“坠龙事件”,登上当时影响力非常大的《盛京时报》,那条可怜的龙只剩了一副光秃秃的骨架,周围站满好奇的民众。当年亲眼所见的少年孙正仁,而今已是81岁高龄,在记者的采访下娓娓而谈终身难忘的经历,并且拿出珍藏多年的龙骨用以佐证。而让我忿然的是,央视极端不负责任的把它说成是“鲸鱼的骨头”(在《走进科学》栏目里)。权威在老百姓的眼中,不过是个滑稽的小丑,正襟危坐的架子下,掩盖不了苍白的贫瘠。 
       还有湘西赶尸的传统,一直是我感兴趣的话题。我对未知事件的狂热,不是不分真假的一锅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成。故弄玄虚的鬼鬼怪怪,除了反映编者的无知,也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湘西赶尸是当地有着上千年传统的风俗。至今没有一个能让人信服的解释;死去的人怎么会不知疲倦的跟着赶尸人,跋涉山山水水,回到自己的故乡啊?还是央视那个《走进科学》栏目,居然得出“砍下尸体的手、脚等器官再扎个稻草人”的结论,没有真凭实据,很难自圆其说。 
       在我小时候,也亲历过一件离奇的事。我的三表姐雪雁是个温顺的女孩子,从小体弱多病,一次放学后到胡同口接我舅妈下班。回去之后,开始犯病。发高烧,说胡话,把一家大小都吓坏了。当时我只有7岁,亲眼目睹了我那贤贤淑淑的表姐居然要烟抽,抽了之后居然从鼻子里往外吐烟圈! 头向一边别着,胡言乱语说着一个陌生男人的话。舅舅一家手忙脚乱把表姐送到医院,抽血,化验,一百零八样检查试了个遍,连脑脊液都抽了,楞是没有一点毛病。医生无法定论,只好回来找找民间巫师。邻居婶婶煞有其事的作法,一番折腾,表姐终于平静下来,烧也退了,恢复了那副乖巧的样子。第二天,邻居婶婶又来到家里,精疲力竭的说:“昨天把来福爹赶走了,那个混账东西又跟着我回了家,叫我一夜都没睡好,天明才撵走了!”来福爹是隔了不远的邻居,60多岁的龌龊男人,还是个烟鬼。前几天刚刚去世,是食道癌,临死时吞咽困难,头向一边别着。听了大人的话,似懂非懂的我也不禁觉得脊梁骨一阵阵发凉。 
      看过的书杂七杂八,印象比较深刻的是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看名字还以为是本风雅文集,没承想竟是一本谈狐论鬼的著作。想当年叱诧风云的纪大人,精于世故的城府下,还有着一份孩童般的好奇与天真,洋洋洒洒把听到看到的鬼故事记录下来。姑且不论其真实与否,但只幽鬼怨狐的嬉笑怒骂,活脱脱就是人间真知真情的流露。生老病死,是任何人都避免不了的事实。如果鬼真的存在,那么,又何必惧怕死亡的到来哪?人间痴男怨女,恩仇相报,隔了一个空间,一样还能以另一种方式去交流。但愿死别时撕心裂肺的痛苦,能换作众人前超脱凡尘的体面。你痴心爱着的那个人,并没有离你远去,为什么不用你坚毅的笑脸,抚慰他那颗仍在为你跳动的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