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你怎么真的是处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21 23:06:01
       三年前,在巴塞罗那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公园里,我邂逅了一个名叫音子的中国女孩。不过这场发生在异国他乡的邂逅并没有一丝浪漫的色彩,相反,那天的我一脸的沮丧,一身的狼狈,连头发都比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二十二年里的任何一天还乱。
      要怪就怪自己被想象中的异国风情所诱惑,稀里糊涂地答应了父母的安排,让他们拿出所有的积蓄,把我送到了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一个中国餐馆的厨房里洗盘子。他们从此可以高枕无忧,我则开始受苦受难。
  在来到这个小厨房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聪明的男孩,可洗盘子这项工作,彻底摧毁了我的自信。我的表现象个十足的笨蛋。那些盘子象存心和我作对似的,刚刚擦好了洗洁精,听到旁边的厨师一催:“快点,快点,我要用盘子!”我一分神,盘子掉在地上,“啪”地一下,碎了。然后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的额外工作,等我缓过神来,水池边的盘子又堆成山了。
  我近乎崩溃,要知道来到美丽的地中海畔,过的是这样的日子,父母就是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也不来。
  一个月好不容易熬到了月底,我依旧每天百折不挠地与这些不听使唤的盘子作斗争,脸也拉得越来越长,终于引来了黑着脸的老板:“小子,你是怎么回事?你一个月打碎的盘子超过了我们一年的记录。”
  我认为这句话太夸大其辞了,很不服气。我的脾气比他大,争吵了几句之后,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我拿起一个盘子,扔在他的面前,“啪啪”盘子碎成了一地的盘花。
  我事后觉得,这个举动真是有点愚蠢,尤其是在我得知他的话确实是事实之后。那一刻,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老板气得指着我说不出话来。这下子,谁都不相信我以前打碎的盘子都是不小心的,虽然我敢对天发誓这是我故意打碎的第一个盘子。不过这个盘子,足以让老板马上将我扫地出门。它的牺牲很有力量。
  那个小公园就在餐馆对面。我拿着行李坐在一张木椅上,才想到无处可去。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又是个有嘴巴的哑巴。我有点后悔刚才的冲动,临走时,我还怀着英雄就义的心情把老板算给我的三百欧元工资扔回去一百:“我打碎的盘子,赔给你!”现在心痛得在打鼓。
  冷风阵阵吹来,睡在公园肯定不行。这时,我看到一个有着一张亚洲脸孔的女孩,赶紧迎了上去:“你好!你是中国人吗?”
  “是呀,你有什么事?”这个女孩的声音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我想问一下,这附近有什么小旅馆吗?”
  “旅馆?”她有点狐疑地看着我,“这里附近,都是三星级以上的大旅馆,小一点的,在很远的地方呢!”
  “这可怎么办呀?”难道老天真要我睡在这公园里作为对我冲动的惩罚?“我不会西班牙语,怎样才能找得到?”
  “你一个人吗?”女孩看着我,好奇地问:“你不会西班牙语,怎么没人做伴?你走丢了吗?”
  “唉!”我夸张地叹了口气,开始发挥我的强项,就是能把死人说活的本领,当然前提是说中国话。
  我编了一个故事,把自己形容成一个正义的工人,在发现色狼老板欲要轻薄漂亮的女跑堂时,大义凛然地制止了他。老板恼羞成怒,将无亲无故的我赶了出来。我用合适的语言充分描述了老板的无耻和下流,也用含蓄的语言描述了自己的勇敢和正直。说到最后,连我自己都近几乎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了,那女孩当然更相信了。
  我对它说这个谎言的目的,是希望她能带我去某家小旅馆,最好能免费替我翻译一下。没想到她居然把我带到了她单身居住的家,比我预期的效果还要好。我一下子从洗盘子的阴影中脱离出来,心想,如果撒谎成功能赚钱,我一定可以做富翁。
  路上的交谈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音子。踏入她那一室一厅的小家,我第一个感觉是,她一定是一个被人包养的女子,就是人们口中的“二奶”。虽然我只有二十二岁,但对于女人绝不陌生。时代不同了,美女到处有男人追,帅哥也是被女人捧。在国内,这样的女人我接触过不少,年轻,漂亮,有气质,穿得起名牌,但很寂寞。不过,她们的床上功夫大多可圈可点。
  我正胡思乱想着,音子走了过来:“你今晚就在客厅睡一晚吧,明天再去找工作。我把这附近几个中国货行的地址抄给你。那里有很多中国老板招工的消息。放心,都是说中国话的。”
  孤男寡女共处,她也不怕引狼入室。我更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我想,她一定是被我的电眼电到了。在学校的时候,我的外号是“电眼美男”,只要钩钩小指头,女孩子们就象蝴蝶那样成群地飞过来。
  客厅的沙发,是两用的。一摊开,就是一张床。
  铺床的时候,音子说:“我妈妈有时会来,所以买了张沙发床。”
  别装清纯了。我在心里笑了。虽然她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挺洁净的。不过这年头,妓女都喜欢装成学生妹勾引嫖客,谁知道谁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睡在沙发床上,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想着我们彼此的谎言,发现着世界真的是没有谎言不精彩呢!我累了很久了,很快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斜照进窗。发现桌子上有一份早餐和一张小纸条:我去上班了,你吃过早餐去找工作吧,祝你好运!
  什么事也没发生。我还以为在夜里她会投怀送抱呢!还在犹豫自己到底该拒绝还是迎合。现在不必想了,心里却有一点失落。
按照报纸上的地址,我找到了那几家货行,招聘广告密密麻麻,适合我的却寥寥无几。几乎所有的广告上都有一条是我不能胜任的,那就是:懂西语。去你的西班牙语,害得我英雄无用武之地。洗盘子我坚决划上叉叉,最后勉勉强强找了个去仓库搬货的工作。
  天气晴朗,我的心情却是乌云翻滚。一代帅哥要沦为搬运工,这是什么世道?走在街上,无心看美丽的西班牙女郎,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我折进去,买了一大束百合。出来的时候心疼刚才潇洒付出的钱,不过我认为,这是必要的投资。
  果然不出我所料,音子看到花时,脸上的笑容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做“二奶”的女孩,特别喜欢人家以为她纯洁,我深谐此心。
  “要不是你,我早就露宿街头了,这是我小小的谢意。瞧,多衬你这里布置的格调,多衬你,不,人比花更美。”
  音子笑得更甜了,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我知道,我再不会怕睡公园了。
  到批发仓库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发现老板的女儿直对我抛媚眼。一有空就过来教我这个那个。她的穿戴很前卫,头发又染又烫,脸上化着厚厚的妆,看不出她是美是丑。不过她说自己才十八岁,真吓了我一跳。我没有拒绝她的殷勤,间接也是一种保护。管他呢,反正我是男孩子,又不怕吃亏。
  结果我还是吃亏了。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老板安排我休息。在那个集体宿舍里,老板的女儿拿了西班牙有名的红酒请我品尝,我上当了。当她热辣辣地拥住我时,我潜意识里在拒绝,只听到她的声音:“来吧,我又不要你负责。”我的眼前飘来了音子那张漂亮的脸,我完全失去了抗拒能力……
  第二天,我肠子都悔青了,而且得到了报应。老板的女儿对我热情大增,象块牛皮糖一样令人反感。仓库里一大帮男人都露出怪怪的神色。一直和我搭档的小周还朝我挤挤眼:“昨天,够爽了吧。”
  仿佛我昨天是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做的爱。我忽然意识到,这里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与她有过关系,这令我象吞了一个苍蝇,欲吐不能。
  接下来的日子,我彻彻底底尝到了被一个不喜欢的人死缠烂打的滋味,那真是人生一大不幸之事。这令我疯狂的想念音子家的沙发床。可是,除去在这里打赌输掉的钱,一个月下来,我还是身无分文。
  我又想了一个招。这天晚上,我敲开了音子的家门。我的左手缠上了厚厚的绷带,开始了我对他的又一个谎言:“这阵子好倒霉。昨天搬货时有一大箱货掉下来,我推开同伴,左手却被压到,骨折了。我没地方可去,你能收留我几天吗?”
  音子很高兴的欢迎了我,可见那个幕后老板还在很遥远的地方做着大生意。
  我开始在音子的家里,过着好吃懒做的生活。音子白天几乎都去“上班”,在我感觉可能是购物或者与那些同命运的女人消遣找乐子。不过她对我真的很细心,一日三餐替我准备得好好的,还买了好多国内的影碟让我打发时间。所有的开销都是她付钱。晚饭过后,我们在一起看影碟,有时还去楼下散散步。做“二奶”的女孩,是寂寞的。独自在异乡漂泊的我,也是寂寞的。两个人的身体还在矜持着,心已在慢慢靠近。
  渐渐地,傍晚音子回家的那一刻变成了我的期盼。虽然我们互相戴着面具,确实合拍的。音子说,她是在西班牙长大的,但是她不喜欢西班牙男孩,她喜欢中国人的爱情观。最希望自己的初恋情人能成为自己的丈夫。
那是八十年代前吧,我想。我也装成一个纯情的男子,说自己从未谈过恋爱,其实十八岁就跟女孩上床了。我也说,希望自己一辈子只爱一个人,而那个人也爱我。其实心里在说,只爱一个人,这样的帅哥岂不太傻太亏了?
  我想,我们是寒夜里的两个人,用谎言编织取暖器,用来驱散寂寞和空虚。
  一直不想去工作,这样的日子也让我身心愉悦,我宁愿拿绷带做伪装,就象一个抽鸦片的人,沉迷下去了。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我看到回家的音子满脸泪痕,躲闪着我的目光。不知怎么,她梨花带雨的表情让我有些心痛:“你怎么了?”
  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吓了我一跳。“我们老总今天狠狠骂了我,说我的统计做得一塌糊涂。其实,是同事给我的资料不对,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
  老总?是那个保养她的老板吧?大概有了“三奶”了。哦,可怜的女孩!
  我竭尽所能的动用了我的口才细胞劝慰她,她终于破涕为笑了。我不知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竟低头轻轻吻了她,同时,心中涌起一个伟大的念头,如果真是这样,她愿意离开那个人跟着我,我就带她走!
  吻她的感觉妙极了,她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没有拒绝。我象中了蛊的人,比那天喝醉了酒还飘飘然。我抱起她,脱下她脚上穿的匡威帆布鞋,到了卧室的大床上,温柔地亲吻她每一寸肌肤,享受她身体散发出的阵阵芳香。当我进入她的身体时,我听到她“啊”的一声,仿佛是痛楚的叫喊,但随即紧紧地抱住了我。热浪涌上来,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只是迎着热浪,享受那达到顶峰的欢愉,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欢愉……
  第二天醒来,身旁的人已不在。掀开被子,看到床单上那个鲜红的图案,我愣了。那图案象一颗碎了的心。
  她真的是,一个二十一岁的漂亮处女!我中彩了,可我想哭。女孩,为什么你不是我想象中的“二奶”!
  客厅里传来音子快乐的声音,她在和她妈妈通电话。
  “妈妈,我知道他是个善良诚实的男孩……”
  “当年,你跟爸爸不是这样认识的吗?他也是个正义的男孩……”
  “我也会象你爱爸爸一样,一辈子只爱一个人……”
  我不知自己在床上呆了多久,当音子叫我吃早餐,轻轻吻了我的脸颊去上班时,我似乎才清醒过来。
  这一刻,我是多么地厌恶我自己。她是洁净的,我是肮脏的。她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她心里纯洁,我心里阴暗。我怎么配得上她?
  我逃一般地离开了音子的家,也离开了那个城市。
  这三年来,我勤勤恳恳做事,不打赌,不找女人。人人都说我脱胎换骨了,父母也为我的浪子回头而感到欣慰。只有我自己知道,有个女孩为我这个可恶的人付出了什么,每夜带着愧疚的思念怎样折磨着我的心。
  三年了,我终于有了一点成绩,我也终于向音子喜欢的我前进了一步。当我终于有勇气想面对音子,请求她的原谅时,她的家早已人去楼空。电话和手机也成了空号。或许她换了另外的工作,或许她再也不想见到我这个深深伤害了她的骗子。
  在我们当初邂逅的那个小公园里,我又一次坐在那张木椅上,忍不住哭了。http://www.0591sho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