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吊灯与20万命价的眼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21 23:08:09
需要多少赔偿价值20万元的人,才能供养一个配置天价吊灯的国企、厕所装修50万元的机关和受贿1.95亿的贪官呢?

作者:刘洪波

近期舆论猛轰油价,中石化、中石油都闷声不响。涨价了,当然“闷声发大财”去了。以前也是这样的,涨了以后,道理要留给发改委和专家来讲,这回是高油价有利于资源节约。

其实我宁肯中石化、中石油不要有什么响声。因为它们一有声音,必定是油价太低,企业亏损,所以不听到它们的声音会好一点。但发改委 高油价利于节约的表示,又被中石化的一盏灯出卖,却是让人难以预料。

网友报料,说中石化有关人士陪人参观新大楼,称大厅吊灯值1200万元。中石化立即否认,“纯粹谣言”。尽管一段时间后,中石化称灯的造价仅为156.16万元,但依然换不回网民的信任,毕竟,成焦点之后,傻子也不会承认他会用1200万元去装个灯。

不管灯钱是多少,不像油价那样不省心,这是肯定的。2009《财富》世界500强,中国有几家民营企业入选啊?只有江苏沙钢集团一家,别的都是国企,中石化排名第9。老大要有老大的派头,例如亏损,一说就是上千亿;装修个大楼,2.4亿;出个贪老总,受贿是1.95亿;有个天价灯,不稀奇。这都是“与身份相当”的配置,大家要理解。

贪1.95亿的老总陈同海判的是死缓,我听到解释说,不要光看数字大,而要看危害大不大,要看自首、立功、退赃等等。我想了一下,有道理:中石化这么大的企业,贪走个近两亿,危害不算大的;如果企业规模不够,企业贪垮了,危害就大了。看,就连受贿的危害,都能匹配得更“大排量”一些。

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机关采购中心的招标公告,有些就显示出这种“配置”上的差异。例如装修办公楼里的一间厕所,你说要多少钱吧!有了中石化吊灯打底,你肯定要猜上千万、上百万的,但你错了,不过50万元而已。啊,真是节俭,50万就能装修一个厕所。中石化的人不知会不会笑话。

不过,人与人是不可比的。我看到新闻说,河南有一个老汉40年无人依靠,突然被车撞死了,结果就有好几拨人来争赔偿费,多少钱呢?26万罢了。这新闻讲的是世态炎凉,我看分明就是眼孔小。我知道农村里甚至有为一棵树归属哪家伤和气的事情,有时也不免大打出手。近年又听到一些佳话,说流浪汉也有人主持正义了,例如有流浪汉被车撞死,民政局就会出面为死者主张权利,把赔偿要到手,等其家人来了,就转交。我想,恐怕其中会有不少是没有家人前来所以民政局不得不拿到手里的情况。生前无人依靠,死后孝子多多,何止某个老汉呢?

还看到了开胸验肺的新闻,发生在河南,一个工人为了证明自己得的是职业病,不得不自费到医院去打开胸膛,这真是说了掏心窝子的话了,不掏,法定诊疗机构不承认他得的是职业病。又有一个以身试药的故事,发生在黑龙江,一个姐姐为了推翻司法机构对其妹妹“服药自杀”的结论,无奈自己买了同样的药在公安局当场吃下,并拒绝一切治疗,没有死掉,才换回了一个重新鉴定的机会。这些都是小事,争什么呢,值几个钱啊?

我们确实是在一个分化的时代。一条命,赔偿20万元,这几乎是一个定理了。依传言而论,中石化的一个吊灯,就可以值60条命,能说不壮观?即使如中石化所说,那也值七八条命,如果这样的吊灯被毁坏了,那真是“你拿命来都不够赔”。

生命不可替代,但赔偿只是20万而已。奢华身外之物,但吊灯可值千百万。需要多少赔偿价值20万元的人,才能供养一个配置天价吊灯的国企、厕所装修50万元的机关和受贿1.95亿的贪官呢?站立在每条命20万元的人身上,多少人眼界大开,称颂着优越与富强,而那些每条命20万元的人则在实践“死也要下矿井”。人生境界,真是不止天壤之别。 (原题:天价吊灯与20万命价的眼界) (本文来源:华商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