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能戏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2/06 12:34:41
历史不能戏说
先说说我的感觉,文化领域对一些满清皇朝的宣传太泛滥了,令人们反感,很不喜欢,戏说当成正史。从康熙微服开始,纪晓岚和?这些至少还打个戏说的牌子,康熙王朝简直是歌功颂德了,施琅大将军的出现一下把握震懵了,如此歌颂一个贰臣世风日下不过如此,哪知道随后吴三桂、洪承畴等大汉奸纷纷翻案,一个个人五人六,真的以为中国人是傻子,真的以为老百姓好骗?岳飞文天祥也成了罪人,幸好日本没有占领中国!文化领域汉奸翻案风刮变了全中国,大鬼小鬼都跑出来了,国人目不暇接之余也引发了中国文化道德底线的大反弹,好响的一掌,虽然方式有待商榷,但是这位青年的的理由绝对是充分,如果换成其他方式例如水果鸡蛋的油漆或者其他方式,我完全百分百的赞同。
    看到新闻后还真挺高兴,历史被他戏说的差不多了,满清被他美化得差不多了,众多网友都想打了,我也想打,提法衣服这种事情都能吹牛,也该打了,很多网友都不理解为啥用打这种方式,因为没有其他方式了,那个反对他的网友有话语权,阎先生一直是避而不谈,真是大清王朝的好臣子!戏说历史的结果就是终于出击了人们的道德底线,挨着一掌算轻的,看看他都说了什么,连剃发易服这种无耻的行径都能美化,我为他的良心而感到悲哀,作为一个少数民族如果有人说成吉思汗如何丰功伟绩,我只会淡淡一笑告诉他,那是用白骨堆成的,设若你我在那个时代必然是处于社会最底层人物,任人鱼肉。
   
    前一段时间有人将文天祥等人贬低,我也很生气,文天祥丞相是中国的民族英雄,千秋万世得人间尊重,到了现代反而被废,真是讽刺,难道下次有人侵略中国就不抵抗了,我虽然是蒙古族但是也很尊重文丞相,当然与我们家族很早以前是汉族有关,幸好蒙古族中没有那么多写手为蒙元吹嘘,我们蒙古族杀人可以成为世界纪录,幸而现在社会不需要成吉思汗了,现在也有不少蒙古族为成吉思汗自豪为他鼓吹,幸好影响不大,否则我们的脸真的被丢尽了。
   
    满清入关,不仅是汉族的悲哀,也是其他各族的悲哀,蒙古族被满清软硬兼施内外蒙古人口一度仅有五十余万,也因此向我们家族这种在满清时期被蒙古族王爷收入蒙古籍成为蒙古族一员,草原是我们的家乡啊。但是我虽然是蒙古族没如果有人美化蒙元我也会指出来,这是历史,任何屠杀都不应该被美化,秦朝因为暴虐被史书痛骂,项羽因为屠城而失天下,蒙古几乎沿着亚欧大陆杀了一圈百年而亡,随后蓝玉血洗捕鱼海,历史上以极端暴力建立的国家总会如昙花一现般消亡,被历史所湮没,人们不会记住他们,就是记住也是谴责。可能是现在社会上一片拜金主义、实利主义、个人主义泛滥,才会催生出一批例如阎崇年之类的学者文人,本来中国古代的文人学者都该站在道德的一面来谴责非道德,可是如今文人的风骨已经随着中国传统的流失而远去,我们只能在书中去缅怀那一群风骨佳人,遥望历史,华夏大地正是由一批前赴后继的贤者士人在支撑着中国文化的脊梁,几千年的风雨都已经过来,却在现代文明的压迫下不断失去那令人醉心的颜色。我从来都想不明白在现代号称人文社会中,纪念一群屠夫或者为屠杀美化,到底能给中国带来什么?
   
    作为一名文人学者,著名专家阎先生显然违背了一个历史学者该有的原则,无限制的为满清皇朝,涂脂抹粉,清王朝的血腥被他掩饰的好像天堂一样美好,这非常得不正常,前几年对岳飞文天祥的评定,就是一个信号,我们的学术领域是不是出现了问题,民族英雄都能随意的抹掉,中国还有什么历史能拿的出手。文人的良心难道真的被金钱和名利吞噬殆尽,哪么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还有什么希望来看待所谓的现代人文社会。
   
    写完这篇文章之后,也和几个朋友谈一谈,交流意见。有位朋友认为我对成吉思汗不够尊敬,其实我无意对成吉思汗作人身攻击,他本人的一生以及当时的背景都决定他只能做一头狼,不断的去掠食,杀人对他是天经地义,但是对我们不一样,我们生活在现代社会中,野蛮早已远去,现代的我们对着小偷都会默不作声,而我们如果在那个时代或为鱼肉或为禽兽,成吉思汗本人即便是生活在这个时代也只能默默无闻!
   
    时代不同,站在我们这个时代看成吉思汗以及他的军队就是野蛮地代表,杀人对他自己是没有任何问题,他自己就是一只苍狼,一只在文明社会无法出现的狼,谁都不希望现代社会还有这种人。我们纪念成吉思汗仅仅是他创造了蒙古族这个名,还有他那时时惊醒世人白骨如山的功绩,有人恨有人爱,但是野蛮终将会过去,世界终究是向着文明前进的,我们回不到那个时代!
   
    我们很多人很多部落的蒙古族同胞都是蒙元后才加入蒙古族行列,我们毕竟不是蒙古嫡系,看问题总算超脱一些,当然蒙古嫡系也不多了,或者也是历史的惩罚!站在文天祥丞相的墓前,心中沉甸甸的,隔着漫漫时空,似乎看到一个文人清澈的眼睛在面对蒙古大军那淡淡的嘲讽。
   
    古人有语,杀人不过头点地,满而清的行为太可恨,阎某人为满清招魂太可恶,到了今天该反思学者不仅是阎崇年一个人,杀人好算侮辱难消,剃发易服是一种精神上最大的侮辱,文明在那一刻被野蛮彻底侮辱,留下了一群精神被强奸的人,一个残缺的国度,对比一下历史上其他以残暴闻名的国家,秦始皇项羽成吉思汗等人或者是坏人恶人但不是小人,而满清太小人了,既让人痛恨也让人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