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第一勇將 刘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12/01 04:52:08
明末第一勇將 刘綎
刘綎(1558~1619),字省吾,都督刘显之子。勇敢有父风,年轻时就因父荫任指挥使。1573年,随刘显征讨九丝蛮人叛乱,先登,擒获酋长阿大。1582年冬,缅甸进犯永昌、腾越。1583年春,刘綎受封游击将军,担任腾冲守备的任务。刘綎先是率兵迫降了连结缅甸反叛的岳凤,接着又大破缅甸军。战后被封为副总兵。  刘綎是将门之子,继承了其父部下的骄兵悍将,威名极盛,但他性贪,治军无方。不久因为部下掳掠激起了叛乱,被降职。  1585年,罗雄地区土豪者继荣发动叛乱,为患广西师宗、陆凉诸府州。巡抚刘世曾调兵抵御。恰好刘綎来到,刘世曾大喜,命他与裨将刘绍桂、万鏊分头进击。刘綎直捣者继荣大寨,攻克。又连克三砦,直追至阿拜江。者继荣部下斩其首来降,叛乱被平定。当时刘綎斩首仅五十余级,而招降了万余人,舆论称他不乱杀人。起初,有人说刘綎私藏财物,所以没有为他记功。刘世曾为他辨白,于是获赐白金。1592年,日本入侵朝鲜,明出兵救援。刘綎请缨率川兵五千赴援,在于日军的战斗中互有胜负。刘綎戍卫朝鲜期间,贿赂御史宋兴祖。宋兴祖告发了他,按法律应该革职,因为功多才仅仅将他降职。  1597年五月,日军再次入侵朝鲜,刘綎受封御倭总兵官前往救援。1598年二月抵达朝鲜,杨镐、李如梅已经战败。经略邢玠分明军为三路,中路董一元,东路麻贵,西路刘綎,陈璘专门率领水兵。刘綎在水源扎营。日军也兵分三路,小西行长据守顺天,壕砦深固。刘綎想诱擒擒小西,派遣使者表示愿意和他约期相会。使者三次来到,刘綎都单骑在路上等候。小西行长相信了他,准备与他相会,刘綎部卒泄露了他的谋划,小西行长得知后大惊逃走。刘綎只好硬攻,开始进攻失利。监军的参政王士琦大怒,扣押了刘綎的中军官。刘綎害怕,奋力进攻,连败日军。后来,丰臣秀吉死讯传到了日本军中,日军逃走。刘綎趁夜袭击,夺取栗林、曳桥,斩获颇多。班师后,刘綎被加封为都督同知,世荫千户。于是移师出征早于1590年已经反叛的播州宣慰使杨应龙。  明军兵分八路,刘綎受命担任最为重要的綦江一路。杨应龙知道刘綎的厉害,增兵扼守要害。1600年正月,诸将攻克丁山、铜鼓、严村,直捣楠木、山羊、简台三峒。峒内地势险峻,杨应龙部将穆照率兵数万连营把守,诸将颇为忌惮。刘綎分兵攻其三面,大战于李汉坝,生擒其首领,敌军逃跑入峒。明军乘势攻下三关,直捣峒前,纵火焚烧,叛军死伤甚众。明军攻克三峒,擒获叛军将领穆照、吴尚华。当日刘綎督战时,左手持金,右手挺剑,大呼:“用命者赏,不用命者吃剑!”于是大胜。杨应龙派其子杨朝栋、杨惟栋及部将杨珠率领精兵数万,由松坎、鱼渡、罗古池三道并进。刘綎在罗古伏兵万人,营外伏兵万人,其余的兵马策应。叛军一到,伏兵尽起。一战斩首数百,追杀五十里。叛军聚守石虎关,刘綎也掘堑对峙。他故意逗留不前,百般推托以要挟朝廷,受到弹劾。他闻讯后辞任。总督李化龙认为刘綎对平叛不可或缺,向朝廷积极推荐他。刘綎这才继续作战,越过夜郎旧城,连克滴泪、三坡、瓦窑坪、石虎诸隘口,直抵娄山关。娄山万峰插天,中间的一条小径才宽数尺,叛军设木关十三座和排栅深坑等诸般工事,防守严密。刘綎分奇兵为左右二路,绕到关后,自率大军仰攻,攻下关口,追至永安庄。刘綎持重,担心叛军突袭,联诸营把守:一营占据娄山关,一营占据白石口,一营占据永安庄。都指挥王芬,有勇无谋,被叛军袭杀,守备陈大刚、天全招讨杨愈同时战死,损失士卒二千人。刘綎得知后,亲率骑兵救援,部将周以德、周敦吉分两翼夹攻,大破叛军,追至养马城才回。杨应龙几乎被擒,从此不敢进犯娄山。刘綎坚壁固守十余日,出击攻克后水囤,汇合马孔英军和吴广军,直逼海龙囤下。平定杨应龙叛乱,刘綎居功最多,但不久就因为贿赂被罢官。  1608年,云南阿克发动叛乱,刘綎被重新启用,任讨贼总兵官。未到,叛乱已被平定。1612年,四川建昌的倮族发动叛乱,刘綎受命征讨,大小五十六战,斩首三千三百余级,倮族人几乎被杀光。刘綎性情骄横,虽多次被罢黜,依然如故。曾经殴打马湖知府詹淑,被罚奉禄半年。  1618年,因为辽东后金势力逐渐坐大,刘綎又被启用。1619年二月十一日,担任经略的白痴书生杨镐在辽阳誓师,出征后金。结果在祭祀时屠牛刀不利,三次才砍下牛头。在阅兵式上,刘綎养子刘招孙在演武时居然因为枪柄腐朽,以致枪头当场脱落,可见当时明朝武备废弛到了什么程度。  明军总数8.8万余人,加上叶赫军和朝鲜军,共有11万左右,号称47万,后金则有精兵6万余人。明军虽然数量稍为占优,但是质量处于绝对劣势。杨镐完全不顾这些事实,错误地制定了“兵分四路,分进合击”的战术,命令刘綎及杜松、李如柏、马林分兵四路出师。刘綎率领的东路军有兵马4万,由宽佃,副使康应乾监督,游击乔一琦监督朝鲜军并进。理论上刘綎是四路中最强的,兵力最多,但实际上是各地的杂牌军,而且参战的万余朝鲜兵战斗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加上刘綎长期镇守蜀地,喜欢用蜀兵,也看不起其他部队。未等到部队集结完毕就率领本部兵马出击。《光海君日记》记载:朝鲜元帅姜弘立曾问刘綎:“然则东路兵甚孤,老爷(即老刘)何不请兵?”刘綎回答:“杨爷(杨镐)与俺自不相好,必要致死。俺亦受国厚恩,以死自许,而二子时未食禄,故留置宽奠矣。”姜又问:“进兵何速也?” 刘綎回答:“兵家胜筹,惟在得天时、得地利、顺人心而已。天气尚寒,不可谓得天时也,道路泥泞,不可谓得地利也,俺不得主柄,奈何?”  刘綎率兵急进,但是道路崎岖难行,丛林密布,而且后金军还布下了很多路障。刘綎连克牛毛、马家二砦。三月二日才到达浑河,此时杜松与马林两路兵马已经败亡,而由于通讯不畅,刘綎竟一无所知。途中,刘綎与后金的侦查骑兵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颇有斩获,士气还比较旺盛。努尔哈赤得知后,使用诱敌之计,派出扈尔汉率精兵五百余骑挑战,然后且战且退,将刘綎军诱到地形十分复杂,易于设伏的阿布达里冈。后金军早已经在此设下大量伏兵:努尔哈赤派四贝勒皇太极隐藏在阿布达里冈上的丛林中;二贝勒阿敏潜伏在山冈的南面,以待放过刘綎军一半后,从中段截击;大贝勒代善在山冈隘口处埋伏,准备进行正面冲击。一切准备就绪后,又派投降的汉人装扮成杜松的兵丁,手持从杜松处缴获的令箭,引诱刘綎,又以刚刚缴获的杜松的大炮进行“传报”。刘綎听到炮声后,唯恐杜松得了头功,急命全军火速前进。阿布达里冈一带,道路险峻,马不能成列,兵不能成伍,刘綎下达了兵马成单列前进的命令。  三月四日,刘綎军进至阿布达里冈,隐伏在山顶、丛林、隘口的后金伏兵四起。阿敏突击,由于刘綎军单列,一举就将其截为两断,并全力击其尾部。皇太极趁势从山上冲下,击其首部。代善则全力突击,漫山冲杀,使明军无法结成阵势。刘綎手舞他著名的一百二十斤镔铁大刀奋战,左臂中箭,又战,右臂受伤,仍鏖战不止。自巳时战至酉时。他面中一刀,被砍去半边脸颊,仍左右冲突,手杀数十人,身中多箭,最后力竭而死。其养子刘招孙全力来救,手杀多人,也战死。后金军随后又颇降了远远落在后面的朝鲜军。朝鲜元帅姜弘立、副帅金景瑞投降,明监军乔一琦投崖而死。至此东路军彻底失败,努尔哈赤的后金取得了萨尔浒之战的最后胜利。  刘綎于当时诸将中最为骁勇。他力大无比,能单手托起一张放满酒菜的八仙桌;擅使大刀,所用镔铁大刀重一百二十斤,马上轮转如飞,天下称“刘大刀”。他弓马娴熟,又擅用袖箭,曾经用墨在木板上随便画点,然后用袖箭掷去,无不中的。又曾经拉出战马数十匹,呼之俱前,麾之皆却,见者无不赞叹。刘綎平缅甸,平罗雄,平倭兵,平播酋,平倮人,大小数百战,威震海内,杜松等人也是当时著名勇将,居然一战全部战死,明军从此对“辫子兵”患上了恐惧症,再也没有发起过进攻,甚至没有胆量和后金军野战。而后金开始由战略防御转为进攻,不断蚕食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