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璞 : 这是在讲故事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6:35:11

这是在讲故事吗? / 抱璞

2009-07-03 09:57 | 阅读(599) | 标签: 民生, 社会, 法律 | 字号:大 中 小

这是在讲故事吗?

 

 

“公元2009年6月27日晚上,天气闷热,在北京南站“幸福里24号”的一个出租屋里,里外套间15个女性都已经睡着了。

28日凌晨零点,一阵嘈杂,睡在里屋的李淑莲被惊醒。里屋本来锁上的门,已经被钥匙打开,瞬间冲进十几个大汉,一色的赤膊光膀,腰胯间吊着大裤衩。(后经在场的人员证实,是13个人,其中只有一个上身是穿着老头衫的。门是房东高长水的女婿给打开的。)有一个大汉掀开李淑莲搭在胸腹部的上衣,说,就是你!起来。

李淑莲本能的抓起身边的裤子,被一把夺走,她又下意识地抓下正在墙上充电的手机,也被一把夺下。

两个大汉冲上来,一边一个,把李淑莲的胳膊往后拧着,就这样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把她拖出屋外!

一出门,李淑莲的后脑上就挨了狠狠几拳,一个凶狠的声音说,不许出声,出声就整死你。

李淑莲被突如其来的恶行吓坏了,打懵了,来不及反应,在恐怖和慌乱中又在胡同中被拖出20多米,拖出院子,扔到停在院门口的一辆面包车上。

同时被赤身裸体弄出屋子的,还有一个李春华。准备穿上的裤子就吊在脚踝上,被一个大汉横托着象展览似的抱出去。扔到车上。

李淑莲的头被按在车座上!

李春华的头和身子被按在车座之间的地上!

李淑莲听见李春华疼得哼哼:打死我了,疼死我了。

又听见一个凶恶的声音:不许出声,再出声弄死你,让你从地球上消失!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

这不是讲故事,这是王荔蕻女士的最新博文<令人发指的暴行,正在北京发生>描述的真人真事.李淑莲是山东龙口人,因为来京上访而遭此厄运。

而这件事就发生在天子脚下、首善之区—北京。

无独有偶,前不久也是山东,临沂一个叫姚晶的上访者,被截访人员打得脾破裂及颈椎受伤,才刚刚出院,此时还没有完全了结。今又出了李淑莲赤身裸体在深夜被拖出扔进面包车。

也是山东,新泰县的孙法武进京上访,刚走到泰安就被一面包车上的三条大汉,强行挟持回去送往神经病院,手机被抢不准与家人联系,手脚捆住强行撬开嘴巴硬塞进三片药片,昏死过去。待其醒来后被强迫写下“决不再进京上访”的保证书,才得以释放回家。

这只是极少暴露出来的几例,更有被推土机封门掐断电话线严密监视的;被拖回去打死的;还有孕妇超生临产被强行注射至胎儿和孕妇致死的案件,家人抬着尸体上访,被追回化几万元封嘴的……

仅是山东的嘛?不是!仅河南一年的截访费用就高达三百多万元。

也不仅是河南,山西,河北,甘肃,不说全国都有,上网一查吓你一跳。

上访犯法吗?没有人敢说犯法!但就不让你去!这截访犯法吗?也没有人敢说合法!但照样横行乡里还不说,还能在天子脚下肆无忌惮的抓人拘押,这岂非咄咄怪事!

那这不犯法的访民,被犯法的截访,殴打、摧残、致死、送精神病院,这到底是为了什麽???

道理很简单:在有些人那里,只要是你批评了他不想让你批评的,你举报了他不想让你举报的,你公开了他不想让你公开的,你就有错,乃至有罪,“诽谤罪”、“破坏安定团结罪、”甚至“颠覆国家政权罪”……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们的权力不是法律赋予的,是上级部门认定的。他们只对上级负责,按照上级的指示去做。什麽“依法治国”、什麽“法律赋予的权力”那都是写在纸上的,贴在墙上用来宣传和做给别人看的,和实际的事情,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沾不上边!

今天我一打开电脑,看了王荔蕻女士的最新博文《令人发指的暴行,正在北京发生》后,一整天都如鲠在喉,愤懑烦躁,想写写不下去,不写又难受的不得了,憋至现在,随成此文。

最后,想起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罪与罚》中的一段话,:“不知怎的,人被分成两种:常人和超人,常人应该规规矩矩,无权犯法,因为他们都是常人;超人就不同了,他们有权任意犯罪,任意犯法,因为他们是超人。”

思考这件事,我有一篇博文《关于制度与人性的思考》,到底是制度出了问题?还是人性有了毛病??还是制度和人性都出了问题和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