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官僚资本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07/22 00:53:28

反对官僚资本家

曹久强

    背景: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的最新一份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较详细地记录了社会不同阶层的经济收入:截至今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1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下的非法所得。

    目前中国社会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官员子女经商,开办私人企业。也就是说,以此形成了一个官僚资本家阵营。在旧中国,以蒋宋孔陈为首的四大家族就是中国的第一官僚资本家,他们为首的官僚资本家是旧中国的三座大山之一。

    官僚资本家也是资本家,也雇佣工人,也剥削工人。官僚资本家是一般意义资本家的变异,是官僚依靠特权衍生出来的资本家的变种。这种资本家依靠权力产生,依靠权力经营运作。由于官僚亲戚、子女开办这样的私人企业,钱来源于官僚特权,几乎没有经济成本。同时,依靠官僚特权,垄断市场或者某一个固定的领域,没有竞争压力,或者拿到一个政府需要的项目,有非常稳定的收入来源。因此,这样说的私人企业没有强烈的市场风险压力,也没有市场竞争压力,也就没有不断追求科技进步、管理进步的压力。这样的官僚资本家企业很多不从事生产,而是买空卖空,即通过从国外、国内买入产品,以垄断渠道销售出去,从而稳收经济利润。有人把这种资本家也称之为买办资本家。可以说,买办资本家是官僚资本家中的一个分支。

    由于官僚资本家没有竞争压力与风险压力,没有进取心,从而不能推动生产力的进步,而且还挤占一般民族资本家企业的市场。因此,民族资本家也看不惯官僚资本家,也对官僚资本家依靠垄断与权力获取高额利润感到不平。毕竟,民族资本家付出的风险、努力比官僚资本家多很多,而所得却还少,谁能不感到气愤?所以,民族资本家也是反对这样的官僚资本家。

    对于一般民众而言,官僚资本家的产生就是官僚腐败,窃取纳税人的钱为自己牟利。同时,官僚资本家的企业依靠垄断也损害了群众的消费利益。因此,一般群众也是反对官僚资本家。可见,官僚资本家是人民大众与民族资本家的共同反对对象。官僚资本家的存在是对于社会所有阶层的不公,也是拿着资源不发展生产力,导致社会发展前进缓慢的一大因素。

    对于一般意义的资本主义国家(即按照历史规律一步步发展的资本主义国家)来说,他们是反对官僚资本家的,他们主要是要保障本国民族资本主义企业的正常市场竞争与发展。因此,在资本主义初期,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存在了一些官僚资本家。但是,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官僚资本家的危害被看清,在人民以及本国民族资本家的压力下,最终基本消灭了官僚资本家,即建立了现代西方相对公平的资本主义市场秩序。在这个秩序下,官僚依靠权力产生官僚资本家的可能性被大大降低。于是整个西方市场经济实现了各国民族资本主义企业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就保证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生产力持续的发展。

    但是,作为后发展起来的第三世界资本主义国家以及部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由于本国各项社会、经济、政治、司法制度处于不完善的阶段。本国的资本主义生产力也处于发展初期,于是很容易跟几百年前的西方国家一样出现依靠权力开办、经营私人企业的现象,于是这些国家多多少少产生了一部分官僚资本家。不过,以拉美国家中这种现象非常普遍为典型。同时,很多人也把官僚资本家开办私人企业称为权贵资本主义,把这样的广泛存在官僚资本家的市场经济成为畸形的市场经济。这样的市场经济也被称为坏市场经济。

    中国作为第三世界国家,也不例外。我们的各项社会、经济、政治、司法制度也处于不完善的阶段,于是,在中国也出现了很多依靠权力考办企业的官僚资本家,从而出现了中国的亿万富翁很多都是高干子弟的现象。特别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按理社会主义要消灭资本家,更不应该出现腐败下的官僚资本家。但是,由于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公有制企业没有完全成熟,社会存在大量的私人企业(民营企业)。中国共产党内部也混进了很多原本没有共产主义信仰的投机分子,这些人还当了官,于是,他们依靠权力,腐败堕落。这种腐败堕落不仅仅表现在贪污腐败、穷奢极欲上,而且帮助自己子女、亲戚成为了官僚资本家。于是,中国也是出现了权贵资本主义。这种官僚资本家不仅仅是对于社会主义的挑战,也是对于中国民族资本家(民营企业家)的挑战。因此,官僚资本家是全社会的斗争对象。

    在目前中国,高干子女出任国企老总,如果没有贪污腐败,没有开办自己的私人企业就不算官僚资本家。因为,国企还是国民的,不是哪个私人的。但是,高干子女出任国企老总,骄横跋扈、家长制作风,这是很不好的国企内部作风。他们与官僚资本家应该区别开来。国企老总骄横跋扈、家长制作风只能算是人民内部矛盾,可以依靠国企民主化消灭这一现象。

    对于官僚资本家,新中国成立的时候就是没收官僚资本。因此,我主张没收一切依靠权力产生的官僚资本家的私人企业,使之集体化,分给原来官僚企业中劳动工人。对于民族资本家也就是一般意义的资本家(民营企业家),我主张没收非法所得即剥削所得。但是,这些资本家在企业的劳动工资应该保留。除去民族资本家工资以外的利润应该分给民营企业工人。具体分配比例由企业工人依据在企业劳动年限,职位技术差别、劳动努力程度来综合评定,由工人民主讨论,民主投票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