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赞逯军讲真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7/06 21:16:53

再赞逯军讲真话  

杨开亮

 

杨老21日晚作罢《赞赏逯军讲真话》胡乱贴出去,第二天鸡叫头遍就动身外出公干去了,一路上不仅春风得意,还浮想联翩,盖逯军先生是杨老亲自表扬的官员,逯军先生将从此福星高照, 轻则上峰嘉奖,重则加官进爵,说不定连升三级也未可知。昨晚风尘仆仆赶回来,兴致勃勃上网一瞧,鄙大作已被转贴成一片,跟帖不断,正在得意,两帖赫然映入眼帘,一云:逯军已被隆重停职;一帖矛头所向直指杨老:党报就是要替党说话,谁不同意就就先打掉他的饭碗。杨老天性胆小如鼠,大惊失色,吓得半死,苍颜白发,颓乎其中。杨老认为:失节事小,饿死事大,逯军去留好商量,惟砸饭碗一事,此乃性命攸关之大事,涉及杨老的生存权,万望刀下留情,不可乱开杀戒。遥忆大跃进三千万人活活饿死,杨老命大好不容易挺到新时代,怎么又在我老汉的肚子上打注意?祸从口出,古今一脉相承,逯军先生停职缘于口,有人要砸本人的饭碗亦缘于口,令人不寒而栗。

 

我们尽管生活在一个皇帝穿新装的时代,禁忌比《玉匣记》还多,敏感词多如牛毛,但真的连一个说真话的小孩都容不下吗?我们这个民族对假话的耐受力真的进化到如此冥顽不灵的程度,乃至听到真话就义愤填膺,恨不得分而食之,不可思议啊。真话可能难听,但那是事实;假话可能中听,但那是哄人骗鬼的,我们愿听真话还是假话?譬如一头狮子对一群羊说:我是食肉动物,你们是食草动物,我们是两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作为狮子我只能替我的种群服务,我深知诸位的生命弥足珍贵,但当我们庞大的胃口面临抉择的时候,你们不过是一顿丰盛的大餐而已。于是羊群一哄而散,;另一只狮王对另一群羊说:我们是一类啊,你看,我们都长着毛,都是四条腿,那些没有长毛的两脚直立行走的家伙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虽然我们的牙齿和胃的构造有点区别,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共进晚餐,共享草原的和谐与美丽,于是羊群欢呼雀跃,三呼万岁。于是草原上的羊们和狮王纷纷谴责该狮,认为狮先生不替羊民说活,而且把狮王与羊民对立起来是极端错误的云云。呜呼,我们是万物之灵的高等动物,怎么居然退化到羊民的智商水准上了,狮王震怒,情有可原,羊民埋怨,又为哪般?鲁迅先生痛声疾呼“愚民是愚民政策的结果”,难道愚民政策真有如此强大的功效?

逯军先生实诚,口无遮拦,结果因言获咎,先有组织部门将其拒之门外,后有人民日报评论员将其就地正法,理由居然是“缺乏党性修养”,言下之意是讲了不该讲的真话。逯军先生年轻涉世未深,要是遇到杨老这种老奸巨猾而“修养极高”的滑头,应付几个毛头记者还不是小菜一碟:“党和人民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三个代表学过吧?党要代表人民的利益。盖点小别墅,只有让代表们住进别墅,,才能给人民腾出更多的经济适用型住房,我向你们保证,百年以后,大家都能住上别墅,如果住不上,你来找我杨老算账。我党的政策是百年不动摇,决不会与时俱进,说了不算,请你们放心。一会儿吃饭喝酒,喝完酒桑拿一条龙,如果不满意,再去贵州习水转转”。杨老巧舌如簧,把记者哄得不知东南西北,怎能曝光?记者满意,上峰满意,人民满意,岂不皆大欢喜?逯军先生错就错在讲人话,而没有照本宣科复述杨老谆谆教诲的鬼话。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称:“相当部分基层领导,背离党的纲领,背离人民,为自己升官发财而工作,在他们眼里他们就是党,他们就是国,人民是什么,在他们的心目中.没有位置,只不过是被统治的对象。”逯军先生表达的不正是统治与被统治的关系吗?与似是而非的所谓先进理论相比,逯军的实话倒显得光明磊落,堂堂正正。

 

逯军先生就是那个说出皇帝没穿新装的诚实小孩,实事求是,天地分明,只不过我们大家假话听惯了,突然听到一句真话,反而无所适从,就纷纷指责讲真话的人。如果说逯军讲真话是缺乏党性修养的表现,那么,党性修养高的人就只能是口是心非的伪君子。一个伪君子掌握主流话语权的社会,必然是一个不敢正视真话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假话满天飞的社会,必然是一个鼓励口是心非的社会。价值观的颠倒取向,决定了社会行为的颠鸾倒凤。当所有人都变成精神病患者的时候,那个最正常的人就是最典型的精神病患者。一个颠倒是非、拒绝真话的民族又能走多远?

逯军先生被当地组织部门停职,被人民日报评论员口诛笔伐,官爵难保已成定局,上下夹击,其良苦用心一目了然,那就是威逼党政官员时时刻刻要口是心非,用“党性修养”统摄口舌,该讲的假话一定要讲,不该讲的真话一定不能讲。可叹逯军之后再无逯军第二,从此官场将噤若寒蝉矣。逯军是说真话的狮子,狮王不高兴,羊民也不高兴;逯军是说真话的小孩,皇帝不高兴,臣子也不高兴。

任何一个社会,当假话受到鼓励、真话受到打压的高压氛围一旦形成传统,一个民族的灵性也即将丧失殆尽;当我们大家都变成狂人的时候,那个正常人肯定第一个被我们绑在精神病床上。这就是逯军说真话的悲剧意义所在。

 

2009-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