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玉娇案,网络舆情持续激荡,越飚越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4/06/23 22:56:44
一、邓案大事记(截止5月26日23:30)

  10日晚,巴东野三关,邓案发生。

  11日,巴东警方第一次向长江巴东网等地方媒体通报案情

  12日,《恩施晚报》、《长江商报》等湖北媒体报道本案。

  当日上午,巴东警方第二次向社会通报案情,称三名地方干部强索特殊服务引血案。

  当日起,各网络均有较多转载,评论也渐多。

  15日起,估计此时也有外地媒体记者到达巴东。

  16日,网友“屠夫”到达巴东,开始不断发回现场报道。

  18日,巴东警方第三次通报案情,称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这彻底引爆舆论,各种媒体全面报道,各大论坛民意汹涌。

  19日,经网友“屠夫”联系,夏霖、夏楠两律师到达巴东,接受邓母、邓玉娇委托,开始有关代理工作。

  21日晚,邓母洗衣。

  22日,网友“屠夫”撤出巴东,在舆情聚焦与护送下,经万州、重庆,于25日晚抵达北京。

  当日,网友汉大赋等抵野三关,欲立烈女碑纪玉娇壮举,遭地方官吏坚拒。

  更多网友发出集结号,欲千里奔袭野三关。

  23日凌晨,巴东政府发表声明,称确认不存在强奸事实,并代表邓母声明解除与律师的委托关系。

  23日晚,邓母确认巴东政府代发的声明有效,并正式解除与两夏律师的委托关系。

  24日,邓母在政府的牵线搭桥下,与汪、刘两律师签订委托书。

  25日晚,两夏律师声称其委托仍然有效,将坚守巴东,并在媒体见证下,代表当事人邓玉娇向巴东公安局,提交针对黄德智的控告书。

  26日,相关各方进入沉思、长考阶段。

  二、网络舆情综述

  18日,警方第三次通报后,邓案已成为全国性事件,板砖横飞,口水成洋。

  23日,自知悉邓母洗衣和巴东政府声明后,网络群情激愤,万贴齐发,持续至24日。

  25日白天,据传媒体被要求收紧对邓案的报道。网易、搜狐已鲜见相关报道,网易更是多日以来就关闭了对此案消息的评论,着实鲜明展示了网媒之耻。唯新浪在此案报道中给予了较多的关注。其它各大主要新闻网站或平面媒体的网络版,在其新闻网页都减少和消灭了对此案的报道。

  舆情主战场再度回归到各大网络论坛。

  25日晚,各大论坛挑灯夜战,猛盖高楼,其中尤以凯迪为最。

  对由邓案引发的舆情风暴,现按媒体分类简析如下:

  1、平面媒体

  《恩施晚报》、《长江商报》等湖北地方媒体,中规中矩地完成了媒体的基本职责。他们较快地报道了本案,当然他们当时肯定也想不到本案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潮。而且,其后由于皆知的原因,湖北地方媒体已退出了对本案的报道。

  《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有力地接过当地媒体交来的接力棒,重磅出击,犹如三把利剑,劈开了邓案的重重迷雾。

  《中青报》、《东方早报》、《扬子晚报》等,也有若干言论振聋发聩,拉高了邓案的声势。

  CCTV的《新闻周刊》等节目也报道了邓案,促使人们以更加严肃的态度来看待邓案。

  2、网络媒体

  A、门户网站

  网易:媒体之耻!!!

  搜狐:首鼠两端。

  新浪:颇为难得、颇为不易。

  长江巴东网:系巴东政府网。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该网发出的是何种声音,想必人们能自知。然而,有一点要指出,该网不象很多出现敏感事件的地方网站那样,为了避免尴尬,干脆一关了事。而是坚持上线,确实也还体现了一些气量。而且,该网的峡江论坛,一如所料地迎来了很多外地访客,虽然很自然地有关言论、贴子会经过严格审核,也有很多删除,可是该网确也保留了一些不同的声音,这也不象绝大多数地方网站那样,尽是米汤和颂歌。

  B、论坛

  凯迪:动辄四、五百楼的高度,甚至有《【控告书】控告人:邓玉娇。2009年5月25日》这样近1000楼的贴子,当然地成为邓案舆情风暴的中心和主战场。

  中华:这个论坛的大批爱国青年,相当不易地认清了自己的屁民身份,不再以统治者的思维来看问题,转而为玉娇大声鼓与呼。因而,也成为邓案舆情风暴的第二主战场。

  另:铁血、乌有的情况类中华,但战场规模稍小。

  百度巴东吧:也是一个人声喧哗的论坛。

  各大地方论坛也是言必谈邓案,有力地扩大了邓案舆情风暴的影响力。

  天涯:彻底阳萎、彻底堕落,完全退出了邓案报道的主战场。天涯那些以往也曾意气风发的斑主们,仿佛就怕邓玉娇的刀也会割掉他们的鸡鸡一样,对这个烈女是何其惶恐,何其冷漠!

  强国、新华、复兴、环球:这些老大媒体所办的论坛,居然也颇为开放地热议邓案,甚至在25日其它媒体、论坛有所收声的情况下,它们依然畅所欲言、兼容并包。这让人颇感意外,或许它们的态度,在预示着什么,或许会为邓案再起波澜埋下伏笔。

  三、其它景象

  1、女子行为艺术。中华女子学院的42名学生声援邓玉娇,并在街头展示“我们都是邓玉娇”的行为艺术。这既让人意外,也让人欣慰。众所周知,很多年以来,大学生就已被养成一群自珍自爱的群体,除了少数他们身边的同学受到伤害的事件,他们会站在一起围观、聚集一下以外。对社会上的事,他们是茫然无知,不为所动,仿佛他们可以在校园生活一辈子,校园外是与他们毫不相干的世界一样。这一次,这些女生的出声和行动,太不容易,让人感慨,或许总有很多象征意义和较大的联想空间吧。

  而又让人嗟叹的是,居然是女生们走出了这一步,那些男生们哪里去了?或许,他们还真不明白什么叫承担,什么叫责任,他们还忙着玩网游哩。

  2、邓玉娇公民后援团。继北京的一些后改革学者发出要求立即释放邓玉娇的公开信后,一些公民行动接踵而至。是的,行动、行动,要行动才能维权,要行动才有意义啊!

  3、左右大联盟。诚如很多观察家所言,邓案是近年来少有的,左、右两翼民众共同呼喊、并肩行动的重大公共事件。改革三十年了,难得在重要事件上取得这么大范围的共识,或许我们的改革推行者们要为如此重大的成就,而无比心安、无比感动吧!

  4、网友急行军。据传,现在已有约2000名网友正在向巴东集结,希望实地考察该地风土人情。而地方当局已敲锣打鼓要求地方百姓,不得向过往商旅提供食宿。看来,这将是一场非常辛苦的野营啦。

  5、妄论。在下以为,邓案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潮,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有一条隐约的传言,在挑战和刺激着亿万民众脆弱和敏感的心灵。据传,曾有相当高级的领导指示地方(指州、县,下同),称人和证据都在地方手里,怕什么呢?不要理会外面的流言蜚语,照自己的想法办就是了。

  从邓案起伏,我们仿佛能看到这条传言的影子。其实,邓案初起,地方上可能是基于形象和面子的考虑,以及惯性思维的影响,对案件是有所遮掩,但也未想到要全面颠倒,只是还拿不定主意,还在思考对策,等待指示。随着舆论关注加强,地方更不敢造次。

  18日,警方第三次通报,表明该传言是在实在地发挥作用,但也由此极大地激怒了民意,邓案影响迅速升级,被放大为全国性公共事件。邓案就完全超出了地方的处理能力,而由更高层接手。地方上此时其实已有悔意,已不想被此案拖下去了,因为三小吏与地方的利益瓜葛与牵连根本不大。然而他们已无法回头了,更高层已披挂上阵了,他们也就只好诚惶诚恐、三心二意地做好端茶送水的伺候工作了。

  另一方面,现在对邓案的讨论虽有收紧,然也还有较大空间。也表明,其实最高方面还在观察,态度还未明朗,这也为邓案未来走向增加了更多的变数。

  在五六月之交,邓案也因而显得更加诡谲。

  6、展望。邓案影响扩大后,社会上各色人等均加入了这场看似口水横飞,实则刀光剑影的攻防大战,不同群体都将自己的利益诉求加于邓案之上,使这个事实清楚的案子变得特别复杂,特别难办。甚至有的网友,将之比为民国末年之沈崇案。

  这才是邓案难以承受之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