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使化为己用:毛泽东拒绝白崇禧划江而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7:46:04
特使化为己用:毛泽东拒绝白崇禧划江而治   文章提供 于 2009-4-14 3:29:10 (北京时间: 2009-4-14 15:29:10)
  文章作者: 陆茂清    阅读时出现乱码? 解决办法
  4月21日凌晨,解放军打响渡江战役,白崇禧立体江防被迅速摧毁。刘仲容拿着白崇禧命其南回的电报去见周恩来,周恩来热情挽留他。“古语云鸟栖良木,臣择明主,共产党是真正的明主,毛先生是真正的明主。毛先生、周先生一再挽留,不胜感激,我决意留下,听从驱策。”

  上世纪40年代末,国民党800万精锐丧尽,南京政府大厦将倾,蒋介石被迫于1949月1月21日下野,副总统李宗仁代行总统职权。

  李宗仁上任后,就与亲密战友白崇禧达成共识:与中共谈判,以求早日结束内战。为探测中共的态度与条件,安排刘仲容(1903~1980)作为密使北上。

  “欢迎刘先生北来晤商”

  在国民党新军阀混战时期,刘仲容曾以桂系特使身份秘密奔走于中共和各反蒋派系之间。西安事变时,刘仲容又与周恩来恳切长谈,后应邀秘访延安,受到毛泽东接见。

  经由中共上海地下党的联络,传来了毛泽东的回音:欢迎刘先生北来晤商。

  辞行时,白崇禧强调了与中共“划江而治”的原则。刘仲容问:“要是毛泽东不答应呢?”“答应不答应是他们的事,你必须坚持不让。”白崇禧由于情急的缘故,显得武断而神情激动,“国军虽然损失严重,但还有强大的海军、空军,你告诉毛泽东,陆海空立体防御对付冒险横渡长江的木船,胜败之比是一百比零!”

  第一次会晤:拒绝李、白的“划江而治”

  3月下旬,刘仲容到达北平。在双清别墅毛泽东的住所,寒暄过后,话入正题,毛泽东未谈而先问:“李、白两位选择和谈结束战争值得欢迎,但不知是真心实意,还是步蒋介石的后尘,利用谈判备战再打?”

  刘仲容说:“蒋桂结怨久长且深,大有不共戴天之势,李总统与白总司令既担心蒋氏卷土重来,又怕与中共再战损兵折将。为保住桂系一点血本,保住现有的地位,权衡再三,谋求停战共处。”

  “刘先生说的‘共处’,是按我方所提的8项条款签约共处,还是……”毛泽东弹弹烟灰,把问号给了对方。

  “南京方面主张以长江为界,划江而治,与中共和平共处。”刘仲容加重了语气,“总之是,希望中共军队不要过江,对此,白总司令的表现尤为强烈。”

  “这是白崇禧的如意算盘。”毛泽东收敛笑容,“要我们不过江,这是不可能的啰。”

  刘仲容还试图说服毛泽东:“总司令估计,你们能用于渡江的部队不过60万,长江自古号称天险,加上陆海空立体防御,就凭你们的木船能过得了江吗?”

  “白崇禧的情报不准确,我军能投入渡江的正规军有百万之众,还有百万民兵。”毛泽东充满自信,“共产党由星星之火达燎原之势,关键之点在于得人心,也因此我们节节胜利,从黑龙江势如破竹南下,饮马长江北岸。几架飞机、几艘兵舰想阻挡我们,还不是螳臂挡车?”

  刘仲容放缓了口气近似央求:“如今你们处在了绝对上风,胜券在握,希望毛先生以宽大为怀,网开一面,给政府适当面子;于我,回南京也好有个交代。”

  毛泽东摇摇头:“古语云各为其主,刘先生的用心可谓良苦,然恕难接受了。我们不行宋襄公的仁义之师,必须过江!”

  第二次会晤:转达对李、白的期待与忠告

  4月2日晚,毛泽东再次会见刘仲容,告诉他以张治中为首的南京政府代表团已到北平,与周恩来等开始谈判,为“划江而治”各不相让,陷入了僵局。所以想请他回南京去,劝李宗仁、白崇禧在此历史转折关头顺应时势,勿再固执己见。

  刘仲容沉吟着道:“恐怕难有好的结果,昨天接到白总司令来电,称中共硬要过江的话,打乱了摊子就不好谈了。”

  毛泽东莞尔一笑:“说到底,白崇禧是要保住他的军队与地盘。这样吧,就请刘先生告诉他,和谈成功建立国防军时,我们请他继续带兵,把30万军队交他指挥,比他现在带的多得多,人称他‘小诸葛’,人尽其才,于国有利嘛。再有,我们过江后他看着不顺眼的话,可以退去长沙乃至广西,不妨订个君子协定,只要他不出击,我们3年内不进他的地盘。”

  对于毛泽东的表态,刘仲容着实感动:“毛先生如此宽容,名副其实大雅君子,我即日回宁,尽力劝说之。”

  劝说李、白碰壁

  4月5日夜间,刘仲容飞返南京。白崇禧听了刘仲容汇报后一脸愠色:“既然如此,仗非得打下去不可了。”

  刘仲容仗为知己,直抒己见:“共军势不可挡,战必败,又停战和平为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古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总司令还是顺应潮流为好,这于国家民族有利,也于总司令自身有利。”随之讲了毛泽东请他带30万国防军的话。可白崇禧一点也听不进:“我不在乎个人进退。你告诉毛泽东,划江而治决无退步余地,你还可告诉他,真的打起来,美国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在以后几天里,刘仲容又与李、白多次交谈,均毫无结果。

  刘仲容仰天长叹:“事难成矣!”也因此对李、白丧失了信心。

  第三次会晤:恳请“中共的朋友”留在北平

  12日,刘仲容再去北平。见面时,见刘仲容神色黯然,毛泽东已料到了几分:“刘先生此次回宁不尽人意吧?”

  “未能说服李总统与白总司令,请毛先生包涵。”刘仲容摇头叹息。

  毛泽东平静地说:“两家子的事,还须双方情愿嘛,你已尽到责任了。”

  “他们两个还是坚持划江而治。”

  毛泽东笑笑说:“这是一厢情愿,不可能的,我们一定要渡江,且为时不远,刘先生可以将我的话告诉他俩。还可告诉李宗仁,他如认为南京不安全,欢迎他飞到北平来,我们待以上宾之礼,对白崇禧同样优待。”

  刘仲容点点头:“我马上发去电报,由他们定夺。”

  “刘先生是我们的老朋友,我们希望你留在北平,参加新中国的建立与建设大计。”

  “感谢毛先生的看重与挽留。”刘仲容停顿了一下又说,“容认真考虑。”

  4月21日凌晨,解放军打响渡江战役,白崇禧的所谓立体江防被迅速摧毁,23日,南京解放,李宗仁逃往广州。白崇禧放弃武汉,撤往长沙。

  5月21日,刘仲容拿着白崇禧命其南回的电报去见周恩来,周恩来热情挽留他。

  “古语云鸟栖良木,臣择明主,几十年耳闻目睹,共产党是真正的明主,毛先生是真正的明主。毛先生、周先生一再挽留,不胜感激,我决意留下,听从驱策。”

  至此,桂系密使的神秘客刘仲容迎来了政治生命中的又一个春天。他受毛泽东之托,创办北京外国语学院,并出任“民革”中央副主席、七届全国政协常委。

  

  

  
来源: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