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科学院领导要向社会发布《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8:39:52
--社会上不同的解读和我的看法

      2007年2月26日下午,中国科学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社会发布了《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以下简称“宣言”)和《中国科学院关于加强科研行为规范建设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关于加强科研行为规范建设这类意见不希奇,科技部、中国科协都已多次发过类似的文件;发宣言,则的确如有人所说“在中国科技史上是‘破天荒的’”,不免使人要去看一看,想一想,为什么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在此时此刻发出这样一个宣言。

    在“中科院颁布《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关于加强科研行为规范建设的意见》”(2007-02-26中国科学院网站)的报道中,回答了这个问题,“当前,我国社会各界都在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十六届六中全会《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精神,进一步弘扬以“八荣八耻”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作为科研国家队的中国科学院努力率先垂范,向社会发布《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和《中国科学院关于加强科研行为规范建设的意见》等,就是为了在科技界进一步弘扬科学精神和科学思想,强调科学的社会责任和行为规范,同时也是为了促进中国科学院自身的改革和发展。”

    “宣言”不是孤立发表的,而是与“意见”结合发布,这就不是一般号召,配合有执行规范的措施。新闻发布会有中央纪委驻中国科学院纪检组长出席,我的理解就是显示了这种意义。

    那么在中国科学院系统,乃至整个中国科学界有那些问题需要规范呢?“宣言”没有说,作为宣言,从正面号召自然是比较妥当,但如此大张旗鼓,只能说明确实存在问题,而且已相当严重。

    人民日报的报道对“宣言”只说了一句“《宣言》主要从理性层面宣示了科学的理念”,而以七、八百字的篇幅介绍了“意见”,指出“这个新闻发布会明确了中国科学院科研行为的6条基本准则,并明确了科学不端行为的内涵、认定标准和处理程序。”(强调科学社会责任 加强学术环境建设

    新华社对这个新闻发布会使用的标题是“中科院发布《意见》 进一步规范科研行为”,里面的内容也是"宣言"一带而过(新华网北京2月26日电,记者顾瑞珍、崔静),着重在介绍"意见",而且对“意见”还单独发了一条新闻:“中科院发布《意见》 六条标准认定科学不端行为”。   

    科技日报在报道这个新闻发布会时,使用的标题就是“中科院宣示科学理念向科学不端行为宣战” ,目标很明确,无须多解释;中国青年报更是干脆:中科院重锤打击学术造假 六条标准整肃不端行为

    由此可见这些主流媒体都把中国科学院为什么要发表“宣言”和“意见”,理解为是为是要遏止学术不端行为。我认为应该如此理解。因为这也是公众心目中最关注的问题。中国科学院的领导能作此宣示,当然是值得欢迎的。

    不过,我以为赵南元教授对这个“宣言”研究后作出的评价:“宣言基本上正确陈述了科学的理念,对于公众了解科学理念起到了正面的作用。与此同时,也必须指出宣言中有部分陈述宣扬了反科学的主张,对于公众理解科学造成了负面影响”(科学理念宣言中的反科学陈述)是值得重视的,而且我感到这个负面影响已经在起作用,同样是对这个新闻发布会的报道,不同的人作出的解读是有不同的,当然这反映了新闻的多元化,有值得肯定的一面,但有一些解读中,正是利用了“宣言”那些赵教授指出的漏洞,转换主题,遏止学术不端行为这个目标变得不清楚了,甚至不见了,换为其他

    中国新闻社使用的标题是:“中科院科学理念宣言寄科学家社会责任”(02.27,作者:孙自法)强调了科学家的责任,当然可以,但他介绍出来的“宣言”,恰恰主要是赵南元教授认为有问题这部分。当然这位作者还另发有一篇“中科院设科研道德委员会防范科研不端行为”,但这就给人一个印象,“宣言”不是防范科研不端行为,而是另有所指。这在光明日报发出的“营造和谐的学术生态 ”中,表现得明确具体了,不仅将“克隆、停止生长……技术越发达,人类的传统伦理就越受到挑战”与汉芯事件、一稿多投……混杂在一起,冲淡了发布“宣言”和“意见”是要反对学术不端的意义。特别是还要人深思“在‘科学精神’的阐述中,有这样一句话:‘要求随时准备否定那些看似天经地义实则囿于认识局限的断言,接受那些看似离经叛道实则蕴含科学内涵的观点’。有人认为,用这句话来回应那些对中医药持否定态度的人再好不过了。发布会上,甚至有人开始猜测文中某些话是否有特定的含义。”说明中国科学院郑重召开的发布会,已产生了使人误会为是为了回应社会上有人否定中医或有其他什么目的的效果。

    在所谓“科学文化人”那里,他们把“宣言” 的出现,视为“科学主义退潮”,“欣喜地注意到,2007年2月27日,由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公开发表的《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中,对于科学的精神、科学的社会责任等,作了全新的论述。”

    但宣言中的大部分内容,其实是科学界一直所奉行的理念,并不是什么“全新”,而被他们摘出来的“新的论述”,也恰恰就是赵南元教授所指出的那些反科学的陈述。
    他们说:“作为中国科学院的官方文件,《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无疑反映了中国科学界高层的共识,因而应该被视为近年在国内科学文化领域最重要的文献之一。”(柯文慧:一江春水向东流——第五次科学文化研讨会备忘录,科学时报,2007年3月15日B3版)其中的一位,“科学文化人f4”之一,刘华杰先生,还单独在科学时报发表文章,赞扬“宣言”“是在199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科学大会之后,我国科学家自己批准、宣布的一份阐述科学与自然、与人类社会之间关系以及科学家应当担负之责任的重要文件。我个人非常感谢它的起草人。(社会契约与庄严承诺
,科学时报 发布时间:2007-3-15 )

    这里使人产生一个疑问:这个“宣言”是如何为“我国科学家批准的”?作为中国科学院的宣言,又是经过什么程序产生出来的?它能不能代表所有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我不清楚,刘华杰先生也许清楚,他要非常感谢“宣言”的起草人。

    不过,这一来又有了个问题,既然是“中国科学界高层的共识”为什么不感谢这些高层人士,偏偏要单独提出宣言的起草人来“非常感谢”?难道是高层并没有这样认识,而是这位起草人塞进了他的私货?如此严肃的文件,当然不致于此,但刘华杰先生这一非常感谢,难免使人遐想。

    还有,是不是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都这样认识呢?我看未必,更不要说整个中国科学界了。另一位“科学文化人f4”之一,刘兵先生,便不得不承认:“不可能使全中国百分之百的科学家都完全赞成这个宣言,其中自然会有一些争议。”(解读《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的现实意义,科学时报,2007-3-15)不过刘兵先生对那些有争议的内容也是评价很高的,通过2007年3月7日他在中华读书报发表的《对学术规范的重要规范 --谈中科院近来出台的两份重要文件》,可以看到,他透露给人们的,“宣言”和“意见”的出台,似乎是为了不许“私人打假”,在这上面大做文章,而对当前学术领域中存在的严重问题及如何去解决,竟可以只字不提。

    所谓“私人打假”,其实就是公众通过媒体对学术中的造假及其他腐败行为的揭露,不许“私人打假”就是不许群众举报和媒体干预。而从经济领域许多大案要案得到查处,可以看到许多是始于群众的举报。作为群众的举报,不可能要求他完全准确,这是常识,学术领域也应如此。但按刘兵先生的解读,“宣言”话“意见”出来就不行了,显然是那些有学术不端行为、搞腐败的人会弹冠相庆,也必然要受到反对学术腐败的科学家的反对,刘兵先生倒是多少有点自知之明。

    本来以为这次中国科学院举办新闻发布会,是在表示他们要对学术中的不端行为动真格的了,向上向下都能有个交代,但由于这几位一搅和,特别是中国科学院的报纸科学时报,为什么对这些“科学文化人”似乎特别感兴趣?不能不使人多一点怀疑。

    刚出版的《瞭望》新闻周刊发表的《我国处理科研不端行为缺乏透明度》 一文,以汉芯造假事件处理的不了了之为例,引述华东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唐安国的话说,“要彻底处理汉芯事件,必然涉及到负责项目审批的相关官员、负责成果认定的相关专家。我最担心的就是权力妥协,妥协意味着纵容。”

    在这篇报道中,中科院院士、上海生命科学院研究员张友尚说,现在有的投诉,到了具体人就没有下文了。“现在机构也有了,具体的办法也有了、标准也有了,可是最后碰到具体的人、具体的事不去调查、不去搞清楚,最后不了了之,这样也使得正确的投诉没有用处,起不到纠正不端行为的作用。

   “上海科学家座谈《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时,上海技术物理所所长王建宇指出,对学术造假仅用道德约束是不够的。这种不道德的科研行为,欺骗科研资金,浪费国家资源,理应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所戴立信院士,更带来鲜活的案例:近来,美国首次对某论文造假科学家,判罚监禁366天。导师有责任监督博士、博士后。

    现在,“宣言”和“意见”都发布了,从主要方面来看,作用应该是好的,但不等于问题得到解决,特别是还有以上提到的杂音,更不可以掉以轻心。

    “宣言”中那些反科学的陈述,有转移目标,混淆视听的效用,或许为主事者始料所不及,但实际上反腐败这个主题是无法转移开的。须知现在国家对科研的投入越来越大,在科研或学术领域内的腐败行为,已与政商界无易,纳税人也决不会允许像刘兵先生那样以科学或学术的特殊为借口,不许公众监督,阻挡媒体干预,使学术殿堂变成可以关起门来唯我独尊,孳生腐败的少数人的禁脔。

     行胜于言,发布会开过后,是不是用实际行动遏止科研领域内的腐败行为,这才是关键,谨拭目以待。

   陶世龙,2007年4月26日于加拿大之Frederic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