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成为融资贫困地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22 12:30:38

融资难关键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市场环境恶劣和市场制度不完善,才挖下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难相往来的“鸿沟”。

一季度的贷款新增数量史无前例,据估计将超过全年5万亿新增贷款额度的六成,这意味着3万多亿人民币将投放进市场,超过2006年一年的信贷投放量。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季度贷款结构中,服务中小企业和“三农”为主的短期贷款仅占25%,且2月比1月锐减3000亿元,暗示“贷款难”和“融资难”已经勒得越来越紧,而银行48万亿存款资金绝大多数仍与中小企业和“三农”发展无缘。

这种景象,使得我国“贷款难”问题,更像是资金丰饶下制度困境一手造就的“贫困”。

现在,许多舆论将问题归结于银行的嫌贫爱富,殊不知,这是按照市场经济规则运行的现代银行控制风险的本能反应。正如《瞭望》新闻周刊调研中遇到的那位欲卖肾求资的小企业主所言,融资难关键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市场环境恶劣和市场制度不完善,才挖下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难相往来的“鸿沟”。

而追究市场环境恶劣和市场制度不完善的主要责任,政府内部各级行政职能部门和市场监管机构不可能迴避。如果立法、行政和监督机构能够齐心协力,营造良好的市场秩序,就不会有如此恶性竞争,信用无良将遭到严惩,税赋严明而符合实际,商业犯罪和纠纷能得到及时的秉公执法,打破垄断利益建立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一句话,真正致力于服务型政府的建设,就能解开“丰饶的贫困”这样的死结。

就倍受“贷款难”折磨的中小企业,《瞭望》新闻周刊调研中找到一组数据:中小企业占中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使用了中国经济中20%的金融资源,提供了中国75%的城市就业,创造了中国60%的GDP和出口,贡献了60%的税收,拥有65%的专利,一元投资创造的就业是大型企业的8倍~10倍、新创的GDP是大型企业的4倍~6倍……

这样的贡献力量,任何一级政府部门都没有理由让支撑一国经济脊梁和原动力的中小企业向隅而伤。尤其是在危机当前,中国“保增长、保就业”的关键时期,什么是行之有效的好政策,什么是效果不佳的坏政策,一个不能忽略的标准,就要看一个政策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原因简单,中小企业对未来中国经济繁荣、社会稳定和民富国强具有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文/王健君)

融资贫血地带调查

中小企业是带动经济体摆脱金融危机的“活跃细胞”,却大都成了被融资服务遗忘的角落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邓华宁 储国强 黄庭钧

近期多措并举下,我国贷款总量激增,经济呈回暖趋势。但令人担忧的是,权威金融人士向《瞭望》新闻周刊反映,一季度贷款结构中,服务中小企业为主的短期贷款仅占25%,且2月比1月锐减3000亿元,中小企业融资难似乎在加剧。

我国目前有4000多万家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创造了GDP总量的近6成、纳税额的近5成,吸纳城镇90%的就业。中小企业是大企业发展的基石,带动经济体摆脱金融危机的“活跃细胞”,不该成为倍受融资服务冷落的“遗忘角落”。

“融资难”百象

《瞭望》新闻周刊近日采访江苏、陕西数十家中小企业及金融机构了解到,中小企业融资难已存在多年,轻纺、涉农等民生类行业,软件、互联网等现代服务业长期贷款稀少。而国际金融危机又把贸易型、出口加工型企业拉入贷款难行列。

“纺织业贷款难不是一朝一夕,因为行业平均利润率低,不足3%。”无锡江阴毛条厂总经理肖锦文告诉本刊记者,除了极少数上市公司和地方扶持的骨干企业,90%以上纺织企业贷款很难,它们在资金紧张时,主要靠大企业拆借,“纺织业贷款利息只有几个点,而房地产业即便在低迷期也有十几个点,银行当然倾向后者。”

“软件行业有许多拳头型的产品,就是因为没有好的融资和发展环境,最后胎死腹中。”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常务理事、江苏新思维软件公司总裁张晓冬介绍说,中小软件企业的生长每一步都需要资金,往往一口气喘不过来就会死掉,但小企业能贷到款的很少。

与银行打过多年交道的张晓冬认为,软件行业本质上是“靠人脑来赚钱,而人脑并不可靠”,软件的价值瞬息都在变化,一旦出现问题银行就会赔本。因此,软件企业贷款难的瓶颈是缺少资产抵押。

中国制造网总裁沈景华很无奈地告诉本刊记者,“互联网行业中,好的企业不需要贷款,因为有风险投资;差的又贷不到款,银行认为只会烧钱,不会赚钱。”江苏365网络公司总裁胡光辉也深有感触,“互联网行业的小企业在获得风险投资前,都像老鼠一样凭借顽强的生命力四处乱拱。”

“三年一小难,五年一大难”是中小企业的规律。由于向银行贷款困难,一些企业只能通过地下钱庄或典当行借高利贷。陕西一位企业负责人向《瞭望》新闻周刊介绍:“为了救急,借高利贷是常有的事。高利贷月息5%,借100万元一年还息60万元。不仅利息高,而且不少有黑道背景,风险太高。”

“中小企业融资难已有10多年,现在比以往更甚。”采访中,江苏银监局局长于学军告诉《瞭望》新闻周刊,我国并不缺少货币,近几年每年新增美元储备3000多亿,相当于每年在社会上多投放2万亿人民币。但是从一季度贷款结构看,货币主要在国有大项目与银行间流动,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没有解决。

于学军说,我国30年改革开放已经建立起外需拉动增长的模式,经济外向度达40%。金融危机导致外部需求急剧萎缩,给我国的出口产品造成终极市场冲击。去年以来,东部许多中小企业十分困难,效益好的企业纷纷偿还贷款,收缩经营,而效益差的企业银行不敢贷,“当前企业慎贷与银行惜贷并存。”

融资链条多处“梗阻”

江苏银行副行长刘昌继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行业发展有其自有的周期,越是在行业的低谷期,贷款风险越大。银行本身也是企业,从自身利益考虑,会严格控制这个行业的授信,各银行总行往往会对一个行业严格设限,“去年,在金融危机下进入低谷的冶金、轻纺、汽车、外贸等行业,都可能出现全行业亏损,谁敢放贷呀?”

“担保行业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重要一环。但是金融危机冲击下许多小企业破产,担保公司损失惨重,各地已经消亡了一批。”南通市担保行业协会一位负责人向本刊记者介绍说。根据南通市银监部门调查,2008年1月-9月,南通市17家曾与银行合作的担保机构出现代偿现象,累计代偿金额6500万元,同比增加2.2倍。

正规的担保公司经营难以为继,挂着担保公司招牌的高利贷公司却赚取昧心钱。目前南通市有78家担保公司,其中有70%不做信用担保业务,而是靠变相吸收存款、发放贷款搞“钱庄”生意,为民间融资担保牟利,令中小企业雪上加霜。

“高新技术企业是抗击金融风暴的有力武器,现在创投基金、社会资本并不缺乏,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对象。”江苏省创业投资协会秘书长郭顺根介绍道,国家对高新技术领域的中小企业有优惠政策,对于投资高新技术企业,投资额的70%可以抵税,“江苏有几十万家中小企业,但是通过科技部门认定的高新技术中小企业只有1000多家,而创业投资公司就超过200家,可供创投公司选择的企业太少了。”

银行畏惧放贷风险

受访的多位银行人士介绍,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世界性难题,绝非银行一家能解决。中小企业贷款前期评估风险大、贷后管理成本高,“吃力不讨好”。

华夏银行南京玄武支行经理魏振浩告诉本刊记者,中小企业贷款首先是前期评估风险大。“一是抗风险能力不强,平均寿命就是3-5年;二是信用程度低,企业主素质参差不齐,偷漏税普遍,账目多数是假的,真实经营状况难以了解清楚;三是普遍缺乏抵押物。”

魏振浩说,目前从事中小企业贷款的主要是中小股份制银行,“小银行原本人手就不够,一个支行通常二三十个人,而辖内中小企业多达上万户,怎么做得过来?同样是做企业贷款,做一个小企业,一年也就几十万,而做一个大企业一年就是几千万贷款。大企业风险并不比小企业大,而信贷员耗费的精力相同,当然愿意选择做大企业。”

因此,南京银行副行长禹志强说,“近期虽然各家银行都成立了小企业贷款部门,但真正花费大量精力去做的并不多。”南京银行是一家专门针对中小企业的银行,目前小企业放贷一次审核通过率达到50%,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随着小企业贷款的增加,我们发现耗费的人力、财力都很大。”禹志强说,不仅是贷前的营销和风险控制成本高,贷后的管理与结算成本也很高。贷款前,为了摸清企业情况,银行要配备充实的营销人员,安装小企业贷款的信息系统。因为小企业应付不了烦琐的各项税收,做假账现象普遍。贷款后,各家银行对不良贷款的核销以及责任追究都非常严格。

比如,银行损失的不良贷款需要核销,走这个程序就要理清责任,是企业的问题要出具证明,又涉及到法院、工商部门。对于已经破产消亡的小企业,司法、行政机关都不会轻易出具证明。小企业破产后不会主动去工商局核销注册登记资料,工商部门要到年底申报时才能发现。而在法院,经济类案件非常多,小企业都是几十万的小案子,法院的精力也顾不过来;即便判下来,执行起来也被排在后边,执行期一般要半年到一年。

银行现在要求责任追究到人,一出事就要处理人。从实践来看,小企业不良贷款追究起来漏洞最多,有许多是信贷员难以发现的,一旦出问题也造成人力资源损失。

多位银行人士反映,小企业贷款不仅成本高,经营效益也比不上政府、国有企业的大项目。政府近年来财力增长快,做政府背景大项目能使银行自身获得快速发展,风险又小。“每家银行的目标都是更大更强,中小企业贷款做多了,会限制自身发展。”有银行人士坦言。

疏通融资脉络

本刊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有待市场大环境的进步,与征信系统、税收制度、政府服务功能等分不开。业内人士认为,我国当前应大力推动多层次中小企业融资服务体系建设。

其一,银行制订保障中小企业贷款的机制。从银行角度来说,需要建立一套机制来保障中小企业贷款。建议管理部门限定各家银行对于中小企业贷款需要达到的比例,适当放宽银行业小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制定更为灵活的专项管理办法,引导银行贷款流向中小企业。

其二,多部门政策要形成合力。我国多个部门都有一些中小企业优惠政策,包括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银监会、央行、工商局等,但是这些政策得到落实的不多,更没有形成合力,即便是企业主也很难搞清楚。各部委针对中小企业的部门应该建立协调机制,增强政策的统一配套,出台切实的财政优惠。

其三,通过政府购买为中小企业注入资金。美国政府采购中23%的份额必须给中小企业,大企业中20%的项目要包给中小企业来做。我国应该制订针对中小企业采购的政策。不仅给中小企业资金扶持,还对企业发展方向作出引导。

其四,探索知识产权抵押贷款机制。我国近年来知识产权数量增长快,但是知识产权效率低,专利评估是一个薄弱环节。美国的专利评估、抵押已形成规模,值得我国借鉴。

其五,加大对创业投资引导力度。政府设立创投引导基金,吸引民间资本参与,政府保本让利,加大吸引力。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科技型企业柜台交易市场,促进股权买卖。

(本文来源:新华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