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幼案】案件匆匆结束 受害家属仍受威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6/18 08:42:46

【嫖幼案】案件匆匆结束 受害家属仍受威胁

星岛环球网 www.stnn.cc 2009-04-14 .h1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22pt; MARGIN: 17pt 0cm 16.5pt; LINE-HEIGHT: 240%; TEXT-ALIGN: justify}.h2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h3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DIV.union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DIV.union TD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h1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22pt; MARGIN: 17pt 0cm 16.5pt; LINE-HEIGHT: 240%; TEXT-ALIGN: justify}.h2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h3 {FONT-WEIGHT: bold; TEXT-JUSTIFY: inter-ideograph; FONT-SIZE: 16pt; MARGIN: 13pt 0cm; LINE-HEIGHT: 173%; TEXT-ALIGN: justify}.union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union TD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18px}

案发地之一老司法局宿舍

 

【星岛网讯】贵州习水嫖宿幼女案件庭审于9日匆匆结束,民间道德“审判”仍在继续。据悉,嫖宿幼女之事在当地已有数年,直到一位母亲举报才浮出水面。而受害人家属至今不知道“欺负”自家孩子的人是谁,轰轰烈烈的争论过后,被害女生及其家属却已开始淡出视线。

  《广州日报》报道,备受瞩目的“习水嫖宿幼女案件”4月8日开庭审理。庭审过程持续十余个小时。案件源于2008年8月15日,习水县公安局城西派出所接到一女子报案称女儿被强奸。10月底,遵义市公安局专案组8名警察悄悄进入习水县秘密调查取证,10天后向习水县领导通报“8·15”情况,案件得以侦破,依法执行逮捕7人,其中6人涉嫌嫖宿幼女罪,在职公职人员5名,经公安机关查明,先后有11名女生被胁迫卖淫,其中未满14岁的有3人。

  而在4月9日凌晨,原计划为期2天的“习水嫖宿幼女案”庭审被压缩至1天便匆匆结束,最终未宣布判决结果。聚集在法院门口的人群和媒体渐渐散去,但民间对这一恶劣事件的道德“庭审”仍在继续。

  在3名受害幼女中,李瑜跟随母亲远走他方,康倩离家出走不见踪影,而王清生活在学校重重保护之下。因为迅速地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她们内心真正遭受的痛苦人们无从获知。成人社会的交易,因她们的卷入,更显残酷。

  上周四,事发学校玉淮中学反应平静,但之前可随意进出的大门被严格看守,每天都有老师在门口“督阵”。这是“习水嫖宿幼女案”庭审后学校第一个公休日,除小部分学生留校外,大部分都放假回家了。负责人说,为防止各校学生“串门”,特意把休息时间错开。

  相比其他中学,玉淮中学偏安一隅,依山而建,地势相对较高。但因为县城不大,离中心地带其实不到600米。  

  习水见闻:学生聚居民宅 夜店内有乾坤

  习水的街道繁华如常。夜幕降临,街边“黑旅社”拉客的人仍然活跃。“风声很紧”的结果之一是“现在很缺人”。接受采访的受害者家属甚至不知道“欺负”自家孩子的人是谁,所到之处常能接到当地群众申诉。

  各种有关权力、金钱的传闻弥漫在习水——这个依赖煤矿、习酒闻名致富的县城,让“习水嫖宿幼女案”更显扑朔迷离。

  以下为“习水嫖宿幼女案”庭审结束之后的世间百态:

  学生:“住学校费用太贵”

  在玉淮中学周围,每天都能看到一道独特景观:放学时间,大量学生从校园涌出,穿过狭窄的泥泞小路,消失在周边密密匝匝的民宅里;上学时间,又在民宅外会聚起来。

  与受害人王清同班的初二女生林仪每天都要经过一条狭长、阴暗的巷子。她告诉记者,因为乡下的教学质量不太好,父母又在外面打工,所以她和两个读小学的弟弟就来了这里。她每天的生活除上学外,最重要的就是为两个弟弟做好三餐。

  据观察,像林仪一样的学生不少于100人,约占玉淮中学总人数的1/5。他们不愿住校的原因主要是太贵,“每天要8元”,而民宅的租价多在200~400元/年不等。

  学生们多是两三人一起合租,两名合租的高一女生说,住校“不自由”,根据学校规定,住读学生非假期不允许出校门。

  对于学校最近发生的事,她们大多表示“没听说”。而学校负责人李老师说,最近学校内部正在进行集中整顿。

  玉淮中学是习水县著名的私立中学,在校门的墙体上,去年高考县理科状元还花落此处。很多家长都冲着“高升学率”和“管理严格”而来,包括王清的爸爸。

  在习水,私立学校不论在数量和招生规模上都不输于公立学校。因为当地拥有丰厚的煤矿资源,年产量200万吨,还有大量酒厂,以及一定规模的工业企业。“家长带着孩子在习水打工,就进入私立学校。”李老师说。不过,这导致学生的流失率很高。

  事情发生了这么久,王清的同班同学张亚的妈妈还未听说。她也在民宅租了几间房,每天的任务就是照看几个孩子。像她这样的妈妈在习水并不多见,多数年纪大的孩子都没有家长的照顾而是和同学合租。

  在当地,因为生意火爆,这些民宅越建越多,已形成产业规模。大大小小,新旧不一的房子“挤”在一起,一眼望去密不透风。

  生态:人称“小香港”“小台湾”

  离学校不到600米之处,就是习水老县城的商业交通旺地。在贵州,习水是“出了名的有钱人多的地方”。外地人也多,都是来“淘金”的。一个从重庆来开面包房的老板说,“在贵州,习水租铺的价格是除了贵阳外最贵的地方。”

  “每个月1000多元,算中等收入了。”的士司机张师傅说,习水的消费水平高,中心区的房价已达1300元。周末,佳和市场、新华桥附近都人声鼎沸,生意红火。

  习水在这一带被传为“小香港”、“小台湾”。不过获此称号的原因主要在于发达的服务业和娱乐产业。在商业街上,“三步一宾馆,五步一发廊”的景象甚为显眼,此外是大量茶楼、游戏机室、网吧。

  “8·15”出事地点之一的东方大酒店就在连接两条商业街的中心地带,车流量大,交通便利,正是学生放学回家的必经之路。

  农贸家具市场更是一派繁华景象。在小巷深处都能找到广告招摇的“KTV”,或外形简陋低档的歌舞厅、理发店、按摩房。

  庭审结束后,有传闻当地嫖宿幼女的事情并不少见。当地人表示,拿从事色情活动的洗浴中心为例,女孩擦身60元,女孩全裸擦身100元,“全套服务”150元。

  在新车站斜对面一家小旅社。入口狭窄,一个人就可以堵住出口。偶尔有浓妆的女孩走过,二楼是由普通民居改装的旅社。老板说,最近“风声很紧”,附近的旅社都缺人,“有多少要多少”。“没结婚的一次70元,结了婚生了孩子一次是50元,包夜要150元。一个月挣五六千元没问题。”她说,现在有两个16岁女孩就住在这里,每天住宿费20元,一天能挣四五百元。

  对于幼女,老板说,最近管得很紧不太方便,“如果看起来成熟点的话也要,身份证可以伪造。”小女孩一次100元,包夜200元。

  而桂花路上一家比较有名气的按摩院正在招收学徒。老板介绍说,正规按摩可以提成二三十元,如果做“快餐”的话,一次100元,她收提成30元。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如果不是“8·15”事件的曝光,这个位于贵州北部、地处川、黔、渝相交之处的偏僻小县习水,还依旧保持着“黔北煤海”、“美酒飘香”的红色经典形象。

  与之相距甚远的是,习水虽名为“水”,却一直和煤炭结缘,作为全国煤炭开发重点县,储煤面积达920平方公里,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运煤车在县里穿过。如果不是四月的阴雨绵绵,这个尘土飞扬的地方不会有片刻的静止和沉淀,整个县就像“泡”在煤灰里一样。

  和运煤车一样脏的还有习水的的士,每天在劈山为界的新、老两区之间穿梭,司机最大的特权是只要顺路,随时载人,而且蛮横“有理”地说出租车可以不出具发票。

  更让人不解的是,在采访的过程中,所到之处,都会主动上前求助,短短两天时间内,就有5单“报料”,内容涉及“拐卖”、“征地”等。有人说,很多案件在报告之后,都不能得到及时反馈,他们也向更高的部门写过信,但很多时候都是石沉大海。也许他们把媒体当作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8·15”案件庭审结束后各路媒体很快就消散了,经历了一阵风暴后,习水人民又回归到生活原来的轨道,一切都在正常继续。

  外界轰轰烈烈的争论一拨又一拨掀起时,被害女生及其家属却开始淡出视线:一位母亲带着女儿离开了习水,一位父亲至今找不到失踪的女儿;还有一位被曝光的女孩,她父亲因为“还要在这里继续生存”不愿意出来说话。

  其中有一名受害女生的父亲接受采访,这位愿意出来说话的父亲,最大的顾虑是媒体的报道究竟能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他本人已经受到了一些压力。

  案发地东方大酒店,生意丝毫没受到影响。而老司法局宿舍三楼的那间宿舍已无人居住,房间里传出装修的声音。住户们提到这件事情也讳莫如深,纷纷表示从不知道楼上这间房在做这等“勾当”。在民间版本中,那个拿钱把自己从公安局赎出来的煤老板的外貌特征、风流韵事也被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最后的宣判在即,而习水却异常平静。如这位勇敢站出来说话的父亲疑惑一样,事情究竟能不能最终“解决问题”,事情会不会最终在平静中结束?(图片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