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评论新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2/01/28 08:14:50
中亚里海油气地缘政治博弈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60914  

中哈输油管道被认为是里海地区地缘政治和经济的核心事件
  中评社讯╱题:中亚里海油气地缘政治博弈 作者:庞昌伟(北京),中国石油大学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2005年在维持了9.9%的经济增长速度的情况下,中国原油和成品油消费总量不仅没有增加,而是减少了0.5%。预计2006年中国石油消费对外依存度为44%,还将通过进口石油来满足,石油进口量今年可能出现反弹。中国原油进口量虽然较大,但仅占世界原油进口总量的6.6%。由于中国石油进口对波斯湾地区依赖程度达60%,中亚里海含油气盆地和俄罗斯自然成为中国能源战略多元化的战略方向,陆路管道石油进口在未来应占进口石油的20%。预计2010年之后,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管道石油达到2000万吨/年,来自俄罗斯的管道石油达到3000万吨/年。

  里海水域面积38.64万平方公里。里海含油气盆地是世界第三大油气资源富集区,被誉为“第二个中东”。据美国能源部估计,里海石油地质储量约2000亿桶,占世界总储量的18%。2003年3月伊拉克战争之后,波斯湾地区局势持续动荡,西方大国在该地的战略利益受到了严重挑战。为了寻找稳定而可靠的油源,也为了分散对中东石油依赖的风险,美国等西方大国盯住里海,从而使其成为大国利益和国际资本激烈争夺的舞台。2005年6月公布的《BP世界能源统计2005年》报告保守评估,里海地区原油可采储量(包括原油和液态天然气沉淀物在内)范围在170-330亿桶(23-45亿吨)之间。

  里海地缘政治的油气利益分配

  2006年1月1日俄罗斯成为G8主席国。2006年2月俄积极斡旋伊朗核问题,成功说服伊朗同意在俄境内建立铀浓缩联合企业,参与中东和平进程、邀请哈马斯访问莫斯科,在莫斯科召开八国财长会议提出全球能源安全议题等,极大地抬升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和声望。普京总统一系列调整能源政策的举措,让西方感到一个油气沙皇的崛起。俄罗斯继续挥舞着能源武器整合独联体和欧亚经济空间,根本不理会美国就俄罗斯严厉对待非政府组织,以及俄罗斯同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有关天然气过境运输和价格争端提出的抗议。中亚里海地区是俄罗斯和中国的“共同后院”,全球反恐战争以来,美国加紧对中亚的渗透,上海合作组织应加紧内部的整合,密切能源领域的合作,改进里海地区美进俄守的态势,欢迎美国完全撤出在中亚国家的军事基地。

  中亚里海盆地的输油管网是大国地缘政治的焦点。这里集中了相互对立的世界大国和地区小国的利益,美国;俄罗斯、中国、伊朗、土耳其,日本和欧盟是石油资源流向的主要角逐者。一些过境小国也会依附于某大国来追逐自己的经济利益。大国通过博弈来争取自己的利益,而经过多次博弈后大国利益将会取得新的平衡,各自取得应得的利益。

  美国借重BTC(Baku-Tbilisi-Ceyhan)输油管道可以实现其在本地区的三大利益:第一,提高美国能源资源保障水准;第二,解决地缘战略任务;第三,拓展商业利益。BTC管道实施实现上述三个方面利益的重要手段。2006年5月BTC管道和中哈管道正式投入运营,被认为是里海地区地缘政治和经济中的核心事件。美国和中国凭藉这两个事件改变业已形成的力量平衡,同时俄罗斯垄断里海石油的过境国地位受到一定程度的动摇。

  BTC管道一开始就被俄罗斯视为政治管道。十分明显,BTC管道如果没有哈萨克斯坦石油的注入, 将面临运营亏损的状况。哈萨克斯坦石油流向,是俄美等大国争夺的焦点。

  在2003-2005年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相继发生“颜色革命”之后,美国主导修建的BTC管道更能体现出有利于美国地缘政治和经济战略的态势;它作为里海石油主要出口管道,会弱化俄罗斯从原苏联继承的里海油气输出垄断地位,阻断经过伊朗出口的可能性,并影响东向到中国输油管道的流量。

  美国在里海地区的政策方针是遏制俄罗斯对中亚-外高加索原苏联国家的影响,加强对产油国的影响。在俄罗斯西部加快推进北约东扩步伐,2010年后北约可能吸纳独联体国家成为新成员国;在里海东部的西太平洋强化美日安保同盟,在里海南部波斯湾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和政治渗透。美国和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扩大在里海油气产区的存在,对输油管道的控制将主导该地区石油流向地中海。

  美国对伊朗这个里海国家的制裁也有控制该国丰富的油气资源的因素。在伊朗政府不放弃反美之前,美国以伊朗企图发展核武器、支持国际恐怖主义活动,反对和准备进攻以色列等藉口,对伊朗实行单方面制裁,反对外国公司与伊朗开展油气合作,阻止伊朗进入国际社会。美国阻止里海石油经过伊朗进入波斯湾市场,伊朗不让美国公司进入,美国就不让别国进入,严重损害里海盆地中亚产油国的利益。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希望修建过境伊朗的输出油气,伊朗也极力扩大与中亚里海国家的联系,通过发展与欧盟、俄罗斯和中国以及日本的关系以抵消美国的压力和影响。
  里海油气过境国地位的争夺趋势

  “9.11事件”后,美国打着“反恐”旗号谋取全球霸权,为了顺利进行阿富汗反恐战争,美国进驻中亚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建立军事基地,力图控制中亚-里海及外高加索,并通过乌克兰连接欧盟的波兰,建立一个由“古阿姆集团”构成的反俄罗斯的“防疫地带”,力图实现地缘政治利益和控制油气资源的流向。2005年安集延骚乱之后,乌兹别克斯坦重新作出地缘政治选择,退出“古阿姆集团”,驱逐美国的军事基地,加入上海合作组织和欧亚经济共同体。而亲西方的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建构“民主选择共同体”,构建从波兰-乌克兰-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的欧亚能源走廊。

  美国急于控制里海地区,主要意图有五:第一,控制了里海石油这个“21世纪的能源宝库”,扼住世界经济发展的动力命脉;第二,里海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控制了里海就控制了欧亚大陆的核心;其三,中东局势复杂,获得里海石油可以减少对“欧佩克”的依赖,降低供应风险;其四,里海石油储量为美国国内的7倍,消费里海石油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存其国内储量;其五,控制世界主要产油区已成为美国在全球争霸的主要手段之一,美国力主帮助原苏联国家摆脱俄罗斯控制,实现能源供应来源和运输通道的独立,并从根本上动摇俄罗斯在里海-外高加索地区的地位。

  除了大国在里海地缘政治游戏中展开激烈争夺外,里海-高加索-黑海-地中海、里海-波斯湾、里海-波罗的海、里海-黑海-亚得里亚海之间的国家、特别是里海周边国家为了争夺里海石油的过境运输利益也展开了竞争。土耳其作为巴库-杰伊汉输油管的地中海海上终端国,已经成为实施里海石油外运的主要推动力量。

  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输油管道(BTC)是一条美国主导的政治管道

  2005年5月25日, BTC在巴库输油终端(里海之滨桑哥恰尔斯克)举行开通仪式。美国里海问题总统特别代表、欧安组织驻明斯克卡拉巴赫问题调解小组主席麦恩指出,BTC输油管道是布什总统能源政策的一部分。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当天在讲话中指出,BTC输油管道是全世界最大的能源项目,将给阿塞拜疆和友好邻国带来巨大利益,可以保障地区的安全、和平和稳定,并且在地区合作中发挥巨大作用。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认为,新的输油管道能够帮助他的国家提高能源的独立性。此外,第比利斯还可以收取6500万美元/年的石油过境运输费。BTC管道日流量为100万桶,全年为5000万吨,约占世界消费量的1%。至此,阿塞拜疆有了第三条输出里海石油的管道,另两条是巴库-新罗西斯克(俄罗斯)和巴库-苏波萨(格鲁吉亚)。

  2004年10月21日,BP宣布开工建设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South Caucasus Gas Pipeline, SCP)(巴库-第比利斯-埃尔祖鲁姆,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天然气管道),这条天然气管道与BTC输油管道并行。承建商为希腊公司和法国-美国联合公司,钢管由日本Sumitomo公司提供。BP在阿塞拜疆已经投入150亿美元。

  南高加索天然气管道(SCP):管道分为三部分,沙赫-田尼兹(upsteam-勘探开发开采)、SCP(South Caucasus Pipeline, medstream-运输)、格鲁吉亚-埃尔祖鲁姆。第三部分从格土边境到埃尔杰卢姆管道,长度225公里,直径48毫米,与东阿纳托利亚管道相连(进口伊朗天然气)。土耳其已把管线建设占地国有化,并完成工程建设。按照计画2006年第四季度可以供气。

  美国欧洲司令部正在组建保卫里海能源的特种部队,以加强对里海能源的军事控制和保护。其成员包括美国、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4国。2005年4月12日,美国国防部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对阿塞拜疆进行秘密访问,目的是讨论驻阿“临时流动部队”的美军限额,探讨双边军事合作和保护BTC输油管道的安全措施。

  2002年9月动工修建的BTC输油管道全长1767公里,耗资36亿美元。在阿塞拜疆境内443公里、格鲁吉亚249公里、土耳其境内1075公里。2006年2月14日,阿塞拜疆工业与能源部长纳吉克•阿利耶夫在黑海经济合作组织成员国会议上表示,2006年5月,从巴-杰管道终端土耳其的杰伊汉港将装运“阿泽利-契拉戈-久涅什利里”油田的第一船原油。原油已经进入土耳其的第二个泵站并进行管道设备测试。管道工程完成了99.7%。据悉,运费成为最敏感的问题。属于BTC管道财团成员的公司每吨运费为3美元,而俄罗斯公司要运输原油则需支付26美元的高额运费。
  BTC管道的开通使里海财团管道(英文CPC,俄文KTK)的扩容面临油源竞争,也使乌克兰政府与波兰协商的把奥德萨-勃罗德管道由目前的逆输形式改为运输里海原油到波兰格但斯克变得油源渺茫。

  俄罗斯还对欧盟赞助的绕过俄罗斯跨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另一条铁路干线——欧洲-高加索-亚洲(traceca)欧亚大陆桥计划表示担忧。土耳其、格鲁吉亚和阿塞拜疆主张的这一被称为“新丝绸之路”的计划旨在通过外高加索和土耳其把中亚与欧洲连接起来。

  俄罗斯回应BTC管道的举措是建设绕过土耳其海峡的跨巴尔干半岛的输油管道。该管道项目由俄罗斯和希腊公司倡议发起。管道长度为312公里,输油量为3500-5000万吨/年,造价7亿多美元。管道建成之后,先把石油从俄新罗西斯克港用油轮运抵保加利亚的布林加斯港,再进入管道流向希腊的阿历山德鲁波利斯港,从那里出口西欧。土耳其两海峡是俄罗斯和其他黑海国家进入世界市场的唯一通道。经过土耳其两海峡每天运出的原油和油品为250万桶,全年达1.25亿吨,油轮经常堵塞,生态风险加大。俄罗斯由于担心运价上涨,2004年12月俄罗斯曾拒绝土耳其建议其修建萨姆松-杰伊汉的贯通小亚细亚半岛东部、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北南输油管道的方案。

  俄罗斯对BTC管道的态度

  2005年6月公布的《BP世界能源统计2005》显示:世界已探明的能源储量可供人类开采40多年,天然气和煤炭则分别可以开采67和164年。世界石油的储产比从2002年的43.3下降到2004年的40.5,石油储量持续增长,并保持在1994年17%的水平线以上,但石油开采的水准在20%以上。俄罗斯是非欧佩克产油国中最大的石油出口国。2004年俄罗斯油气产量分别占世界油气产量的11.86%(4.587亿吨)和21.9%(5891亿立方米)。俄罗斯探明石油储量99亿吨(723亿桶),占世界的6.1%;天然气储量48万亿立方米,占世界的26.7%。

  俄罗斯密切注视着哈萨克斯坦的动向,莫斯科对哈萨克斯坦的石油有自己的安排。随着俄罗斯石油开采量增速的放慢,而同时要发展旨在扩大管道出口能力的大型工程,失去哈国石油的补充,俄罗斯担忧不能满足向各个不同方向的石油出口。俄罗斯一开始就反对建设BTC管道,认为会对运输田吉兹油田原油的Caspian Pipeline Consortium(CPC)管道财团所属的阿特劳-新罗西斯克管道以及阿特劳-萨马拉、巴库-新罗西斯克管道的流量带来冲击,因而积极参与CPC管道建设。CPC管道方案预计给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分别带来230亿美元和80亿美元的税收和运费收入。

  CPC管道全长1580公里,1999年5月动工,2001年10月开通运营。一期工程造价22.34亿美元。75%输油量来自哈萨克斯坦,25%来自俄罗斯。CPC管道2005年运力已达到3050万吨,工程全部投资将达到43亿美元。

  俄罗斯担忧,BTC管道开通后,巴库-新罗西斯克输油管道面临废弃。普京2006年2月22日访问阿塞拜疆时建议阿塞拜疆签署巴库-新罗西斯克输油管道的长期输油合同,以与即将开通的BTC管道相竞争。阿方难以做出答覆。目前,阿塞拜疆在俄罗斯的流民有250万,其中62万为俄国公民。在阿塞拜疆有20万俄罗斯人。这是俄阿关系发展的重要因素,是两国关系的桥梁。当天赫里斯坚科在巴库表示,建设任何跨里海的系统,包括铺设跨里海管道,只有在确定里海的法律地位之后才有可能。里海五国至今只有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阿塞拜疆之间为了资源利用的目的签署了划分边界协定。其他项目的实施,要求有与里海的状况相符的实质的国际法基础。

  俄罗斯石油公司准备使用中哈输油管道向中国出口原油。2006年1月16日俄罗斯铁路公司统计,2005年俄罗斯通过铁路对中国出口石油760多万吨,比2004年增长31.4%。为了实现公司7%的年增长目标,俄罗斯石油公司准备在哈萨克斯坦扩大自己的原油生产基地,再收购2-3个区块的开采权。公司把哈视为自己的战略发展区,准备参与收购划分的资源产区。俄罗斯石油与哈萨克石油天然气公司组建合营公司开采里海大陆架库尔曼加则区块。另外,俄罗斯石油准备使用刚竣工的中哈输油管道向中国输油。2005年俄罗斯石油与中国石油签署了2010年向中国出口4850万吨石油的合同,中方已经交付60亿美元预付款。由于俄境内铁路运费远远高于管道输送费率,因此,公司决定从尤甘斯克油田经过鄂木斯克-帕夫洛达尔-阿塔苏向中国出口原油。俄罗斯石油今年秋季准备在伦敦、东京证券交易所和莫斯科首次发行股票(IPO),募集资金200亿美元。2006年3月21日俄罗斯普京总统访华,中俄就密切能源领域(特别是中俄油气管道建设)的战略协作达成广泛共识。

  哈萨克斯坦油气管道地缘政治

  《BP世界能源统计2005》把哈萨克斯坦2004年石油储量从12亿吨修正到54亿吨,占世界储量的3.3%。哈萨克斯坦国家储量委员会确认该国油气储量为:石油储量300亿桶(40亿吨),进入世界10大油气储量国行列;天然气储量3万亿立方米,天然气探明储量居世界第15位。伴生天然气集中在正在开发的大油田,如卡拉恰干纳克、田吉兹和热纳若尔。卡尚甘可采油气储量为:石油120亿桶(16亿吨),天然气1万亿立方米。哈萨克斯坦里海水域油气储量大约为600亿桶(80亿吨)标准燃料。

  哈萨克斯坦真正加入BTC管道输出本国石油有以下障碍:第一,哈石油产量主要由外国公司控制,由他们自主决定所采石油的运输路线。BTC管道可能吸纳的石油将来自北里海哈境内卡尚甘油田。另外,哈与俄罗斯签有政府间协议,有义务从俄罗斯过境出口石油。由于卡尚甘油田的股东同时也是CPC管道的股东,如果在2007-2008年CPC管道的运力得到满足,剩余石油可以提供给BTC管道;第二,哈中管道2005年底竣工,哈也正在研究其他替代路线。第三,里海国际法地位问题尚未解决,这是哈阿两国未来建设里海水底管道的法律障碍。可以预料,俄罗斯和伊朗将否决在里海水底铺设阿克套-巴库管道。2015年前这一方案无法实施。而在此之前,伊拉克出口石油将从2005年的160万桶/天迅速提高2-3倍,将极大地增加对世界原油市场的供应;届时伊拉克与欧盟和美国的关系保持稳定,西方对建设里海水下管道的迫切性不足。据此判断,2015年哈石油供给BTC管道将仅局限于2000万吨/年。中哈管道阿塔苏-阿拉山口2006年可达1000万吨/年,2035年最多可达5000万吨/年。可以肯定,2015年前阿塔苏-阿拉山口管道向中国输送原油可达2000万吨/年。

  哈萨克斯坦拥有比较发达的油气运输基础设施。从产区通向外部市场的出口输油管道有:到俄罗斯黑海的CPC输油管道;阿特劳-萨马拉输油管道;阿克套油港。管道的总输油量85万桶/天(4500万吨/年);阿克套油港24万桶/天(1200万吨/年)。天然气出口管道70亿立方米/年,过境天然气出口管道1100亿立方米/年。哈萨克斯坦目前正在实施和设计的油气出口管道有:1、把阿特劳-萨马拉输油管道的输油量从1500万吨/年扩大到2500万吨/年;2、CPC输油管道从2820万吨/年分阶段提高到6700万吨/年;3、哈萨克斯坦-中国输油管道从1000万吨扩建到2000万吨/年;4、阿克套(库雷克港)-BTC输油管道;5、研究论证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输油管道方案,认为巴林还是运抵波斯湾出口是所有方案中最经济的方案。目前,哈萨克斯坦正在对原苏联“中亚-中央”天然气管道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使输气量提高到1170亿立方米/年。同时研究向中国铺设哈萨克斯坦-中国天然气管道的方案。

  前三个管道2015年输出哈石油的能力可达1.12亿吨。以2015年哈石油出口量为1.275亿吨计算,石油管输能力基本满足出口的需求,同时要考虑铁路和水运,目前这两种运输形式可以输出哈石油产量的19%。但是,如果哈石油产量在2015年只能达到最低预测产量1.2亿吨,出口为1.02亿吨,则管道输油能力将会剩余1000万吨/年。可见,如果再修建里海海底管道连接BTC管道,以及实施南向伊朗管道,管输能力将会大量过剩。

  2004年5月中哈两国政府签署了开展油气领域全面合作的框架协议以及CNPC和哈萨克斯坦油气公司建设阿塔苏-阿拉山口输油管道的原则协议。两国按照50%对50%的原则组建了中哈管道合营公司。阿塔苏-阿拉山口输油管道总投资为8亿美元,2004年9月动工修建,2005年12月15日竣工。管道境外全长962公里。中哈石油管道西起哈萨克斯坦里海岸边的阿特劳,东至中国新疆阿拉山口,全长3000多公里。第一阶段输油能力为1000万吨/年,3个输油泵站;第二阶段提高到2000万吨/年,5个输油泵站。整个石油管道分三段:第一段从阿特劳到肯基亚克;第二段从肯基亚克到阿塔苏;第三段从哈境内的阿塔苏到中国新疆的阿拉山口。

  BTC管道的油源面临紧张

  BTC管道首先用于运输阿塞拜疆石油。但是,由于阿塞拜疆目前的产量和出口量偏低,距管道的输油能力5000万吨/年相差甚远。注满管道的希望寄托在哈萨克斯坦石油,该国的年产量每年以1000万吨的增量快速增长。

  在乌兹别克斯坦2005年5月13日爆发安集延事件之后,哈萨克斯坦明确表示愿意加入油源不足的BTC输油管道。

  布热津斯基1997年在《大棋局》中称,“中亚的未来可能受到更为复杂情况的综合影响。中亚国家的命运将取决于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和中国利益错综复杂的相互作用,也取决于美国在多大程度上使俄美关系以俄国对新国家独立地位的尊重为转移。这种相互影响的现实是任何一个相关的地缘战略的棋手都不能把帝国统治或一国垄断地区事务作为追求目标。所以,只能在保持一种微妙的地区平衡与出现种族冲突、政治分裂、在俄国南部边境甚至可能发生的公开敌对行为之间作出基本选择。这种微妙平衡会使该地区逐步进入正在兴起的全球经济中去,并使本地区各国得到巩固。” 建立和加强一种地区平衡,是美国对欧亚大陆综合性地缘战略的一个主要目标。

  (全文刊载于《中国评论》月刊2006年6月号,总第1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