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与能源价格亦步亦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5/07 14:50:03
尽管石油、铁矿石、铜和其它工业商品的价格两年来大幅上涨,但许多农产品的价格却一直表现低迷。
现在,越来越多的亚太地区分析师认为,这种情况可能会有所变化。
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就是其中一家。该行在上周发布的报告中表示,食品价格“可能处在持续上涨的初期”,这对农产品企业集团、农机设备制造商、运输企业等公司都具有重大意义。
麦格理银行称,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所有大宗商品价格的联动关系。因此,当石油、天然气和金属价格上涨以后,农产品价格最终也会跟上。
麦格理银行在研究中分析了整整一个世纪的价格数据,发现在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的三个时期──1910年前后、40年代和70年代──农产品价格基本按照同样的模式追随了其他商品价格的上涨。
上世纪40年代,以美国生产商价格数据衡量的食品价格平均每年上涨9%。能源价格的年涨幅略低,约为6%。
上世纪70年代再次出现了这种情况,不过这次能源价格的涨幅更大,持续时间也比农产品价格要长。
分析师称,这种关系很好理解。能源价格上涨就意味著农民需要支付更高成本,购买设备所需的燃料、农作物所需化肥,将农作物运抵市场。这会相应地推高农产品的价格。
另一个原因是,部分农产品既可以用作食品,也可以用作燃料。比如,糖就能转化为乙醇,棕榈油能够转化为生物柴油充当燃料。
当能源价格飙升时,对这类“双重用途”商品的需求就会增加,推动其价格上涨。这也鼓励了农民用更多的土地种植这类农产品,相应就会减少大豆或小麦等农作物的产量,因此这些农作物的价格也会上涨。
分析师以前曾做过类似的乐观预期,但未能实现。两年前,许多人就预计由于中国需求的增长,农产品价格会大幅上涨。
某种程度来讲,需求的确出现了增长。但位于美国的Commodity Research Bureau指出,由于农作物丰收等原因,大豆、小麦、可可豆、玉米和食糖的价格在过去两年里下跌了15%左右。而同期CRB金属指数(含锡、锌和铜等)则飙升55%。
这体现了过于依赖农产品价格预期的风险。难以预测的天气因素常常会使价格预期同现实背离,而石油或煤炭等原材料则不受这种影响。
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农民会在价格上涨时增加种植面积来提高产量。而对石油或矿业公司而言,解决供应短缺可能需要数年时间。
澳洲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分析师大卫•索特尔(David Thurtell)认为。近年来农产品价格表现不佳还有另一个原因。中国每年都有数百万农民涌入城市,他们需要大量住房和基础设施,也就是更多的铜、钢铁和能源。但这些人需要的食物数量不见得比生活在农村时更高,这就意味著农产品价格受到的影响不大。
尽管如此,索特尔仍看好农产品长线价格走势,并认为中国人的收入将会继续增加,将使食品消费出现相对缓慢但却巨大的增长。他说,由于将大量农田用于建设工厂、道路或垃圾场,中国需要大大提高农业生产率才能跟上需求的增长。
野村国际(Nomura International)驻香港股票策略师西恩•达比(Sean Darby)说,有些商品的价格涨势会滞后一段时间,而且也不见得世界上所有商品的价格都会同时上涨。他对麦格理银行报告的多数观点都表示认同。这两年来,他一直对农产品价格持乐观预期。
部分农产品的价格已经开始飞涨。比如,食糖价格在过去6个月中已经上涨了60%。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巴西等主要农业国的农民将更多的农作物用于生产燃料,减少了用作食品的农作物供应量。
由于能源和金属价格已经大幅上涨,许多分析师断言,农产品价格的跟涨不会很困难,农业类股的表现也会相对较好。
尽管糖业类股最近已经有所上涨,麦格理银行仍继续看好这类股票。虽然食糖和棕榈油都能加工成燃料,糖业类股的股价却一直落后于棕榈油类股。麦格理银行的报告没有详细分析所有制糖企业,但将泰国Khon Kaen Sugar Industry和澳大利亚CSR列入了关注名单。编制这份名单的分析师蒂姆•罗克斯(Tim Rocks)说,麦格理银行正在考虑对具有良好前景的公司作出分析报告。
麦格理银行还提到了一些可能受益的设备制造商,如中国的第一拖拉机股份有限公司(First Tractor, 简称:第一拖拉机),它还将新加坡上市的供应链管理商Noble Group的评级定为中性,该公司大量交易谷物等农产品。目标价位定为1.12新加坡元(69美分)。该股周四上涨1.7%,收于1.20新元。
麦格理银行警告说,食品价格的上涨还有一个不利影响:通货膨胀率的提高。食品是许多亚洲国家最大的消费品,因此农作物价格上涨尽管对农民有利,却会使低收入消费者雪上加霜,损及部分国家的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