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现同性恋婚姻权困局(图)-搜狐新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6/06 22:12:35

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现同性恋婚姻权困局(图)

来源:新民晚报·新民网 2010年11月28日05:52我来说两句(6120)复制链接打印 张真和英梓的婚礼现场,这对恋人收获了300多人的祝福
张真和英梓交换戒指
反串女角的英梓在表演

  11月20日,常州君临酒吧,一场特殊的婚礼正在举行。新郎名叫张真,年近四十,个子不高但有个漂亮的鹰钩鼻。“新娘”叫英梓,二十出头,清秀瘦弱且抹了香水。“围观”了片刻,一位无意中闯进这场聚会的酒客,突然询问身旁的同伴,“新娘为什么穿着西装,不穿婚纱?”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张真和英梓是一对男同性恋者。20日的那场婚礼后,他们就成了圈内关注的新闻人物,因为这是江苏第一场男同性恋婚礼。伴随着这个大胆的举动,男同性恋这个隐秘的话题扑面而来。他们的生存状态、他们曾经的性取向纠结、他们承受的社会压力……这群“同志”承认,婚礼是他们争取自身权益,从地下走上地面的重要一步,“改变主流社会的偏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在阳光下,这个进程也许会快一点。”

  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

  11月25日,苏州粤海广场巴黎之夜茶社的包间里,张真拿出两张婚礼解说词摊在桌上,“我和英梓的婚礼是很正式的”。可每当服务员进门送点心时,他都会把资料收回去。在圈中人面前,张真和英梓可以坦然地称自己为“同志”或gay,但在生人面前,他们还是想低调一些。

  就是这对力求低调的恋人,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11月20日,他们在常州君临酒吧举办了婚礼,这是江苏第一场男同性恋婚礼。

  当天晚上10点45分,君临酒吧灯火通明。在来自浙江、安徽、上海和山东310名圈内人的注视下,张真身着崭新西装,胸前戴着一朵红花,“新娘”英梓皮肤白皙,橘红色衬衫外套着一件灰色的小西装,两人手挽手缓缓地走到酒吧前端的舞台上。

  “你确信这场婚姻是缘分所赐予,愿意承认接纳对方为你的伴侣吗?”面对这个问题,张真和英梓均表示“我愿意”。问他们问题的人名叫“毒药”,是“江苏同志网”的站长。据他介绍,“江苏同志网”是江苏境内唯一一家“同志”网站,11月20日那天,正好是七周年站庆晚会,张真和英梓就借这次机会举办了婚礼。“都说‘同志’没有真爱,我们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真爱其实无处不在。”

  接着,张真和英梓交换戒指,喝交杯酒。“接吻、接吻”,台下有人起哄,看到实在躲不过去,张真轻轻吻了一下英梓的脸颊。异性婚礼该有的程序,他们一样不少。

  曾有过失败的异性婚姻

  张真是上海人,2003年到苏州做工程项目经理。英梓是云南文山人,靠在各种酒吧反串女性角色表演歌舞为生。两人是今年8月份认识的,三个月之后便举办了婚礼。在一般人看来,这种行为实在“太快了”。不过在两位当事人眼里,结婚绝对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有人说我们闪婚,也有人在网上骂我们,这些我们都不是很在乎,可能因为‘同志’的思想都挺超前的吧。”张真曾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2005年,迫于父母成家立业的压力,他和一个上海女孩领证结婚。一年之后,张真终于发现自己只喜欢男人,便提出离婚,“我真的对她没感觉,一切都是迫于父母的压力,就连洞房花烛夜也是如此。”前妻一开始以为张真在苏州有“小三”,坚决不同意,但看到无可挽回,只好在2007年协议离婚。

  恢复单身后,张真走进了男同性恋这个圈子。常州君临酒吧是他经常光顾的“据点”,今年8月份,他在这里遇到了英梓。谈到两人相识的过程,张真有点不好意思,而英梓则记得很清楚,“那天我正好去酒吧表演,结束后他通过老板和老板娘介绍,想认识我,如果可以的话就进一步交往。”那一天,张真被穿着连衣裙表演反串舞蹈的英梓击中了,当时英梓正好和前一任“朋友”分手。机缘巧合,两人开始交往。

  今年1月3日,四川成都一对“同志”公开举行婚礼,成为国内首对宣布结婚的同性恋者。10月份,英梓的一句无心快语,促成了江苏的第一例男同性恋婚礼。“当时我上网看男同性恋办婚礼的新闻,无心嘀咕了一句,‘要是我们也能这样该多好啊’。他(张真)觉得这个建议不错,而且他正好是‘江苏同志网’的管理员,有这个先天优势。”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结婚的消息传出后,有人祝福有人骂,“说不定过两天又和别人结婚去了”。对此,张真和英梓颇有些无奈,“虽然我们交往时间只有三个月,但其间经历了不少波折,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在男同性恋圈子里,猜疑、妒忌、吃醋的情绪与异性伴侣有过之而无不及,张真和英梓都曾是这种情绪的受害者。2006年进入圈子后,张真先后交过几个“朋友”,但均不成功。“头两回聊得挺开心的,可到后面就不行了,性格合不来。”由于做项目经理收入不错,甚至还有人瞄上了张真的钱袋,“总之那一段时间,就感觉找不到合适且真心的。”

  英梓曾经被“朋友”背叛过。2009年,他在昆山工作期间认识了一位同性。相处一段时间后,英梓突然发现,这位“朋友”并不只和自己一个人交往。劈腿的情节和所有电视剧一样,一开始英梓总觉得对方藏着些什么,可又弄不清状况。有一天,他发现“朋友”和别的男生在一起吃饭,便问对方当时在干什么,“我在和女的吃饭呢”,这个回答彻底让英梓绝望。

  “可能就是因为有过教训吧,所以我们对这方面的事都很敏感。”张真身边男性朋友居多,平时常有聚会应酬。英梓坦言,“如果我看见他和别的男性在一起吃饭,心里肯定会有一些想法,当然也闹过矛盾,不过后来说明白了就好了。”而在酒吧表演的英梓也时不时会遇到“仰慕者”,用张真的话来说,“都是圈内人,从一个动作就能看出来他们想的是什么。”好在英梓的回答很让他放心,“做普通朋友可以,但‘好朋友’绝对不行。”

  所以要“一夫一妻制”

  婚礼第二天,张真和英梓喝交杯酒的照片就被上传至“江苏同志网”。随后几天里,“中吴论坛”等网站纷纷转载。很多人认为此举是炒作,张真和英梓则解释说,他们这是为了给男同性恋感情加上传统婚姻的约束,“希望这能改变一些社会对我们的偏见。”

  张真和英梓都明白,在“同志”圈子里,一个人有多个“朋友”并不稀奇,甚至还有人给自己的几个伴侣都取了代号大老婆、二老婆、小老婆。这必然要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话题艾滋病,根据媒体报道,2008年5月,省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对450名“男同”做过调查,当时HIV(艾滋病毒)感染率不足10%,2009年5月份再对他们进行检测时,HIV阳性率已经接近20%,“这比较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特殊群体艾滋病感染快速上升的情况。”

  “我们举办婚礼,就有这方面的考虑。”张真表示,由于没有法律和道德上的约束,“同志”之间的感情随意性非常大,“可能今天跟你好,明天就跟别人好了。这个圈子说大也大,毕竟人数在那,但说小也小,毕竟就那么几个同志据点。打个比方吧,比如A在与B相处的同时,也和C、D保持关系,可能某一天,B和D也开始交往,最后大家一交流,原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容易乱,所以需要约束。”张真和英梓都相信仪式的力量,“有300多个朋友见证了我们的婚礼,如果以后我们相处不下去,那不是很丢人吗?而且,我们是交换过戒指的,如果谁要出轨,肯定会想一想,这么做是否对得起家里的那位。”

  “身份”至今对父母保密

  “同志”圈子里有一个术语叫“出柜”,指的是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取向。虽然婚礼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可在社会压力面前,张真和英梓根本不敢告诉父母,甚至连自己是同性恋也对父母保密。

  英梓从小就被当成女孩来养,可在学校里,他并不喜欢和女孩凑在一起玩。小学六年级,他发现自己有同性恋倾向,并在上中学时喜欢上了一个高年级的男生。为了赢得好感,他隔三差五和对方搭话聊天,可那位高年级男生只是单纯地把英梓当成了弟弟。“可能是我长得比较瘦弱吧,容易激起别人的保护欲。”英梓也考虑过要不要跟那位男生表白,“我当然很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可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同性恋,如果贸然说出口,一定很尴尬。”

  在说与不说的纠结中,英梓高中毕业了。2008年,他前往杭州做中药调理工作,在网上聊天时无意中被拉进了一个“同志群”,由此正式走进了这个圈子。“出道”之后,英梓只回过一次老家,住在家里的那段时间,他处处小心,不仅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哥哥”和“好姐妹”不能再讲,而且说话声音要尽量放粗,生怕让父母感觉有问题。

  相对而言,张真的麻烦要小一些。前一次和异性的婚姻失败后,父母一直催他重新找一个,张真总以“难觅真爱”为借口推托。为了避开父母,如今张真干脆常住苏州,只在过年的时候才回上海。在家的时候,如果父母又来问他有没有再找女朋友,张真就拿钱当挡箭牌,“现在结个婚费用太高了,要买房买车,与其最后欠一屁股债,还不如存点钱给你们养老呢。”

  已过上规律的家庭生活

  世界学界公认的数据显示,同性恋者占总人数的3%-5%。相对于主流异性恋而言,同性恋始终属于边缘人群。迫于家庭或社会的压力,大多数同性恋者都会选择在主流社会中扮演异性恋者的角色。

  “只要结了婚,就不再有人怀疑你,对家人也算是有个交待了。”“江苏同志网”负责人君君已经“出柜”。2007年,他上了苏州电视台的节目,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君君今年29岁,早在上初中时就对同性有特殊的感觉。2005年,他给一位男同学的表白信无意中被家人发现,父亲打了君君一巴掌。家人宁愿相信河水倒流,也无法相信儿子是个同性恋者。为了给家人一个交待,他最后和一位女同性恋者领证结婚。

  君君的这个办法叫互助婚姻,也有人称其为“假凤虚凰”。这种婚姻大多数情况下不需要组建家庭,没有实质性的家庭关系,也没有共同财产,双方依然保持完整的自我,“只是借助婚姻这种形式做壳,来抵挡家庭和社会对其婚姻方面的要求。”

  然而,张真和英梓却表示,他们不会接受互助婚姻,“我们已经办过婚礼了,而且我们过得挺好的,怎么可能再去和别人领证呢?”

  现在,张真和英梓已经住在一起。张真每天上班下班,英梓负责买菜做饭,如果有酒吧邀请演出,张真不仅负责接送,还会把英梓的衣服和化妆品全部备齐。“需要穿什么衣服他会提前准备好,我直接拿就行。表演结束他会把化妆品收拾好,该摆什么位置他都清楚。”英梓说。

  见家长是最大的难题

  张真和英梓一直小心翼翼地跟父母隐瞒自己同性恋的身份,走在马路上也很少牵手,可他们很清楚,“现在不让父母知道,主要是怕他们接受不了,无法承受亲朋好友的压力。不过,这种事迟早要和家人说清楚的。”见家长,这个在异性恋中再普通不过的事,是摆在张真和英梓面前最大的难题。

  事实上,今年10月份,英梓已经和张真回过一次上海老家,但身份是“小兄弟”。在上海,一举一动都在父母眼里,两人根本不敢有暧昧的语言和动作。张真不敢想象,如果下次两人再回上海,当初的“小兄弟”突然变成了爱人,父母会是怎样的态度。

  “我们也会一起去云南,见见英梓的父母。”张真有些无奈地说,到时候他们依然是“小兄弟”和“大哥”的关系,“只能先以这种方式摸摸底,取得双方父母的好感,剩下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谈到二人和父母坦白的前景,很多人表示担忧,“如果张真和英梓的父母能够同意,那肯定是最圆满的结局,但现实里太难了。”“江苏同志网”站长“毒药”对此深有体会,他10年前就已出道,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个“老油子”,虽然“毒药”的家人如今已默认了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可父亲前段时间还是让他去相亲,“说就当试试看。他们依然不死心啊,想把我变成异性恋。”

  对于这一切,张真和英梓心里比谁都明白。现在,这对恋人经常上网搜寻同性恋结婚的新闻,作为心理安慰。“以后的事我们真的无法预计,我们能做的就是每一天都开开心心地生活。”事实上,张真和英梓能做的,就是把未来放在一边,但他们至少一起生活在当下,像一对传统意义上的夫妻那样,“这就足够了吧。”(应当事人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本版图片均由受访人提供)

  圈内人说

  “同志”酒吧老板:“不为赚钱,只为了有个地方”

  11月26日晚上8点15分,常州君临酒吧。走进大门,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大厅里音乐震耳欲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水味,红色霓虹灯左右闪动,显得暧昧妖娆。这家酒吧在全省“同志”圈里非常有名,因为是周末,生意较平时要好,大厅内已有七八桌客人,清一色的男人,年龄在20岁至30岁之间。

  酒吧老板曹先生40岁左右,理着板寸头,人较清瘦,高高的个子,说话文质彬彬,右手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他更喜欢称“同志”这个群体为“圈内人”。曹老板坦承自己之前是双性恋,“开酒吧时看得多了,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

  曹老板是介绍张真和英梓相识的圈内人之一,“他们的婚礼是整个站庆的一部分,当天来的300多人里,有公务员、警察、大学教师、媒体人士。”

  “这个圈子的人比普通人承受的压力大,感情也十分脆弱。我想给他们提供一个聊天交流的场所,缓解内心的苦闷。”

  谈起办同志酒吧的初衷,曹老板表示,1998年的时候,常州已有“同志”人群,但范围非常小,平时也是私下开展活动。“当时人们的观念没有现在开放,这群人都隐藏得很深,如果被人发现了,经常会遭到敲诈勒索,但碍于面子也只能忍气吞声。”正因为如此,曹老板便想到开设常州第一家“同志吧”,定名为“波士茶楼”,主要供“同志”群体交流。

  “酒吧开业至今,由于赚不到钱曾几经易手,先后转租过5个人。直到2006年,他们实在经营不下去了,又还给了我。”曹老板说,2006年,他再次开起“同志吧”,选在南大街,并重新命名为“君临雅趣阁”。目前,君临酒吧除了给“圈内人”提供交流场所,还与常州疾控中心合作,承担了义务宣传预防性病、艾滋病等性知识。“婚礼那天,常州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派工作人员出席,向“同志”群体宣传预防性病、艾滋病的知识。”

  “这个圈子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开这家酒吧不为了赚钱,只为了让圈内人有个聚会的地方。”曹老板说。

  谈起“圈内人”的生存状态,曹老板有些无奈,目前常州“同志酒吧”共有3家,下个月还有一家即将开业。在整个苏锡常地区,此类酒吧也只有10多家,经营状况普遍不好。“这种同志酒吧,只是给圈内人士自娱自乐,根本不被圈外人认同和接受,生存非常艰难,说白了我们就是一直处于社会边缘的那部分人。”

  随后,曹老板给记者算了笔明细账,自己这个酒吧面积190多平方米,先期投资了约26万元。目前,酒吧最低消费10元/人,一个月营业额在2.5万-3.5万元之间,除去每月房租8000元、物业费1000元、10个员工工资8000多元,再加上水电费、酒水饮料成本、缴税等,每月算下来仅仅赚4000余元。

  “像我这样规模的同志酒吧,每月开支与收入基本持平,少有盈余。据我所知,‘同志’酒吧目前只有南京的一家生意还说得过去。”谈起君临酒吧的经营,曹老板说得最多的便是“不赚钱,麻烦事多,还得遭受各种人的白眼,有时真想关了它”。

  专家观点

  李银河:结婚是同性恋者的权利

  在同性恋研究领域,中国著名的社会性学家李银河一直是个焦点人物,她曾三次通过书面形式为同性恋争取领证结婚的权利。第一次是2001年“两会”期间,她委托一名人大代表提交“同性婚姻”议案。第二次是在2004年,一位愿帮忙的朋友提交提案。但这两次都受挫。2006年,李银河再次提出“同性婚姻立法”。

  李银河认为,结婚是同性恋者的权利,这涉及到如何与少数群体相处的问题,关乎现代公民素质。除性取向外,同性恋者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根据一项调查,同性恋、异性恋人群的心理健康比例是差不多的。

  李银河曾做过一个公众态度抽样调查,问到“同志”婚姻这个问题,有20%的人持赞成态度,而在网上的调查,这个比例高达56%。“网上比例高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网民相对年轻,思想更加开放。”当被问及“如果你自己的儿子成为同性恋,你会怎么做”时,李银河说:“很多人发现自己是同性恋以后,都会有些困惑和迷茫。如果我的儿子成为同性恋,我会首先让他学会接纳自己,这样才能做一个快乐的人。”

  链接

  同性恋婚姻目前在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不被法律承认的,但经过同性恋者的不懈努力,已经有几个国家在法律上承认了同性婚姻。

  荷兰通过同性恋婚姻法

  荷兰同性恋者不但可以合法结婚,也可以合法离婚。荷兰参议院通过了使同性恋结婚合法化的法律,参议院还通过立法准许同性恋者婚后收养孩子。2009年9月,荷兰议会下院以压倒多数的优势通过使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法律。荷兰宪法规定任何人都有结婚的权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同性恋者也应当享有这种权利。

  德国法律承认同性婚姻

  德国联邦议院2000年12月2日投票通过新法律,批准同性伴侣向当局登记他们的关系,有关方面把这种安排称为“同性婚姻”。

  按照该法律,同性伴侣可以使用同一个姓氏,也可以在例如家庭保险方面共同分担责任。该法律将赋予同性关系法律地位,而且也适用于外国人。不过,同性伴侣目前仍然不可以领养小孩。

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现同性恋婚姻权困局(图)-搜狐新闻 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现同性恋婚姻权困局(图) 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现同性恋婚姻权困局 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同性恋婚姻权陷困局(图)_ 江苏首场男同婚礼举行 同性恋婚姻权困局显现(图) 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举行 同性恋婚姻权利困局再现(组图) 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 在常州举行 胡锦涛同金正日在长春举行会谈(图)-搜狐新闻 对“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的看法 北川震后首场集体婚礼举行 最长者61岁(图) 新娘结婚前夜被查出为逃犯 警方让婚礼先行(图)-搜狐新闻 盘点江苏睢宁县权改革:财产公示等政策未推出-搜狐新闻 盘点江苏睢宁县权改革:财产公示等政策未推出-搜狐新闻 盘点江苏睢宁县权改革:财产公示等政策未推出-搜狐新闻1 江苏近日连出“怪兆” 专家称不是地震前兆(图)-搜狐新闻 江苏近日连出“怪兆” 专家称不是地震前兆(图)-搜狐新闻 网传江苏一国税局长使用黄金名片 官方否认(图)-搜狐新闻 网传江苏一国税局长使用黄金名片 官方否认(图)-搜狐新闻 江苏昆山发现八卦水阵 可能为兵家孙武设计(图)-搜狐新闻 快讯:江苏泰兴中心幼儿园发生砍杀幼儿事件(图)-搜狐新闻 全国人才工作会议举行 胡锦涛温家宝发表讲话-搜狐新闻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庆祝大会举行-搜狐新闻 道孚烈士追悼会举行 胡锦涛习近平送花圈(组图)-搜狐新闻 克林顿女儿婚礼未邀奥巴马(组图)-搜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