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夜雨评水浒(2)梁山第一奸滑之人??宋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6/05 18:16:06

梁山第一奸滑之人------宋江

     说起宋江其人,大家多不喜欢。既无冲锋陷阵的本领,又无料敌制胜的计谋,而且胆小委琐,行事龌龊,不像好汉行径。但为何众好汉却请他来做梁山之主?这中间自然大有道理。

且看宋江,出身乃是郓城县的一名小吏,书中二十二回写:

“原来故宋时,为官容易,做吏最难。为甚的为官容易?皆因那时朝廷奸臣当道,谗佞专权,非亲不用,非财不取。为甚做吏最难?那时做押司的,但犯罪责,轻则刺配远恶军州,重则抄扎家产,结果了残生性命……”

这段话大有道理,大家看书中像高廉、梁中书、慕容知府等都有裙带姻亲关系,根子硬、后台多,出了事情也无非就是降职调任而已。而小吏,有了责任却都着落在他的身上。更有一番苦处,催租纳税、缉凶捉人等,都是下面小吏等具体操办,得罪人处极多。若碰上东溪村晁天王这样的一方豪强,石碣村阮氏三雄这等“钉子户”,也是为难。若是惹恼了这等人,也不是耍处。因此这做吏也是不易。为人太正直也是不行,大家看那铁面孔目裴宣,书中写道:

“裴宣……原是本府六案孔目出身,极好刀笔;为人忠直聪明,分毫不肯苟且,本处人都称他铁面孔目……为因朝廷将一员贪滥知府到来,把他寻事刺配沙门岛,从我这里经过,被我们杀了防送公人,救了他在此安身……”

如裴宣这等忠直有才之人,却做不得吏。

但看宋江,书中十八回言道:

“这宋江自在郓城县做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上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

这“吏道纯熟”四字说的端地是好。宋江做小吏深谙此道,官府黎民、黑白两道,玩得滴溜溜转。你看宋江到处结交江湖好汉,见面礼一出手往往就是十两银子,给武松是十两,给李逵也是十两,看来这十两银子是宋江结交好汉的通价。书中写过卖梨的郓哥得了五两银子,就说够他老爹三五个月的用度了,看来这十两几乎可以让郓哥老爹过上一年!用现在的生活费计算,起码也要2000-3000元左右吧(考虑郓哥老爹乃是穷老头子,平时定然省吃俭用,不会太过奢侈)。宋江哪里来得这许多钱?总不成宋代公务员的工资高得离谱?恐怕这不可能。除了宋江能贪污点公款外,我觉得恐怕还是黑道上来得钱居多。你看梁山泊派刘唐给宋江一送就是一百两金子。宋江得了这黑道上来的黑钱,向上打点知县,中间结交雷横、朱仝等有权有势的人,下面还结纳唐牛儿等闲汉,因此上下人等无不称赞宋江。宋江却更好从中取事,更多干些不法勾当。赚得更多的钱。这样“良性循环”,使得宋江黑白两道统吃,自己落了个仗义疏财的好名,却还落下许多金银来包阎婆惜之类的二奶。电视剧《黑冰》中,王志文演的毒枭郭小鹏说过:“多一项法律制度,就多了一种暴利的机会。(大意)”来钱最容易、利润最大的事,莫过非法的勾当,而宋江实为黑道中的一把大保护伞。

宋江这厮行事也十分龌龊,虽然作者施耐庵好似宋江这厮的辩护律师一般,处处为其开脱,但明眼人个个都可以看得出来。宋江包了阎婆惜做二奶后,书中写道:

“初时宋江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向后渐渐来得慢了。却是为何?原来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

这段话说得破绽百出,难以自圆其说,宋江如果真是女色上不十分要紧,那为何包了阎婆惜做二奶?还夜夜一处歇卧?像这样的事其实是真正好汉所不齿的。请看潘金莲挑逗武松时说:“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叔叔在县前东街上,养着一个唱的,敢端的有这话么?”武松道:“嫂嫂休听外人胡说,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这说明在当时这等行径,也并非堂堂好汉所为。宋江后来渐渐来得慢了,想必是喜新厌旧,另有了张婆惜、王婆惜也不希罕。从后面阎婆惜提的条件来看,她和宋江还有典身文书,记得书中最早提到这个词时,是金翠莲给镇关西郑屠立下的。宋江这厮较之郑屠也好不了哪儿去。二十回中讲宋江杀阎婆惜时:

“却说宋江坐在杌子上,只指望那婆娘似比先时,先来偎倚陪话,胡乱又将就几时。”谁想婆惜半天也不睬他。书中写道:“……贪淫妓女心如火,仗义英雄气似虹。”

当真是好没有道理,明明是宋江这厮想和人家阎婆惜做爱,没有被理睬,惹了一肚子气,怎么人家倒是“贪淫妓女心如火”?我看改成“贪淫宋江心如火”还差不多,书中直如此颠倒黑白。

宋江装疯一节,也是丢人现眼,宋江在屎尿中装疯,反被识破,哪里有半点好汉的气概。其实细数起来,宋江做得好事并不多,坏事倒有不少。像在清风寨时,宋江自行设计赚秦明上山(当时也没有军师吴用参与,看来宋江也并非完全无谋之人,不过他这谋可比较狠毒),这计策定得十分毒辣,让军士假扮成秦明,杀害了城外的数百名无辜百姓,还连累了秦明的妻子家人遭害。梁山后来虽然也常常赚人上山。但最为残酷无情,不合人心的恐怕就是这次行为了,而主谋正是宋江。且看晁盖等劫生辰纲时也没有将杨志及军卒们都杀了灭口,上了山后就开始约束喽罗们不伤客商的性命。另外对于白胜这等供出自己来的“叛徒”,晁盖不计前嫌依然加以营救,宋江却让唐牛儿替自己背了个大黑锅而发配充军,从此不管不问了。种种方面都看得出晁盖的仁爱之心比宋江强多了。

再有宋江乱点鸳鸯谱,让花荣之妹(花荣相貌英俊,其妹肯定也十分美貌)配于秦明这个老粗型的家伙,让扈三娘配于王英。这两个姻缘都是鲜花牛粪型。宋江如此乱点,绝对不是脑子进水,只不过他眼中只有自己的利益(笼络秦明、王英之心)而没有半点公正仁爱之心罢了。后来招安等种种丑态更不必多说了,所以读者对宋江的感觉普遍不好,是理所当然的。

好像连作者对宋江也有一些不满意的,书中的文字也并非一直赞颂宋江。像宋江逃到九天玄女娘娘庙里躲在神厨中的那回中,书中写“宋江躲在神厨里,气也不敢喘,屁也不敢放……”呵呵,如果写一个英雄人物,即使是怕人知晓躲在暗处,又哪里会用“屁也不敢放”这一词来形容。虽然就算是英雄好汉但为了怕敌人察觉,一样是“屁也不敢放”,但作者写的时候肯定不会这么说,只会拣“屏息静气”之类的好词语来形容。就像有的网友乱谈的:《红楼梦》中单写刘姥姥要了张纸要上厕所,而从不写林妹妹去上厕所,虽然林妹妹也吃五谷杂粮,也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射仙人,同样要去那五谷轮回之地,但书中是绝不会这样提的。这就是文学艺术的春秋笔法了,褒贬之处自有分寸。但书中用了“屁也不敢放”这等的词句来形容宋江,我觉得作者对宋江这个人物心中也并非是完全持赞成态度的。说来宋江种种行径,都不是英雄好汉所为,但却能成为众好汉的领袖,却是为何?

  原来还是在宋江“吏道纯熟”四字上。宋江小吏做得久了,这对上阿谀奉承、对下恐吓呵斥的演技十分纯熟。大家看小旋风柴进,同样广纳天下好汉,为什么却威信还不如宋江?若说仗义疏财,靠钱上,柴进家境之豪富,比之宋江,更是强得多。而为什么宋江更得人心?这就是宋江做小吏功夫的体现了。柴进乃是贵族子弟,摆的是古代什么信陵君食客三千的气派,把众好汉当门客一般相待。像武松在柴进处住了一段时间,反而差点闹了意见。而宋江做吏时擅长对上官甜言蜜语,用来对付诸好汉,也十分合适。众好汉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汉子,若硬的来时,天也不怕,地也敢揭,但在宋江这软刀子的伎俩下,不觉都被迷惑,宋江惯于做小服低,又用结拜兄弟等所谓的“义气”来笼络大家。大家看柴进又何曾与人结为兄弟?所以柴进钱财空使了不少,却没有宋江更会笼络人心。

  到了梁山上后,宋江小吏的本领又得到进一步发挥。宋江“架空”晁盖一节,众人各有评论。不管是宋江有心无心,架空晁盖之客观事实,当是不假。这也是宋江从做小吏中悟出来的。但凡当大官的整日里迎来送往、吃酒做乐。具体的事情多让小吏去办。而小吏在其中,无形中权势倍增,更不知得了多少好处。宋江上了梁山,照样使出这等手段来,像打祝家庄什么的,宋江都抢先去,表面是拥护爱戴晁盖,实际上渐渐把持了梁山大权。这等伎俩,似晁盖等耿直好汉哪里得知。

  在我国的历史上出现过不少宋江型的人物,像三国时的刘备等也是这样的。可能是我国古来暴君出的太多了,过于飞扬跋扈的奸雄们给人们的感觉往往是不寒而栗,而向往有刘备、宋江这样的说话和气,重“感情”(刘备和宋江都常常啼哭),对待臣子、手下如同兄弟一样的人,所以有时候表面上的软弱仁义更能赢得人心。但注意,这只是表面上的软弱仁义,如果是真的软弱仁义,那就早混不下去了。像三国上的刘璋,仁义软弱比刘备更货真价实,可最后落了个什么荣誉称号呢?书中一提就是“刘璋暗弱”,呵。所以其实像刘备和宋江之类的人绝不是真的仁义软弱之人,但假仁假义总比赤裸裸地残暴来得好些,所以这类人往往接近于当时人们心中的理想型政治人物了。  

  奈何宋江这奸滑小吏招安后,本想以梁山众兄弟鲜血换来的功名富贵终老一生,却没有想到“奸中更有奸中手”,蔡京、高俅等一班老狐狸的奸滑的本领比他更厉害,宋江受药酒而死,也丝毫不令人感叹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