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喝稀粥也绝不当汉奸的原民国总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04 21:29:01

宁可喝稀粥也绝不当汉奸的原民国总统 


在民国初年那几位“短命”总统们当中,因为“贿选”深遭骂名的曹锟,政绩声誉均为不佳,史家对其评价也多有微词。然而,当这位民国第五位总统晚年寓居天津时,正值抗战烽火蔓延到平津及华北大地,侵华日军高官及其伪政府要员多次前去游说劝降为其充当汉奸傀儡要职,并当面许以高官厚禄和优厚待遇,但均遭到曹锟本人的严词拒绝。曹锟对来访的日伪要员们声称:“老子宁可喝稀粥也绝不去当汉奸!”也正是曹锟在晚年所保持的民族气节,令人们对曹锟这位民国逊位总统的气节和人格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

曹锟,字仲珊,186212月出生在天津大沽口,幼年因家贫而失学,最初以贩卖布匹为生,因生意亏本无奈投靠淮军当了兵,后入天津北洋武备学堂,毕业后在袁世凯创办的北洋新军任职。民国成立后,曹锟担任北洋陆军第三师师长,1916年担任直隶督军,1917年兼任直隶省长,1923年当上民国第五任“大总统”,后在冯玉祥发动的北京政变中被推翻下台。曹锟在获释后辞去一切职务,躲进天津英租界当起了与世无争的寓公。

据天津地方有关文史资料记载,下野后的曹锟一直寓居在天津,靠着过去多年当军阀时的那些积蓄,过着城市平民的小康生活,虽然此时的曹锟衣食无忧,但却早已没有了往日当北洋军阀和民国大总统时那样的风光。

不过,曹锟的城市寓公生活似乎过得也很悠闲自在。据说,曹锟在当时每天的主要生活内容除了书画、打拳、会友之外,再就是找熟人或街坊邻居聊天。在聊天时,他对街坊邻居非常友善,从不端着架子颐指气使,非常平民化,那神情就像从农村刚搬进天津居住的乡下老伯一个样。

曹锟在饮食方面十分随意,但他在每顿饭都要喝上一点白酒,主要喝天津地产的廉价直沽散装白酒,偶尔来客也会买上一两瓶洋酒,多加几个乡土清淡炒菜。曹锟晚年信佛,他经常到大悲禅院烧香念经。他请人画了一幅表现孔孟等圣人功绩的“圣迹图”。每晚曹锟都要在“圣迹图”前朝拜。晚年的曹锟特别爱听河北梆子,有时来了兴致,自己也哼上几段。

  曹锟平时的主要精力都放在练书法和画画上。他每天早上先到院中练武术,然后回到屋里练气功。吃过早饭,他便开始练字和画画,有时一进画室就是好几个小时,真正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曹锟最爱画国画,尤其擅画梅花,他曾经问秘书,为什么古代人称梅为“花魁”。秘书说:“每当春回大地之时,在群芳之中,首先发舒的便是色香并茂的梅花,所以人们不但赞它为‘花魁’,还习惯称它为春梅。松竹梅被世人誉为岁寒三友。有人喜梅之清香,赞它‘香中别有韵’。有人好梅之风采,喻为‘月明林下美人来’。有人爱它‘冰肌玉骨’,有人称它‘世外佳人’。但对它最高的赞颂则是‘凌厉冰霜节愈坚’。”而曹锟最喜欢这最后一种说法,正是因为梅花“凌厉冰霜节愈坚”,他才分外喜欢。

他平时还喜欢写书法,最得意的是用一笔写成一个虎字。每逢亲朋好友向他索字时,他就愉快地答应,随后一笔写成一个虎字,身旁的人见状都啧啧称赞,虎字写得苍劲有力。曹锟写完字,还要精心地先在条幅的右上角盖上图章,然后署名为“乐寿老人”或“渤叟”。

曹锟在担任北洋陆军第三师师长和直隶督军期间,曾利用职权大肆搜刮财富,因而积蓄了数量相当可观的一笔财产,大部分都交给其四弟曹锐经管。曹锐把曹锟交给他经管的钱和自己的那些现金全都存入外商银行。据说,他为了保密和慎重起见,在存款时竟然没有使用曹锟、曹锐的真名,也不用曹家公开使用的“德善堂”和“五聚堂”等堂名,而是用了一些假造的堂名。后来曹锐因事自杀,外商银行竟拒不承认曹锟存入的这笔数百万元的巨款,由此直接导致了曹锟晚年虽有民国逊位总统之名,却在经济上并不富裕。但晚年的曹锟也还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个无奈的现实。

1933年5月,随着长城抗战的失利,平津两市和华北大部分地区相继被侵华日军占领。寓居在天津租借里的曹锟,每天通过阅读报刊和收听电台广播关注着中国军队抗战的局势。遇有为抗日募捐的登门,他总要多少捐出一些小钱,以此表达一下自己支持抗战的心意,但据说他却从不对募捐的人讲他就是曹锟。

侵华日军占领北平、天津和华北大部分地区后,为将这一地区迅速变成日军侵略全中国的又一后方基地,于是按照日军高层提出的“以华制华”的战争策略,急欲在平津等地大肆搜罗汉奸及社会上有声望的人物,企图建立亲日的汉奸伪政权,以此配合日军长期在华推行殖民侵略统治。

通过几经筛选,侵华日军头目土肥原贤二等人决定把诱骗劝降工作的重点放在曹锟的身上,并策划了比较具体的对曹锟的诱骗诱降方案,先后派出几个职位较高的日本人前去曹锟家中探访,诱劝曹锟出山担任重要伪职,但却均遭到了曹锟本人的拒绝。土肥原贤二等日军高官一计不成,又相继派出曹锟的老部下齐燮元、高凌蔚等人前去当说客,但曹锟一直不为所动,结果一个个吃了闭门羹。

后来,投降日寇当了伪河北省省长的高凌蔚奉日本人之命再度来访。没等高凌蔚开口说话,曹锟便勃然大怒,大声吼道: “你给我滚出去!当了汉奸还敢登我曹家的门!”“老子宁可喝稀粥也绝不去当汉奸!”随后高凌蔚被轰了出去,从此再也不敢露面。

有研究者认为,曹锟晚年坚决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与他的四夫人刘凤玮有直接关系。刘凤玮是天津郊区人,家世贫寒,从小学戏,专攻老生,曾轰动京津。曹锟几次派人说媒,明媒正娶成了他的四夫人。她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心地善良,聪明好强,尤其是十分痛恨侵华日军在中国各地的侵略暴行,具有较强的民族自尊心。一次几个日本人身着便装探访曹宅,欲邀请曹锟出山。曹锟本想听听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但这位刘夫人却拦住他,并冲着门外高声叫道:“咱们就是每天喝稀粥,也不要出去给日本人办事。”曹锟听了连连点头。

在侵华日军的威逼利诱下,曹锟的那些原来的老部下在华北沦陷后纷纷落水投敌,先后出任华北各地汉奸伪政权要职。日酋土肥原贤二等人极力拉拢原民国大总统曹锟,想以他为首成立汉奸傀儡伪政府,年迈的曹锟立誓宁肯喝稀粥,也不当汉奸给日本人办事。当曹锟听到中国军队获得台儿庄大捷的消息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连说:“我就不信,我们还打不过那小日本!”但随着战事不利,他不久便郁郁而病重。

1938517日,晚年的曹锟因感冒转成肺炎,经医治无效,在天津泉山里刘夫人寓所病故,终年76岁。1938年6月14日,国民政府发布特别训令,对曹锟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予以表彰,并追授曹锟为陆军一级上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