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频遇手机短信陷阱 回复立即扣除百余元话费-搜狐新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1/04/12 08:59:14
 神秘号码发来一条短信,回复几个字即被扣掉一百多元 谁在炮制“天价短信”?

  策划 特稿部执行记者 何晖

  阅读提示

  “抱歉,我是××,电话换了,这是我的新号码,有事请联系。”接到这样的短信,很多人出于礼貌,会回个“收到”或者“谢谢”,结果因此被扣掉120元信息费。 近来,记者频繁接到对此类“天价短信”的投诉。而随着记者调查的深入,一个隐蔽性更强,点对点发送,甚至有相当数量合法公司参与的短信诈骗内幕逐渐揭开——

  骗子怎么“认识”我弟弟?

  这些天,在一家平面媒体供职的陈先生有些晕,连续几个月,他的手机话费和短信费屡屡见涨。他7月份的手机话费清单显示,在回复了一条短信后,他被扣了120元信息费。

  就在陈先生满腹狐疑时,他又接到了089869024272发来的一条短信:“××(注:人名)邀请你加入哈皮社区,直接发送JT到70669760699完成注册……”××是他的同事,看到短信时,陈先生刚迈入办公室,他听到几位同事正在相互询问:“哎,你让我加入的哈皮社区是干什么的?”“什么?分明是你让我加入你的哈皮社区,我正想问你呢!”原来,同事们都收到了同样内容的短信,只是发送者的号码和“邀请者”的姓名在变,但无论是“邀请者”和“被邀请者”都在几个同事的小圈子里。大家很吃惊,于是拨打089869024272查证,结果里面说:“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

  真正让陈先生感到不安的是几天后接到的另一条短信。那天晚上12点多,陈的妻弟从广州发来一条短信:“姐姐、姐夫,我是鹏飞,我到广州了,有事可打这个号码……”陈先生立刻用家里座机按照短信所提供的号码打过去,但听筒里一直是忙音。随后,他又用手机拨打那个号码,可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反复几次都是这样。

  他随即又拨打弟弟在深圳的电话,弟弟否认自己发了短信,并称现在正交接工作,下个月才会去广州任职。

  陈先生深感诧异,第二天一上班,他通过通信公司的朋友查实,他昨晚拨打的那个号码只有10位,不是手机号码,而是一个外地信息俱乐部设置的短信订阅号码。陈先生拨通后虽无人接听,但系统按照事先的设置已经扣除了他130元话费,因为他已经“订阅”了“汽车”、“谚语”、“资讯”等一系列短信服务。朋友告诉他,他拨打的次数越多,订阅的范围就越广,短信费也就越高。

  与此同时,他在通信公司的朋友查询到他两个月前被扣的120元信息费,也是因为订阅了美容、笑话、星座服务等信息。陈先生很疑惑,他根本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用什么样的方式定制了这些服务,而令他添堵的是,两个月来,他也从未收到过一次这类服务信息。

  骗子“劫持”了朋友

  陈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在通信公司工作人员那里,此类扣费被统称为“手机短信陷阱”。细分之后,又集中表现为诈骗手机费、诈骗银行卡、诈骗现金三种形式。诈骗银行卡和现金用户容易发现,因此投诉较多,媒体曝光集中,而诈骗手机费,则只有在用户每月交费时才有可能发现,很难抓住“现行”,因而更具隐蔽性,炮制“天价短信”的不法分子正是利用了这个“时间差”。

  记者在调查中获知,目前已知诈骗手机费的方式,大致可归为4类。

  第一类多以“赠送话费”的名义进行。比如:“××朋友:为庆贺用户突破1亿,向广大用户表示感谢,您只要把此条消息转发给10个用户,您的账户将增加188元话费。我刚试过,是真的。”

  第二类以“听朋友点歌或接收彩信”的名义骗取话费。比如:“您的朋友某某为您点播了一首歌曲,以此表达他的思念和祝福,请发送字母××到××收听。”

  第三种方式是冒充朋友骗取话费,比如:“抱歉,我是××,电话换了,这是我的新号码,有事请联系。”出于礼貌,你一定会回个“收到”或者“谢谢”。有的人更会不假思索地回拨,但无论回短信还是回电话,你都难逃扣费。

  第四种是“以听取心里话的方式”诈骗话费,这种温柔的陷阱更具迷惑性。比如:“我明天就走了,本不想再打扰你,但有些话不说实在难受,又不想给你打电话,怕听到你的声音。你发短信到××看我的留言就会明白!”

  令人惊讶的是,上述四种诈骗形式中出现的人名,有些真的是用户认识的。作为传媒人,陈先生熟知五花八门的“陷阱”类型,但令他百思不解的是,骗子怎么会知道他的弟弟叫鹏飞,又怎么知道弟弟要调往广州工作,给他发短信的号码分明是一个手机号码,而提供的疑似手机号的10位号码如何能在无人接听的状态下完成了扣费?另外,邀请他加入××哈皮社区的人又是怎么知道××和他是同事呢?

  这个世界是“有心人”的世界?

  “这种诈骗的方式是典型的‘点对点’,它的诈骗方式已经升级到了讲究‘时间段’和‘圈子’的程度,换句话说,就是对要诈骗的目标人群进行细分、梳理,瞅准他们的薄弱时段下手……”连日来,记者带着上述问题采访了多位通信公司网络通信保障专家,他们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其中一位不愿具名的网络工程师用了四个“最”来概括“点到点”短信诈骗的特征——量最大,成功率最高,最隐蔽,最难惩罚。以“鹏飞陷阱”为例,这位工程师分析:“鹏飞陷阱”在原理上并不神秘,“弟弟鹏飞”和“去广州”对信息接收者只是一种巧合,发送者讲究概率,全国13亿人5亿手机用户,上钩者有“千”足矣,上“万”就更不得了,一次回复就挣钱130万元。

  “技术上,他们是如何完成了回复几个字或者回电就扣除了高额话费,这属于商业机密,没有人会知道,除非你是业务提供商的核心成员或者服务商的技术研发部成员。”这位工程师说。

  具体而言,“天价短信”是如何做到“四个最”的呢?这位工程师说,量大,很好理解,因为靠的是群发。而成功率高,说明指向性强。“天价短信”非常讲究发送的时机,对“天价短信”的炮制者而言,最好的时机一是上班时间最忙的时段,如周一或周五下午,二是半夜三更信息接收者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这两个时段,人的防范意识都很差。

  负责某品牌手机客户投诉的部门经理杨依涵向记者抱怨,她经常会在最紧张的工作时段收到质询短信:“您的座机一直占线,我的问题什么时候解决?你们再这样故意推诿,我将向总公司投诉!”接到这种短信,她常常会不假思索地回复过去:“请放心,我们会很快与您联系。”可是等她有空闲与质询者联系时,却发现那根本不是手机号,虽然再也找不到“投诉者”,但你回复了,短信费便产生了。

  除了精选时段外,诈骗者对不同人群的细分更是到了防不胜防的地步。

  现在,一些编辑记者的手机号码刊登在报纸上,一些服务行业的管理人员、民警的电话都对外公布。而一些商业银行在办理银行按揭贷款或信用卡时,除了索要夫妻双方的办公电话、住宅电话和手机号码外,还要求提供两三个亲朋好友的联系方式。这些重要的个人信息无一不成为“有心人”猎获的目标。比如,针对记者,“天价短信”会对你的稿件提出看法和评价,或向你倾诉他遭受的不公平待遇,作寻求帮助状,有的更编造假的新闻线索,诱骗记者回复。

  对这种“点对点”发送、命中率极高的短信诈骗升级版本,一位在通信公司供职的业务推广经理调侃道:“这个世界既不是有权人的世界,也不是有钱人的世界,它是有心人的世界。”

  “正规军”也打“游击战”

  记者通过关系拿到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诈骗短信有45.67%通过短信群发器发送,39.91%通过互联网网站发送,另有12.18%通过个人手机或小灵通发送。短信传播最主要的三个主体是:专业的短信群发公司、SP公司(内容服务商)以及运营商。其中,群发公司最猖獗,而相当一部分具有合法身份的SP公司也未能抵挡住“天价短信”带来巨额利润的诱惑。

  上周五,一位SP公司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他们大致通过两种方式发送群发信息,一是通过运营商的平台发送,另一种是通过群发公司发送。他说,目前政策约束很紧,监管部门不允许SP公司群发宣传短信,通常他们制订好内容以后,会委托群发公司进行群发。因为运营商的平台比较透明,他们更愿意选择群发公司。群发公司有自己比较娴熟的群发时间、频率和发送对象,针对性更强。他个人认为,这些五花八门的群发公司才是色情、诱骗、误导等非法短信群发的主要渠道。“偶尔,我们自己也会向外发送,但我们会非常非常小心,因为弄不好就会被发现。”

  “午夜来电”就是这种方式。凌晨时分,你睡得正香,忽然手机震动或铃声响起,因你睡意正浓,你不知道响了几次,事实上只响了一下,你认为若非急事不会午夜来电,当即回复,发现那电话只是外地一个声讯台给你事先录制好的自动语音。“那么,更对不起,你回复的不是手机号码而是一个网络号码,这个网络号码只供我发送信息用,你通过这个网络端口定制了我的服务,即便你向运营商投诉,运营商也没有证据证明你不是自愿的,强迫退订可以啊,但先期的钱,不好意思,我先挣了……”他说,“一般情况下,若非大额扣费或频繁扣费,用户会因追诉程序繁杂占用大量时间和精力而选择自认倒霉。而我们也清楚这点,一般是见好就收,打‘游击战’。”

  但这位知情人并不否认,所有的短信都必须经过一定的端口才能发送出去,而这些端口无疑只能依靠运营商来提供。

  “这些端口大部分是必须经过省级通信管理部门审批的,而通信运营商只负责为SP公司提供并接入端口,只要双方签有合作协议并通过了资质审核。开办这样的端口都是合法的,非法的只是某些服务商的违规行为,他们倒卖手机用户的信息,之后编写群发广告,再研制购买短信群发设备,最后通过通信端口发送……”说这话的是一家通信公司的业务推广人员。

  记者从有关渠道获得的一个数据是,目前带有欺诈色彩的短信总体规模比上年同期增加了93%。

  “事实上,运营商对这种诱骗设局的方式也非常厌恶。”通信公司的一位网络管理人员用“午夜响铃”举例说:“设局者用‘点’到‘点’的方式一晚上不停地拨打各种手机号码,并不接通,拨打一下就放弃,人们都知道,通信公司通话后方可盈利,一晚上不停地拨号,会大量占用通信公司的网络资源。

  那么,“天价短信”的利益链条到底什么样?有什么办法扼制其疯狂吸金的咽喉?本报明天将继续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