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低下的北京 乍暖还寒的春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2/14 11:18:46
——北京“世界城市”构想之经济战略批判
我们曾经反复强调:中国经济的问题不在速度而在方向,不在数量而在质量。惟政治能把握经济的方向,惟文化能提升经济的质量。然而可悲的现实却是,三十年来的中国经济就是一辆被“美国新自由主义马车夫”控制的洋奴主义接轨大车,沿着矮化民族精神文化创新能量的“比较优势的战略误导大道”,向着战略产业与核心技术、外汇财富与管理主权、国民福利与环境资源越来越被美国寡头垄断势力所抽空的疯狂的终极目标,茫然疾行。
与“被控制”与“被抽空”的中国经济的整个情况完全一致,北京“世界城市”之经济战略设计构想,正是北京洋奴主义政治更加强化地把持了洋奴主义经济的前进方向的自然延伸,正是北京洋奴主义文化更加深入地腐蚀了洋奴主义经济的含金量的最新明证,这在洋奴主义官员们看来实际上是顺理成章的。难道不是吗?难道一个主要以帮助西方跨国公司完成其在华市场的占有与扩张为服务总目标的错误决策,再辅以一个向西方标准看齐接轨的茫然冲动,其最终结局不就是要打造一个自主创新“能量低下的北京”,还要面临一个受制于人甚至可能人去楼空“乍暖还寒的春梦”吗?
“世界城市”这个今天在北京官员话语体系中跳跃而出的高频词汇,无论其怎样引经据典、故意表现得有理有据甚至许多构想似乎真的是前景诱人、绚丽多彩,其实质都无非是要为主要服务于西方跨国公司的错误决策,罩上一个风光无限的“世界化”的大光环,再吹上无数个技术含量低下、投资却异常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的大彩泡——而光环和彩泡下的一切重大经济行为,都是“依附西方”、“接轨西方”、“服务西方”的无良勾当。
难道“依附西方”、“接轨西方”、“服务西方”,就能够解决北京这样的一个东方大国之都的全面崛起吗?恰恰相反,这样的方针路线已经使北京付出了战略定位错乱、精神意志瘫痪、形象模糊沦丧和经济自主创新能量低下的沉重代价。当北京的政府优惠外资的政策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当北京的媒体主动投靠在西方传媒的脚下甘愿成为西方精神观念、生活方式和品牌文化的吹鼓手,当中国的民族产业即使在中国境内的“首善之城”依然遭受了西方跨国公司与北京等地方势力的联手打击——北京经济已经成为西方跨国公司支配下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傀儡依附、备受剥削、自我摧残的一部分。
北京“世界城市”的构想,不仅有服务于西方的错误目标,还有向西方标准看齐接轨的茫然冲动。北京官员们充满洋奴主义精神的讲话,无一不揭示出北京“世界化”就是以“依附西方”、“接轨西方”、“服务西方”为发展标杆。最近的资料显示,北京的各界官员们为实现“世界城市”的“伟大梦想”,已经开始了经济战略的总动员:
北京市有关负责人表示“北京拥有世界500强企业数量居全球第三,仅次于东京和巴黎。”北京市发改委负责人表示“目前北京第三产业所占比例已高达75.8%,但如果按照世界城市的要求,该比例仅为底线(即及格线),纽约、伦敦等世界城市,第三产业均已超过了80%。”北京市农委负责人表示“世界城市的农业具有生态服务价值”、 “按照建设世界城市的要求”、“世界城市应体现城乡统筹、城乡一体化。”北京某副市长表示“世界城市是国际城市的最高形态,虽然我们离国际城市还有差距,但既然提出了这个概念,就要求北京谋划工作、推动工作时,要站在世界城市的高度上,要有世界视野。”
我们没有必要逐一分析这些接轨言论的深层含义与各种危害,因为错误的方针路线必然蕴藏着可悲的后果和荒唐的逻辑。2004年笔者曾经参加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主办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文化设施高层研讨会”,会上有关北京还应该新建多少个博物馆的依据标准仍然是取决于洋奴主义官员们一致认可的西方标准,比如:巴黎有多少、法兰克福有多少、纽约有多少等,最后生吞活剥地硬套在北京市府的决策之中,大概搞了个平均数。全无北京的个性情况分析以及超越西方的雄心壮志,这是荒唐而可悲的。
总之,北京“世界城市”的经济战略构想,就是一个为西方服务、向西方标准看齐接轨的茫然冲动而已。这样茫然、愚蠢而疯狂的冲动,除了即将打造一个自主创新“能量低下的北京”,面临一个受控于外“乍暖还寒的春梦”之外,难道还要期望那些晕头转向、利令智昏的决策也能获得不可思议的成功吗?
除了北京人民甚至是全中国人民都觉醒起来、行动起来,粉碎洋奴主义政治对于北京政府的权利掌控,我们不会看到北京的经济能够脱离洋奴主义经济的发展方向;
除了北京人民甚至是全中国人民都觉醒起来、行动起来,粉碎洋奴主义文化对于北京政府的深层渗透,我们不会看到北京的经济能够脱离洋奴主义经济的腐蚀干扰;
除了北京人民甚至是全中国人民都觉醒起来、行动起来,把“精神崛起的北京、四海归心的首都”置于北京创新发展的理念核心,把“中国人民的心灵之都”建设成为“世界人民的心灵之都”,我们不会看到北京能够拥有一个超越世界、领航世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