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市粮食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2/14 11:17:05
农产品成房地产第二,全方位调控山雨欲来
信息来自:中国粮食信息网    发布日期:2010-11-19   浏览次数:6
* 农产品成房地产之后的新调控目标
* 炒作的根源都是流动性过度
* 成本上升,农产品价格上涨是长期趋势
* 分析师建议货币、财政和行政手段并举
路透北京11月17日电---房地产调控的消息,在过去半年占据了中国各报纸的头版。而现在取而代之的,是抑制物价的过快上涨。而后者所引起的政策猜测,更深深搅动全球金融市场,不管你觉得有道理还是没道理。
从官方媒体报导发改委等在研究出台政策控制食品价格,到同一天公开总理温家宝的讲话证实国务院正拟定平抑物价的措施,中国政府这次的反应之快有点出乎市场人士意料。高通胀涉及民生和社会稳定,政府的高调似乎预示着加息等收紧措施呼之欲出。
不管是房地产,还是农产品,流动性过度充裕是根源。业内专家指出,预计政府会多渠道下手,如同2007年打压物价的战斗一样,在收紧流动性的同时,动用各种行政和财政手段。
“单一的政策是没有用的…要出台一些严厉的手段,加息、控制贷款的增长等。同时,通过一些临时限制性手段把这种涨价的思想,报复性连环调价的行为给遏制住。”渣打银行宏观分析师李?说。
而亦有分析人士认为,前期对房地产的打压产生挤出效应,使得一部分流动性逃离房市,转而投资炒作小宗农产品,为小宗农产品的本轮涨势推波助澜。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就称,今年以来“小宗农产品”价格暴涨,主要是因为筹码易于搜集,产地集中,季节性强,不在国家监测范围内,背后是通胀预期和货币流动性充足。
今年以来,中国的农产品市场表现可谓“疯狂”,被戏称为“豆你玩、蒜你狠、糖高宗…”等农产品期货和现货价格飞涨。棉花价格3-4个月内价格涨了一倍,而大豆及豆油、豆柏、玉米、糖价也涨了五成左右。
新华社周二稍晚引述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广州考察时称,国务院正在拟定措施,抑制价格过快上涨。并称要千方百计保持供货渠道畅通,保证市场供应,加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 ID:nCN1436971
业界认为,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可能出台一系列遏制物价组合拳、财政补贴、打击投机炒作。在2007年上一轮通胀的时髦用语“米袋子”、“菜篮子”等有望再现。
中国10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4.4%,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0.1%;CPI的食品价格中的成分商品绝大部分都是农产品。央行此前已宣布叁年来首次加息,今年以来连续四次调高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已有所调整。
出于对中国货币收紧以及爱尔兰债务问题的担心,全球金融市场剧烈反应。美国股市 .DJI 周二下挫近2%,大宗商品亦受到冲击,其中美国原油期货触及两周低位,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重挫逾2%,全球基本金属价格亦大跌逾5%.国内市场方面,中国沪综指 .SSEC 上周五和本周二分别出现一百多点的下挫,周叁早盘续挫1.2%,大宗商品期货继续下行。
**全方位调控山雨欲来**
中国政府此前发布四季度工作安排明确表示,未来通胀压力仍大,防范通胀风险将是政府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
回顾上一轮通胀时的2007年,当时一波接一波的价格轮番上攻中,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大宗农副产品主导整个物价走势的,猪肉、食用油、牛奶……其背景有真实的供给短缺作支撑。中国政府当年采取了行政手段并配合央行的六次加息。
而今年的情况与叁年前不同,这次是流动性过度泛滥,并非2007年的基本面供给不足。但在调控手段上,恐怕仍与2007年相似。
中国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77亿元;上月底的广义货币(M2)?额为69.98万亿元,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多。
中国证券报周二援引权威人士透露,国家发改委等部委及各地政府可能出台一揽子控制物价上涨的措施,具体可能包括限价、“菜篮子”市长负责制、价格补贴以及严惩囤积居奇等,尤其加大对炒作棉花和玉米行为的惩罚力度。 ID:nCN1433989
再度加息的传闻频繁扰动市场,并成为当前资本市场的“最大风险”.分析人士期待,今天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于稍晚能传递出更多抑制物价过快上涨的措施详情。
“价格上涨一定要控制住,不然一旦这种循环涨价一轮又一轮的趋势形成的话,对中国是很难承受的。”李?称,“源头并不是食品价格领涨。”
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教授则建议,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抵御农产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副作用,一方面对城市低保家庭进行收入补贴,免费发放收入券;另一方面对于种植主粮作物的农户提高直贴标准。
“允许适度的农产品涨价,并通过物价补贴的方式平抑涨价带给人们的痛苦。”郑风田称。
**主粮作物涨价是长期趋势**
受访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的主粮作物--小麦、玉米和水稻的价格长期稳定,相对其他国家严重低估,未来以主粮为代表的农产品价格上涨是长期趋势。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就称,对于CPI中食品价格的上涨,已无法继续以所谓的气候因素来解释,主要受到“成本推动”和“需求拉上”的双重推动。
从成本推动的角度来看,务农人口收入、在城镇务工收入、城镇最低工资指导线、粮食最低收购价格等,拉动成本持续上升;从需求拉上的角度看,则是主要指随着城镇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从“吃饱”向更加注重膳食平衡的“吃好”转变,由此直接造成了今年以来各类杂粮的轮番大幅上涨。
分析自1985年以来的城镇家庭人均全年购买食品数量,其中购买粮食的数量下降约50%,而鲜奶、水果、家禽、水产品、食用植物油和鲜蛋则大幅增加约一倍左右。人们的饮食结构在向着更加营养健康的方向发展,同时也意味着对粮食直接消费量的降低,以及间接消费量的更大幅度增加。
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上周表示,由于土地、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农产品价格会是一个长期的上涨趋势。
“除了个别品种情况特殊,比如绿豆、棉花等涨价和减产相关,总的来看,今年农价的整体上涨,和供求没有关?…放到整个宏观经济的背景中来看,各种要素都在涨,凭什?不让农产品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稍早亦对媒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