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香港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1/29 08:08:41
搜狐的
前些日子,敝人偶有《丑陋的广东人》随笔一篇,刊出后,有不平者投诉,言:在外面已不易,何必还要揭短!云云。
看官言重了。
“不易”与“揭短”,实属牛头与马嘴。如果您的脸上蹭了块黑,您却不让照镜子和点灯,到头来,脏的还是您的身子,该被人笑话的,也还不是您老人家嘛。
一位同乡见了我,也讲:“那篇东西是你写的吧,我已跟大家说了,乡俚们对你不太满意唷! ”
我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唯恐天下不乱,鸡肠鸟肚的小市民心态,正是广东人的丑陋之一。
此为闲话。

大陆的广东人约八千万。香港人约六、七百万。港人中九成以上为广东籍,半数以上是五、六十年代后从大陆来的。
香港被“租借”前隶属两广府管辖。广东话源自广州、南海一带,现以穗,港两地的广东话为标准粤语。
香港人是广东人中的一部分。广东人有的陋习,香港人自然有。然而,香港人却自视为“上等”的华人,瞧不起大陆人,甚至连来自同籍同乡的内陆广东人也给‘算’了进去。
香港人对大陆人开口就是“阿灿”、“大圈”,闭口也是“表叔”、“表姐”。连刚才举家移民到那的邻家小姐与我通电话时,也口口声声地“你们大陆人素质真是差……”,“我们香港人……”,叫人听了也实在哭笑不得。
当了几十年殖民地顺民的香港人,把大陆人嫌弃的不得了,象《阿Q正传》里的假洋鬼子似的。“97”邻近前,更有一股“我们不是中国人”、“我们是香港人”、“应该独立出来,象新加坡一样”的叫喊。
对此港人,说客气点,叫做:浅薄与无知。
港人心里自然也明白,香港之所以有今天的繁荣和稳步成长,除了自身的努力外,如果没有大陆作为大后方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什麽事情一旦认为是“理所应当”的话,那就无对等而言了。
几十年来,输往香港的蛋禽肉类,蔬菜瓜果,鲜活农产品,轻工业产品,饮用水,煤气,燃油,电力等等,一天都没停止过。即便是大陆人民勒紧裤头的最困难时期,也把最好最需要的东西运往香港,运给太平山下的手足同胞们。
如果大陆一天停运,港人就会呱呱叫;几天不运,市价立即上扬;一周断运,非歹告急甚至大混乱不可。
真不明白,香港人您干嘛老看大陆人不顺眼而狗什麽屎呢(“狗屎”为粤语中自以为了不起意)?!

在下每次回故里省亲,都要途经香港,来来往往也不下一、二十次了。每走一次,就不顺一次――
第一次出国途径香港,那时正值“六、四”过后,大概是鄙人在国内职业的故,在香港海关的小房子里,一位稍有点姿色的女官员对我旁敲侧击,拐弯抹角地打探大陆政治变动的细处。这种低劣的情报收集法,实在让人哑然。在资本主义社会的香港地,我要是她的话,去干点别的什么不好。
每次送客或转港途径香港,都要在香港盘恒几天。吃住花销在您家院内,往您的口袋里塞钱,可您授受大不列颠百年“绅士教养”的香港海关的关员也少有好脸色;您沐浴了英吉利百年恩宠的饮食店店员少给点小费就骂骂咧咧,甚至挽起手袖……
十多年了,您哪儿越来越拥挤的人口;越来越高腾的物价;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越来越低品位的杂货街,而人们的社会行为却未有更大的改观。
外在的东西并不是判断美丑的唯一标准。但在海外旅游,无论是欧美还是东南亚,个头最不起眼,衣着最不光鲜的华人,不用问,定是广东籍人或广东籍的香港人。
真不明白,香港人您有什麽更多骄人的东西,值得您去狗屎的呢?!

不久前,与友人到涩谷一家挂有香港名厨本格料理幌子的酒店吃菜。一碟子菜上来,又生又硬,味道糟糕的不行,便跟服务员交涉了一番、等再从厨房端上来时,还是那盘烂菜,只是把形状挪动了一下。这样的食肆,挂着羊头,卖得狗肉,一流的收费,九流的服务,不关门拍苍蝇才怪呐!
每每有学生问我,香港和广州的厨师,哪边的更利害?
这是一个源与流的问题。
穗、港两地同属粤菜系。厨师是靠真功夫吃饭的。一流的厨师是国宝,用不着漂洋过海去谋生;二流的厨师是高级酒店的掌勺人,不愁没人用高薪请聘;三流的厨师自己开餐馆,而背井离乡到海外打工或挣外国人钱的,正是一大批三,四流的厨师或不入厨师流的华人。现在日本的广东料理是无法真正代表粤菜水准的。
真不明白,在海外的香港料理人,您到底有多少本事,值得您去狗屎的呢?!

’97已过了七年了,相当多的港人不得不回到现实中来,脑子清醒了点。其实,大陆与香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密不可分的。“恐共”与“恐大陆人”,本属个人的意识范畴。但,如果您觉得您已在“光明”的天地里了,不想再沾连点尚在“黑暗”中“挣扎着”的“穷亲”“穷戚”的弟兄姊妹的话,那您或许又搞错了。
真不明白,相当多的,还是刚刚才换下大陆衣衫的香港人,您对几十年来不懈地用生命和鲜血去争取民主与自由,民主与法制,努力建设着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园,生存空间更之不易的大陆广东人,您又有啥样不满意而狗屎什么呢?!
深圳论坛的
最近,在香港领导人的要求下,中央政府给予了他们一系列的优惠政策,香港人获利甚丰而显得十分兴奋,感叹好日子又会来了 ,不过,香港人的这种获利是以大陆人民作出牺牲为代价的,香港人的人均收入是大陆人民的二十五倍,现在,富人竟然心安理得地要求穷人去接济他们,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这也显示出香港人的悲哀和自私自利的心态,虽然,香港的经济出现一些问题,但主要原因是他们自己的无能,在一个外人看来,他们的劣根性在于:
** 香港人墨守陈规,刻舟求剑 **
上世纪的70、80、90年代,香港人有过一段顺境的日子,那时,中国闭关自守,经济孤立并受外界封锁,中国经济发展所需的物资和技术大多要通过香港这个通道来获得,而中国的出品商品很多也要通过香港输往世界,外国商品很多要通过香港为跳板进入中国,可以说,那时的香港充当了中国进出商品的总代理,并间接担当了中国的海关和税局.即使当中国对外资开放市场之初,他们凭借近水楼台之利,率先进入中国市场,并亨受了许多优惠待遇,在这种环境下,即使是傻瓜都发啦.香港人急功近利,赚钱短平快的性格,吹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经济泡沫。他们没有丝毫的危机意识.但当中国人民从混沌之中清醒过来,将自己的经济溶合世界,力量逐渐壮大,香港人就感到巨大的竞争压力了.中国经济前进的每一个步伐,几乎都会对香港经济造成打击.例如,中国的公司可以和外界进行直接的进出口贸易,就不需要劳驾中间人了;中国的商品市场向世界开放,外商就不需要跳板了;中国降低关税,大家就无需跑到香港买东西了.香港人现在头上还戴一顶桂冠: 地球金融中心,但若有一天,中国实行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与其它外币自由对换,自由出入,香港人的那顶高帽恐怕就会大大失色了.
竞争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必然规象 ,先行者面对后来人的追赶,若要保持优势,就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对于香港,提高竞争力的最好方法莫过于放弃港元联系汇率.港元联系汇率是前港英政府在20年前搞出来的东西,在那个中英政府就香港前途会谈的特别政诒环境下,它起到了稳定金融市场秩序,增加投资者的信心,对香港的经济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时过境迁,它的负面作用显露出来了,它的最大弊端是汇率人为固定,违背了自由市场的经济原则. 香港现时的经济问题:什么经济泡沫,营商成本高企,负资产,竞争力下降,财赤,高失业等都可以归咎于那个东西.实际上,那个东西巳成为鸡肋,但放弃它,是需要勇气的,它需要一种壮士断臂,破釜沉舟,处于死地而后生的精神.香港人没有这个胆量,也不愿将他们的资产贬值,他们连讨论这个联系汇率的前途问题也不愿意,朝野双方似乎有默契,避免公开讨论这个敏感的话题,他们担忧讨论会动摇外界对联系汇率的信心,严重的话,大家会抛售港元资产,套购外汇,外汇基金枯竭而固定汇率脱勾,港元大幅贬值,大厦将倾,大祸临头,玩完.(对比一下,专家认为,如果人民币和港元实行浮动,前者至少升值10%,后者至少贬值10%)他们的心态就是这样:守着吧,尽管守得很辛苦,也许有一天,说不定那个东西会给香港人带来好运呢?
这里有一个笑话:在二次大战期间,盟军在太平洋的小岛上修筑基地,那些岛上的土民第一次看到飞机,并亨用了飞机给他们带来的饼干、汽水、时装,他们过上了几年光鲜的生活,并认为这是上天给他们的恩赐.大战结束,盟军走了,好东西没有了,岛民的生活恢复从前,但他们每天眼巴巴地望着天空,祈盼飞机再次降临,再次给他们带来好日子.香港人的心态与那些岛民差不多。
试问一句,如果人民币实行自己浮动,自由对换,自由出入,香港的联系汇率能守得住吗?而人民币实行“三自”是中国通往强国的必由之路。
**香港人自甘懒惰,失业率高企是咎由自取**
香港的经济泡沫爆破以后,失业率攀升8%以上,失业人数达30多万,但香港人也从菲律宾,印尼,泰国等地请三十多万外籍工人来服侍他们,那些外籍工人主要从事那些家庭佣工,老人院的杂工,搬运工,这些工作被香港人认为工作时间长,酬劳低,属厌恶性行业而不屑一顾.的确,在香港现行的政策下,失业人士可得到优厚的救济,一家四口若失业每个月最高可拿一万多港元,可住政府的廉价公屋,亨受公费医序,过着悠闲自在的生话,不少的失业金领取者还跑到内地包二奶。---- 嘿!傻瓜才会去干活。香港政府的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是鼓励失业.
**香港人自私自利,向穷人伸手要利益**
虽然,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迅速,但人均GPD才一千美元,既使是较好的广东省,人场GPD约为二千美元,内地有很多的贫困地区,国家有庞大的内债和外债,中国被联合国划分为第三世界的贫穷国家,国家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去扶贫救困,去造“希望工程”.香港人均收入为2.5万美元,高过英国,香港政府有一万几千亿港元的财政储备(其中近一半是中央政府在97年前从当时的港英政府争回来的)。他们有政府公房,养老金,免费医序、教育,失业有救济金,家有外籍佣工,是一个富裕社会.他们现在失业率高干8%,政府财政赤字严重,今年财赤估计高于800亿港元.对于如何走出困境,他们一筹莫展,他们可不愿意开源节流,那样就意味着加税减薪.要“艰苦奋斗”了.但他们竞然想出了从大陆的穷人身上打主意,例如,
----在那个“较紧密的经贸安排”协议下(CEPA),香港人从每年输往内场地的产品中,便可多获200多亿元的利益.香港政府的高级官员跑到美加澳日等国,推销CEPA,向当地的商人暗示,他们的商品只要运到香港转个圈,换个箱子,就可以免税进入中国市场.
----他们要求广东省降低东江水的价格20%,他们可以少给水费15亿元/年;他们不惜以破坏珠江出海口自然环境为代价,要求广东省为他们建造港珠澳大桥.
----香港政府为了压抑港人北上的意愿,征收陆路离境税;他们不断游说那些在内地有投资的港商,将所谓的那些“高增值的工序”迁到香港;甚至有香港地产商提出,让大陆的富人到香港购买物业,政府发给身份证.
----香港人十分“关注”广东省的大型基建项目,如果广东省修个码头或建个机场,或会引起香港人的不悦,他们认为这会与香港现有的设施重叠,或会抢走了他们部分的生意,分薄了他们的利益.据香港《亚洲周刊》报道,日后广东省的大型基建项目,只要涉及香港方面的利益,都要由中央政府来“协调统筹”。
----前些时候当有消息报道,美国迪斯尼公司计划在上海投资一个迪斯尼主题公园时,实行“一国两园”,把香港人吓坏了,他们担心香港政府在他们那个迪斯尼公园所投下的上百亿港元的巨资可能要亏本了,一个小香港怎敢与大上海竞争呢?港府的政务司司长曾荫权急忙跑去北京诉苦,跑到上海施压,最后经各方面协调,结果是上海迪斯尼乐园计划被腰斩.
香港有些人以为:既然中国政府把香港收回,就有义务和责任让他们吃得白白胖胖,活的舒舒服服,为了保持香港的表面光鲜,也为了中国人的面子,中央政府定会不惜代价来满足他们提出来的一切索求,对他们百般呵护。他们算准了这一点,并利用中央领导对香港的某种情结,不断地向中央政府伸手,所以,当他们向大陆人民索取利益,要钱要水要桥时,总是心安理得,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甚至是气直理壮.----多么可悲的心态!港府前任经济发展局局长唐英年,就是因他成功向中央政府争取了CEPA,以此作为他的政绩,晋升为财政司司长,闻说此公有争做下届特首的野心.其实,大陆的穷人无需要为香港有钱人的“活法”或活得是否舒适写意而操心,港人治港,他们爱怎样花他们的钱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钱多,即使以今日的赤字开支,也可吃上二十年,至于二十年后怎么办? 天哓得!听天由命罢了 !
Xocat Forum 討論區
醜陋的香港人
探射燈:港鐵醜陋乘客現形
末代會考生拒絕讓座的片段早前在網上熱播,事件惹起公憤,會考生更遭大起底。近年網上亦不時流傳不肯讓座的短片。究竟是否港人冷漠使讓座之風愈來愈差呢?記者陪同孕婦分多日乘搭港鐵沿線進行統計,發現僅得四成機會有人讓座。港鐵雖設有「優先座」予有需要的人士,惟不少殘疾人士直指座位被人霸佔,乘港鐵時都是「由頭企到尾」。學者批評當局少向市民推動互助關懷,所謂的香港精神都是強調功利價值觀,令大眾缺乏敬老扶弱意識。
「我大住個肚,推住BB車,仲帶埋婆婆,都會無人讓位。」有孕婦在網上討論區宣洩不滿,講述在公共交通工具無人讓座的苦況,怎料一呼百應,網友不約而同埋怨乘客冷漠。其實,近年有關在公共交通工具不讓座的短片,不時在網上流傳。究竟港人是否如短片所述待人冷漠,沒有同情之心?本報記者日前陪同一名孕婦,分多日乘搭港鐵東鐵線、荃灣線及港島線,了解港人讓座的情況。
港鐵設優先座無人理
記者在測試中發現,乘客讓座的情況不甚踴躍。即使站在眼前的,是腹大便便的孕婦,但車廂乘客大都無動於衷,年輕一群繼續打機,主婦又各自閒聊。
失明人士乘搭港鐵,全程沒有乘客讓座。
在東鐵線的五次測試中,有四次沒有人讓座,只有在大埔站往紅磡方向的列車上,一名五十多歲女士在丈夫提醒下,向記者陪同的孕婦讓位。而荃灣線及港島線的乘客,相比下較樂於讓位,在八次測試中,四次有人讓位。不過,乘客爭位的情況卻多次發生。記者目擊,其中一次有乘客下車,一位好心阿伯向記者陪同的孕婦提示旁邊有空位,此時,一名三十多歲女子迎頭撲上,搶前「攝位」坐下。
近年南韓、日本、台灣的列車均設有「優先座」,在繁忙時間,優先座會空置留給孕婦、長者或殘疾人士使用。去年底,港鐵列車亦設有「優先座」,座位椅背及背後的玻璃窗均貼有廣告,呼籲要「讓座給有需要人士」。但港人對此類「溫馨提示」卻似乎未有在意。
政府忽略公德教育
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鍾劍華坦言,年輕一代較不願意讓座,認為與他們成長環境有關。他說:「年輕一代成長過程的條件太優越,家人畀晒最好嘅嘢,令佢哋自我中心,只有人哋畀嘢佢,佢哋唔會畀嘢人。」
他直指,當局常強調香港精神,但都是較功利的價值觀,如爭取個人成就或促進經濟發展,很少推動互助關懷。以往七十年代,政府曾有系統地大力推動社群互助,使社會氣氛良好,現在富裕了人卻變得自私。香港防止虐待長者協會助理總幹事林文超亦批評,現時教育太功利,不重視道德教育,年輕一代缺乏敬老及扶弱的意識。
就有關讓座問題,九巴發言人表示,巴士貼出告示,呼籲乘客讓座予有需要的人士。新巴及城巴則指車長會因應實際情況呼籲乘客讓座。港鐵方面,發言人指禮讓行為不受現行港鐵附例規管,但推出優先座鼓勵乘客自願讓座予有需要的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