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物价超过香港 100元能买到啥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05 13:00:27
一棵菜是这样“身价百倍”的!
一棵菜,从种在田里到端上市民餐桌,需要走多少路?菜价又是如何层层加码的?农民、中间商、零售商、管理者……究竟是哪个环节导致了菜价的高悬不下?谁才是价格上涨的最大获利者?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物价涨得这么高,怎么办?这两天,网友们对物价飞涨也展开热烈讨论,许多网友在网上大晒生活成本,希望能供相关部门决策参考。
如今100元能买到啥?
100个鸡蛋300根香菜
“物价”究竟涨到什么程度?一个讨论可见一斑:100元能做什么?
新浪微博上有网友罗列了一长串:100元可以坐50次北京地铁,30瓶600毫升百事,25瓶600毫升和其正,10杯面包新语的酸奶,8碗马兰拉面,100个鸡蛋,波司登羽绒服的一对袖子,三分之一件中档衬衫。
另一位网友微博留言表示,100元可以买4.5公斤五花肉,或一瓶1.2升品质一般的橄榄油,或一条普通的棉絮。还有网友列举出:1桶食用油,或2袋10公斤大米,或2扇比较小的生肋排,或5个套餐,或100个包子(不是金陵大肉包),在淘宝上可以买2瓶指甲油、5个骨瓷杯或1套棉睡衣。“前几天去菜市场买香菜,一元三根,100元买300根香菜。”这条留言让人苦笑不已。
10年前100元是啥概念?
一个大学生半个月的生活费
100元人民币,在10年前,还是一张真正意义上的大钞。
“100元吃20顿学校套餐。”这是网友反映的如今的学生生活费标准。可是在10年前,100元可以供一个大学生补素地生活半个月。“那时学校早餐3角钱一大盘土豆丝,5角钱一大碗稀饭,记得有一次我跟室友两人一起吃了一顿早餐花了1.3元。”在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于小姐10年前还是北京的一名大学生,回忆起当年,她觉得那时候钱比现在值钱多了:10年前洗个头发5元钱,现在涨到15元;10年前一碗面条2元钱,现在都在10元以上;10年前拿到百元大钞还能心动一下,现在拿到10张都觉得买不到什么……
物价还得承受多久?
记者发现,针对高物价,越来越多的网友已不限于发发牢骚。前两天,新浪微博上的一条网帖也被众多博友纷纷转帖:“上海的生活压力已经超越香港了,收入比香港差一大截,物价倒是快要先行超越了!
帖子还附上了一个表格,列举了3种商品:一升装的飘柔人参滋养洗发露、1升装的多芬润泽柔嫩沐浴乳、10卷装的维达卷纸,在上海家乐福的价格分别为75元、44.2元、32.5元,而在香港百佳超市仅卖51.4元、36.8元、19.7元。
“我们这样晒物价,不是为了发泄不满,而是想让决策者们看到真实的生活成本。”一位热衷于织围脖的网友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家几部委已在酝酿抑制物价上涨的举措,究竟政府能不能管住物价,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江苏首次开展蔬菜成本调查
记者昨日从省物价局获悉,从2011年起我省将首次开展蔬菜成本调查,建成从菜地到菜篮子全过程监控体系,势必找出是哪只手推高了菜价。
主要瞄准大宗蔬菜
开展全省范围内的蔬菜成本调查,在我省尚属首次。
省物价局成本分局副局长王光华介绍,江苏开展成本调查的蔬菜品种共14个,其中国家要求调查的品种10个,分别是:设施西红柿、设施黄瓜、设施茄子、设施菜椒、露地西红柿、露地圆白菜、露地大白菜、露地萝卜、露地豆角、露地菜花;省内自行调查品种4个,分别是:青菜、芹菜、浅水藕、大蒜。
每个调查县选6户
有些明年的蔬菜,下个月就要下种了,所以近期物价部门除了在各地选点外,还要开展调查户的培训。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要求,我省将在每个蔬菜调查县选择6个种植户,这些种植户被要求将某种蔬菜从下种到收获出销全过程的成本、售价一一记录下来。成本方面主要包括每天化肥下了多少,农药打了多少钱,播种机械、柴油等,还包括劳动力成本。“最终要将农民种植的成本计算到每一斤菜里去。”
从田头到菜篮子全程监控
记者了解到,这些被选作“样本”的种植户除了要记录种植过程中的成本支出外,也要记录其每卖出一批菜的售价。“将全省的所有样本汇集在一起,就能计算出某种蔬菜的种植成本,农民的收益。”王光华告诉记者:“而农民往往不是获利者,中间环节的加价最厉害。在计算出田头的价格后,我们才能通过与批发市场、零售市场的比较,发现价格的上涨究竟出在哪个环节。”
今后蔬菜成本每月一报
王光华告诉记者,由于蔬菜成本调查刚刚起步,目前主要还在做样本选择、种植分布调查、培训等工作。这一调查体系成熟起来后,将达到一月一报。由于近一两年来菜价的高涨已成为居民消费支出增加的重要因素,最近省物价局还要出台一个关于蔬菜价格预报预警的办法。蔬菜成本调查得出的数据,不仅要上报国家发改委,还要向社会公布。政府要弄清究竟是哪些市场环节推高了菜价,是种菜成本上涨,还是交易成本上涨,从而有目的、有针对性地控制价格过快上涨,让百姓明白消费。
生长阶段:
各项成本已占毛收入的一半以上
山东寿光以产菜闻名全国。像多数村民一样,夏学庆一家靠大棚菜谋生。今年春天,他家的西红柿上市晚了半个多月,往年3月底就该上市的西红柿,今年4月中旬才上市。尽管品相比往年差,果型也小了,但刚一上市,竟也卖到5.2元/公斤。按说这是好事吧?可他却说“赚的真不多”。
去年新的两个大棚占地7亩,其中2亩是从别的村民那儿转包的,每亩费用800元,一共1600元,比上年贵了300多元。
过去是自己育苗,现在都是工厂化育苗后农民购买。今年西红柿的种苗每棵价格已达0.8元,一个棚光苗子钱就要3000多元。
夏家的大棚幸好没有在几次大风中被刮倒,有的种植户多花了几万元重建棚子。建大棚的工人价格也已从原来的30元/天上涨到100元/天。
现在对蔬菜的安全和质量要求越来越高,多用有机肥,少用化肥,成本要增加;用于打虫、杀菌、防病毒的高效低毒农药,一周打一次,一季下来差不多就要1万多元。
运输阶段:
费用太高,甚至超过蔬菜的收购价
有些菜在流通过程中消耗的成本,甚至超过了蔬菜本身收购价。像从山西运过来的圆白菜,在当地的收购价是每斤一角五分,运费每吨500元左右,加上冷库费用、人工费用,成本平摊到每斤菜上是三角钱,达到了菜价的两倍。而从路途更远的甘肃、内蒙古、甚至海南运来的外地菜,运输成本就更高。
蔬菜从收购到批发一般加价25%左右,但从批发市场到城内的零售市场,加价往往超过50%,其中少数菜品价格甚至翻倍。城内运输难,卖菜成本高,使“最后一公里”菜价上涨幅度最大。
只有面包车能装菜,而且还能在市内道路上行驶。这些面包车一旦被交警发现会罚款一两百元,理由是客货混装。据介绍,一家蔬菜公司每年遇到路政部门查处的几率为两三次,罚款金额为10万元左右。
上市阶段:
各项进场费、管理费才是大头
摊主计算,前几年租一个摊位只要几百元,现在要一千多。原来进菜一个月二三百元油钱就够了,现在要五六百元。在扬州一家农贸市场,菜贩林女士说:“批发价0.7元的白菜我卖2元一斤,可除了上千的摊位费和杂七杂八的费用,要养活一家老小,每月赚2000元够吗?”
城市近郊的农民或者菜贩,如果能在条件允许的地方临时设摊,摊位费能少一些,附着在菜价上的经营成本,至少会被剥下一层来。不仅是摊位费,其他各项管理费用也未尝不可以考虑降一降。否则,经营成本下不来,市民也就只能吃高价菜了。
意外事件:
遇到炒作更是身价暴涨
很多批发商为了赢利,开始利用冷库囤积部分耐贮存蔬菜,明明有货也不卖,导致人为供应紧张,加剧了蔬菜的价格上涨。今年绿豆价格大涨,除了绿豆主要产地东北、云南等地大旱,产地的批发商囤货也是抬高价格的主要因素。
去年东北绿豆几乎绝收,当地的批发商就囤货或者惜售,或是通过 “炒豆”而牟利。说到底,这些炒作者才是真正的获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