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的男人和有味道的女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8/04 16:02:16
男人
四十岁的男人也有隐私,是人,都会有隐私。而四十岁的男人,他们的隐私几乎都和某个女人有关。无论是为情、为性、为心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他们的内心深处,都渴望着能有一位红颜知己。
四十岁的男人对女人的欣赏,已不仅仅停留在表面。他们透过女人的容颜,能审视到女人的内心。艳丽的、平淡的、风情万种的、安分守己的,各色各样的女人在他们的眼前一一飘过。突然有一天,他们的心怦然而动,因为他们被一个女人吸引住了,或许是被他们自己的幻想吸引住了。那个女人成了他们心中憧憬的偶像,他们野心勃勃地想拥有所眷恋的女人,可是一想再想,却迟疑着放过了一个个机会。因为四十岁的男人肩上有责任,胸中有道义,他们不再年轻,不再莽撞,不会冒然表白一切。一切都要自然而然,含而不露,水到渠成。稳稳地等待着最佳时机,他们的自控能力很强,能避免许多令人尴尬的局面发生。
四十岁的男人,对妻子对家庭已不再好奇,平平淡淡中甚至有了一丝厌倦。在他们眼里,女人更多时候只是风景。他们只相信本能,不相信爱情。当然,这并不排除有个别极为优秀的女人会撼动他们的心灵,这也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际遇。然而即使真正遇到了,他们也绝不会像女人那样将所有的情感都写在脸上,把所有的心事都倾诉给对方。与女人为了爱而不惜赴汤蹈火相比,四十岁的男人很少流露自己的真情,即使遇到让自己倾心的异性,他们首先想到的也不是爱,而是如何保护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不会遭到“爱情”的破坏。
四十岁的男人,早已将情事阅尽。懂得了如何对女人进行百般的呵护,如何俘获女人的心。他们的嘴里很少流出甜言蜜语,却能让女人为他们平实的话语感动;他们有时会依偎在女人怀中象个撒娇的小孩儿,让女人心中的母爱油然而生;有时又会像个年长的智者,令女人钦佩不已。
四十岁的男人,动手能力很强,逢场作戏的本事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小男人们望尘莫及的。同时,因为没有爱,四十岁的男人大都并不懂得珍惜,他们要的只不过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红颜知己,他们想做的亦不过一种情感境界里的君王罢了。
四十岁的男人,面对女人考虑得最多的是稳,而不是爱。无论女人怎样努力,他们的心都不为之所动。即使和一个女人的感情真正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但只要这个女人的存在威胁到他原本平静的生活,四十岁的男人便会果断地举起刀,将所有的情感拦腰斩断,任凭面上带着女人的斑斑血泪,也绝不手软。
四十岁的男人情不惑,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做什么,四十岁的男人是不会为了一份虚无缥缈的爱,便将一切置之度外的。
女人         女人的美貌是天生的。明眸皓齿面若桃花的女人是上帝赐予的尤物,而女人的味道是自己的,吐气若兰柔情似水的女人是一座花园,幽香沁脾,更令人心旌摇曳。
女人的美貌是一幅画,是让人用眼睛看的,而女人的味道是一首诗,须让人用心去品读。君不见大街上那些飘来飘去的时尚一族,把一头乌云秀发染成咖啡色染成玫瑰色,纵然风情万种,但这不是女人味。女人味是一缕幽幽的清香,是从芳心里溢出来的,不经意间的一举手一投足,都优雅地散发着脉脉温情。
没味的女人也许有漂亮的脸蛋,有着魔鬼的身材,但那是衣服架子,焕发不出迷人的风采。她们把时尚的快乐写在脸上,穿着吊带装露脐装写意夏天,即使在飞雪的冬日也把自己美丽的腿肚冻在外面,是流淌在都市的一道风景。她们在繁华的街头旁若无人地对着手机嚷着“你真坏”,全然没有温良恭俭让。她们咯咯的笑声四处挥洒,也挥洒着二流品牌的香水味,熏得男士们头重脚轻。追逐时尚的女人如果肚里空空东施效颦,便俗不可耐。这是另类的尖叫,不是女人味。
女人味是一瓣心香,是蹴罢秋千慵整纤纤手的淑玩,是惊起鸥鹭误入藕香的雅兴,是清泉石上流的空灵,是海上升明月的疏韵。
有味的女人是幸福的。她不乏追求但懂得满足,她优雅浪漫但不事张扬,她内心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因而从不抱怨生活,没有欲望失落的苦痛。她爱她的国家、爱她生活的那座城市、爱她从事的那份工作。她的爱是倦鸟投林的甜蜜小巢,是水手归岸的温馨港弯。她不一定有很多财富,但从不吝惜爱心,给父母的一瓶酒一盒蛋糕一声问候,都是她幸福的资本,给朋友的一点资助一丝关爱一句祝福,都是她快乐的源泉。
有味道的女人是精致的。她淡雅不失妩媚,描眉涂红,掬发饰物,但美而不艳,楚楚动人。她的每一件衣物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一件大衣,一条围巾,一把阳伞,都倾注了她的心思,她的涵养,她的品味。甚至一双丝袜、一枚胸针,都透露着别致的韵味。她享受物质,但不被物质所奴役,她更乐于享受精神,乐于与高尚的人物交谈,乐于读一本好书、听一首好歌,乐于在月夜的树影婆娑里静享天籁,乐于到郊外去踏青放飞自己的心情。她的一切行动无不超然物外,淡泊恬静。
有味道的女人是平凡的。她挚爱一切美好的事物包括她自己,她被人欣赏更欣赏别人,欣赏世界上的一切美景,欣赏人间的种种真情。她懂得生活,更懂得享受生活;她品味时尚,但不追逐潮流附庸风雅。她有自己的美学观点,唐诗的优美意境,宋词的婉约缠绵,阳春白雪高山流水的空谷之音早已浸霪了她的心灵。
有味道的女人也许春风得意,但决不咄咄逼人占尽满园风情,纵然有无限的风光,自己也只去享受一小块田园。她与人为善,不知刻薄为何物,从不在同事间挑拨是非,看待上司和看待下属的目光一样真诚。她会在你有成就的时候报以掌声,由衷地为你高兴;在你摔倒的时候伸出她柔弱的纤手拉你一把,鼓励你站起来前行。
有味道的女人也许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但决不卖弄自己的满腹经论,她把自己的聪慧和才思用于工作上,用于事业上,去创造自己喜欢的空间。她也有受伤的时候,但不怨天尤人,更不会歇斯底里,只是安静地舔好自己的伤口,独饮忧伤。
有味道的女人懂人情但不世故,尽心做事而不功利,洞察人世间的种种龌龊而不随波逐流。她洁身自好,也许不能颐指气使做领军人物,但满庭芬菲怡人,自是悠然南山采菊东篱。
如果说貌美的女人是一幅画,光彩夺目美轮美奂,而有味的女人就是一盏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了别人。红颜易老,美人迟暮,女人的美貌是上帝赐予的花朵,要开在春风里,因而常叹花期苦短岁月无情,无论怎样呵护,终挡不住时光的风吹雨打人老珠黄,而女人味既流淌着先辈的基因,更是后天的,更是女人的修养,自己的造化,浑然而天成。因而女人味不惧岁月的霜刀在额头上刻下沟沟壑壑,不仅岁月的波浪一层又一层啮咬肌肤,更淳绵恒久,更浸骨入髓。
清代文人李渔曾就女人味发表过一段很妙的文字:女人味就是当她在一频一笑,举手投足间无意中自然流露出来的那种钩人魂魄的韵味。
女人味是一种境界,是一种情调,是一种优雅的生活态度。有女人味道的女人是不多的,能找到一个有味道的女人是一种福气,她会让人花费一生的时间去细细品读和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