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智力在生命起源与进化过程中的复杂性原理(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1/26 14:12:16
二、从人的智力扩展到生命智力
通常意义下的“智力”一词专指人的智力。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讨论其它生物的智力问题,有必要引入“生命智力”这个新概念和新名词。
人的智慧从何而来?其它生命有智能或者智力吗?生命智力是如何发生的,生命智力能够进化吗?生命究竟是什么?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些问题长期困扰着人类。无庸置疑,谁能够回答上述问题,谁就将成为最深刻影响了人类的思想家、哲学家、科学家。
1、达尔文拒绝讨论智力起源问题
达尔文在《物种起源》这本大部头着作中,明确宣称拒绝讨论智力是如何起源、如何进化的问题。他在第八章“本能”里是这样说的:“许多本能是这样的不可思议,以致关于它们的发展,也许会使读者看成是一个难题,认为足以推翻我的全部学说。在此当先说明,我不拟讨论智力的起源问题,正如我没有讨论生命的起源问题一样。我们所要讨论的,只是同纲内动物的本能以及其他智力的多样性现象。”[5](P187)他在第七章“对于自然选择学说的各种异议”里承认:“最后还有一个疑问,提出的不止一人,便是智力的发展。既是对一切动物都有利,那么为什么有的种类,智力却不及别的种类那么发达?为什么猿不能获得人类那样的智力?关于这问题,有许多原因可说,不过都是推想的,并且不能衡量它们的相对可能性,所以用不着叙述。对于上述问题,不能希望有确切的解答。”[5](P167)
在一本专门研究物种起源的大部头专着里,却拒绝讨论智力起源问题,不能不说是一种有悖常理的行为。我相信,达尔文在这里面一定有着某种不肯为之的苦衷,因为他深知对智力起源的探索很可能确实会推翻他的全部学说。对此,我愿意指出的是,达尔文放弃对智力起源的研究,实际上是对他自己关上了一扇继续求索学问的大门;与此同时,达尔文也把探索智力起源的学术难题,以及生命智力如何影响生物进化(寓意着复杂性提高)的迷人课题,统统都留给了后来的探索者和研究者。
2、每一个生命体都有自己的符号体系
1991年4月,我撰写出《生活中的神秘符号》一书。在第一章里,我特意讨论了符号的定义、符号的起源、植物符号、动物符号、人类符号等内容。当时我已经认识到:“可以说符号起源于宇宙的结构化被生命体的感受和理解。因此,每一个生命体都有自己的符号体系。在这个符号体系的帮助下,该生命体才有可能实施自己的生命行为,即选择某些外界的物质结构(包括其它的生命体)来组成自己的生命结构,并按照自己的生命结构来复制出新的生命结构。”[6](P12)
显然,上面所说的“每一个生命体都有自己的符号体系”,已经包含着“生命智力”的内涵,而这也就意味着人的智力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生命起源的那个时间段。
3、基因的主动变异与自主躯体设计
2004年我撰写并公开发表在互联网上《基因的主动变异与自主躯体设计》一文里指出:“在各种各样的基因随机微量变异现象中,不能排除其中存在着基因主动变异的情况。因此,许多能够用达尔文进化论解释的现象,也同时能够用基因设计论得到很好的解释;而且用基因具有主动变异与自主躯体设计能力的理论,可以更好地解释生物的进化(更准确的词汇应该是”演进“),例如基因变异中的量变导致质变现象。与此同时,许多不能用达尔文进化论解释的现象,诸如生物及其器官的整体性、复杂性、协同性、精确性或精巧性,却能够用基因设计论给予合理而又充分的解释。”[7](P813)
无庸置疑,这里所说的“基因的主动变异与自主躯体设计”,揭示出生命结构及其功能的复杂化,其源动力正在于生命拥有生命智力。我提出的这种全新的生物学理论及其复杂性原理,曾先后命名为基因自主设计论、智因设计进化论(简称智因进化论)和生命智力学。
4、生命智力的起源及其进化法则(智因进化论)
澳大利亚汉声杂志在2008年发表了我的《生命智力的起源及其进化法则(智因进化论)》一文,该文提出“生命是使用间接信息实现存在过程的结构物”的观点:“智因进化论指出,生命是一种对间接信息进行操作的智力系统,准确说生命是一种能够使用大量间接信息、实施认知活动、达成某些目的、拥有复杂结构的智力信息操作系统。”[8]
所谓“间接信息”是与“直接信息”相对而言:直接信息的主要特点是信息内容不言自明,即物质本性所具有的所规定的信息内容,例如万有引力、电磁力等。所有的非生命物质都可以发出并接收到直接信息,它们之间的直接信息决定着物质的运动方式、结构形式以及质能传输。对于那些只能使用直接信息的物体来说,其如果拥有智力(广义智力或万有智力)的话,其智力水平也只限于直接信息智力水平。
间接信息属于丰富的复杂的可控的催化亦即操作系统,其主要特点是信息内容需要由使用者进行约定,使用者可以通过对不同间接信息的使用达成各自相应的结果。例如,地球绝大多数生物都用基因编码(核苷酸分子序列)制造蛋白质(氨基酸分子序列),人类也在用语言、文字、符号对万事万物进行信息约定及其操作。据此可知,生命与非生命的分水岭在于是否使用间接信息,而能够使用间接信息的只能是智力系统,生命智力指的正是使用间接信息的能力,这也就意味着生命与生命智力同时起源。
对比之下,欧洲学派的普里戈金和斯唐热在《从混沌到有序——人与自然的新对话》一书里,从热力学的角度,深入讨论了复杂性的科学。在该书第5章“热力学的三个阶段”第5节“和分子生物学相遇”里,普利高津指出:“本章的开头部分我们证明了,在远离平衡的条件下,可能发生各种不同类型的自组织过程。它们会导致出现化学振荡或空间结构。我们已经看到,出现这种现象的基本条件就是存在催化效应。”[9](198)
我愿意指出的是,虽然普利高津已经认识到“催化效应”对分子生物学的重要性,但是他未能进一步认识到“催化效应”与“间接信息”的差异。具体来说,普利高津所说的“催化效应”是没有使用者的,而我说的“间接信息”是有使用者的——而这个使用者就是生命智力。
需要说明的是,在我的论述中,“生命”与“生命智力”乃是密不可分的两个词汇。这是因为,生命的生存实质上就是生命智力在工作或运转,所谓生命力、生命活力的本质都是生命智力在工作或运转。如果需要区分“生命”与“生命智力”两者的话,可以表述为“生命拥有生命智力”。
5、生命智力的定义
我在2010年初撰写了《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的名词解释》一文,对生命智力的定义是:生命智力是一种能够对间接信息进行操作、达成某种期望效应的智力系统。准确说生命智力是一种能够使用大量间接信息、实施某些认知和选择活动、达成某些期望效应、拥有复杂协同结构的智力操作系统,所有的生命都拥有不同层次的生命智力。生命智力亦可称之为生物智力。我这里之所以使用“大量”、“某些”等复数词,意在说明生命智力的出现需要跨越一定的阈值或门坎,而这正是生命智力起源和生命起源的迷人之处。
也就是说,生命智力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物质行为,这类物质(实施智力行为的主体)能够认识另一种物质(包括它自己)的结构、性能或者功能;这类物质具有用信息重构(包括再现和模拟、预演)另一种物质(包括它自己)的行为;这种类质能够根据信息来复制并重构其他物质(包括它自己);这类物质能够有目的的使用另一种物质(包括它自己);这种物质对其他物质(包括它自己)形成好恶取舍行为。[10]
6、期望效应与定向时间、不可逆性
普利高津认为:“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基本要素,它标志出物理学与生物学之间的区别。生物系统是有过去的。组成生物系统的分子都是某种演化的结果;它们被选择出来参与自催化机制,从而生成自组织过程的极特殊的形式。”[9](198)
我愿意指出的是,生命智力拥有“使用间接信息达成期望效应”的特点,乃是生命智力能够“感悟”、“理解”时间,以及形成定向时间的基础。对于那些只能够使用直接信息的非生命物质来说,它们既不能够感知和理解时间,也不能够区分定向时间,而这也正是生命与非生命的分水岭,亦即普利高津所说的“物理学与生物学之间的区别”。
与此同时,正是由于定向时间的确立,也就又为不可逆性奠定了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说,“时间”实质上已经被生命智力变成了特定的信息或信号,这可以从生物钟现象得到充分地证明。
7、生命智力的不同形式和不同层次
值得注意的是,普利高津还说过一段非常有趣的话:“显然,对定向时间的理解水平随着生物组织水平的提高而提高,很可能在人类意识中达到它的最高点。”[9](355)
在我看来,普利高津所说的“随着生物组织水平的提高而提高”,实质上已经涉及到“生命智力”以及生命智力具有不同层次的内容——我不清楚的是,普利高津是没有想到“生命智力”这个词,还是不敢使用“生命智力”这个词。或许,这是因为在西方人的观念深处,除了承认上帝和人类拥有智力之外,很不情愿接受其它生物也有智力的观点,而宁可将其称之为“本能”。
我在《新基因的形成验证了智因进化论和生命智力学》一文中指出:“生命与生命智力同时起源、同步进化,生命智力是一种能够使用间接信息试图达成预期目的的能力,生物进化的实质是生命智力不断实施的自主生存技术创新。生命智力有多种形式和层次,它们包括DNA、RNA智力信息系统,细胞膜(包括内外附着物)智力信息系统,多细胞生物的细胞膜网络智力信息系统,动物的神经元细胞智力信息系统,人类的大脑思维细胞智力信息系统;‘我’就是生命智力,‘灵魂’就是高级层次的生命智力。”[11]
其中,DNA、RNA生命智力系统,主要由基因和智因构成,智因是正在设计制造过程中的新基因,它们就位于DNA上所谓的“冗余基因”上,我把这个阶段的生物进化称之为隐性进化。只有在新基因被设计制造完成后,新基因才会承担工作任务,去进一步合成新的蛋白质,再由新的蛋白质去实施生命体所需要的具体任务。这些新的蛋白质可能是一种新的酶,用于合成某种新的化学分子;也可能是一种激素,去驱动某些细胞发生变化;还可能是构建新细胞的“建筑材料”,或者是其它什么特殊功能的蛋白质,用于组建新细胞、新组织、新器官、新躯体,我把这个阶段的生物进化称之为显性进化。一般来说,自然选择效应不对隐性进化产生作用,而只对显性进化产生作用。这有一点好像是自然环境不会对汽车设计图纸产生作用,而只对成品汽车产生作用一样,那些性能有缺陷的汽车将被市场淘汰,同理那些性能有缺陷的新基因也会被自然选择所淘汰。
据此可知,生物进化过程中不断形成的数以万计的新基因(例如人体约有3万个基因),完全可以用生命智力学暨智因进化论原理予以充分合理的解释:它们都是由生命智力系统设计制造出来的。与此同时,生命智力具有不同形式和不同层次,也是复杂性不断增加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