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让音乐与你的心灵和感官做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19/11/22 00:09:49
文章提交者:chuxb1234567 加帖在音乐之声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下了一些音乐,不自禁地想找人分享。这些音乐有不少是无损格式的(APE),相比MP3格式的压缩,即便在电脑上听,那种细节的清晰也使你的感受有了更多的丰富。
一直认为:好音乐似乎是某种神秘主宰通过人发出的声音,能让人顿时谦卑,也瞬间把你交给自由。
最要命的是,音乐给予你的自由是那样的空阔,你能与世上任何层次的人分享,却又不会因此伤害别人。另外的迷人是,她是你的翅膀,能带你去到任何有或者没有的地方,不管这地方可能不可能有(如同把海德格尔的“存在”和诗意嫁接衍生出的无限可能)。
现如今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由于价值取向遭遇商业利益和技术进步的双重包操,很多原本认为极其有价值的东西变的似乎非常廉价和容易得到。
比如电子书,比如音乐(总算没有象房地产一样被炒到很多人的一生似乎只为一件事而来)。这是我们的幸福。
如今的互联网,已经很少有你找不到的好音乐。当然,这话搁有些追求极致的人那儿恐怕通不过,如同那些摄影圈淫器材的人,什么大光圈虚化,什么通透,什么色彩色调等等。追求极致的爱乐人恐怕什么碟,什么机,什么低音下潜,什么高频开阔等等,有时候似乎觉得光一根耳机线就好象能决定音乐的好坏。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总之,大家都是因为太爱音乐才有了许多不同的极端(器材生产和销售商例外)。
想想大多数人都应该会遭遇的爱情(没遭遇过的请包涵)。有人重视“柏拉图”似的灵魂互动,有人重视生理上的通电感应,有人更干脆,爱的就是恋爱的形式(那种浪漫的仪式感,或者叫两性之间那种暧昧交往的浪漫)。这几样东西我看其实是无法完全分家的,也就是个价值排序啥事先啥事后的问题,即便是“柏拉图”似的精神恋爱,恐怕一样离不了潜在的生理躁动和浪漫仪式感在悄悄地发挥作用。
以各种方式靠近音乐的人或许也是这样,只讲内容的纯心灵派有些可疑,只调动感官而不牵涉心灵的纯刺激说恐怕也站不住脚。
当然,本人虽然也愿意通过好器材冲击着感官靠近音乐,但注重音乐对心灵的意义还是应该会多点。所以,即使是用很次的MP3或在互联网上听那些细节被压缩掉很多的音乐时也一样会感动到手舞足蹈。
以为那些做音乐做到极致的人仿若有一种通灵的能力,当他们把世间的万千种种包括暧昧揉成无所不在的空灵天籁,你的内心只能是滔滔不绝地涌动着混沌美妙的热流。
手上的音乐有很多,连续着放,估计得三年以上才能打个来回(有点淫了)。但总有一些特别喜欢的,比如萨拉萨蒂的《流浪者之歌》。觉得听弗雷德曼演奏的《流浪者之歌》,最好是和海菲兹演奏的放在一起听,让两种不同的神秘比较着攫住你的心。不愿意说谁的就一定更完美,但想迅捷浓烈一点就听弗雷德曼,想有点舒缓感就听海菲兹,可以根据心境的不同进行选择。有一点他们很一致,在音乐进行中,你无法不感到顿时有了一种无法挣脱的酩酊。
最近喜欢上听《安魂曲》,功能类似于我们东方的宗教超度音乐。跟朋友玩笑道:我是把他们当《安心曲》听的,效果还不错。
说是世上有四大安魂曲,莫扎特、威尔第、弗雷、勃拉姆斯各一首。按照宗教题材主流音乐的标准都说莫扎特的那首最好。这个35岁就撒手人寰的天才一辈子穷困潦倒,但是在他的音乐中,我们总是能听到无法终止的快乐和雍容贵气。说他的这首《安魂曲》是为别人的亡妻而写,可没想到曲子未完成他自己倒仙去了。于是这曲子便成了祭奠他自己的最后绝唱。
弗雷的《安魂曲》有着法国人在艺术领域那种不甘随俗的执着,能把一首需要庄严肃穆气势的音乐写得如同情书一样浪漫,也真亏了他才行。在他传递的神秘中,没有了宗教审判,于是自是比莫扎特的那首多了不少的温婉,少了一些仪式感的束缚和建筑穹顶的压迫。想来,或是这样能让听者与自由靠得更近。
这两首曲子我最近也试着放在一块听,只能说:真是有点别有一番滋味暖心头的快感。
手上还下了一组无损压缩格式的“极品女声”,头一首曲子《绝情人》便把我咬住了。随着萨克斯悠悠飘来的有着悲怆骚味的前奏,一种象被什么力量黏住一样的感觉即刻让人欲罢不能。
萨克斯演奏要有骚味,是听一个吹萨克斯的乐手掰乎的。别说,还真是这样,想想,当灯光昏暗的酒吧深处传来萨克斯的乐声时,那种有着淡淡忧郁的骚味不正好契合了我们偶尔的颓废和暧昧吗?
都是亵渎音乐的浑话,其实音乐如同不留文字的禅一样有太多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篇饶舌的文字弄不好就成了残害天籁之音的杀手,想来还是少说多听厚道一些。(跟大家透露一个本人听音乐的秘密,不管标题,也不理会歌词,如果听的是无标题音乐而你又不是在音乐圈内靠音乐混生计的,那对你来说,听音乐就是灵魂飞翔的时刻。千万别看那些仿佛用风景图片解释音乐的华丽文章,他们是在抢走你想象音乐的权利。其实,就算是是同一首曲子,你在不同的心情下听,得出的感受也是可以完全不一样的。记得有部外国电影叫《勇敢的心》,主人公临刑前被刀架在脖子上最后喊出的话是什么?“自由”!)
此刻,你在听的音乐就是你“自己”的音乐,投入地听出你愿意听到的音乐,自由地听出你能够听到的呼唤和抚慰,借音乐与自己的心灵和感官做爱,这种在世就能享用的极致让你无法不脱口而出:活着真他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