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部委拟联合制定相关措施 控制物价飞速上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神马文学网 时间:2020/06/06 10:59:45

  面对31种价格监测商品中近80%价格上涨的现状,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一位官员向记者表示,包括国家发改委在内,多部委正在联合制定相关的价格控涨措施。

  记者了解到,除去主管价格的国家发改委外,归口工业制品管理的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也正在紧张制定应对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措施,并拟对蒙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危害的行业进行政策补贴。

  此时此刻,中国经济正在面临着新一轮工业制品和日用消费品“价格轮涨”的巨大压力,如何在确保经济增长的前提下,实现“平稳”并控制“过热”,中国经济最高决策层要回答的这道命题,难度不小。

    本地情况:西安放心早餐悄然涨价

              陕西食用油价格上涨约10%

             西安取暖费大面积上涨

             陕西省煤炭价格小幅上涨

             苹果也在“跟风”涨价

             西安小吃价格普涨

    应对措施:央行3年来首度加息

              西安市物价局深入批发市场和超市检查物价

    涨价影响:全球物价涨不停百姓最心疼 深圳人到香港打酱油

              印度物价上涨 官员被砸鸡蛋

              英国超市打折赶不上涨价

 对策:节约开支 各出奇招

   联合控涨政策酝酿

  “稳定物价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工作重心。”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司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人士近期走访多地,调研当地物价,包括粮食价格和工业原料价格。针对当前物价飞速上涨的局面,该人士表示,“采取措施将是多部门联合制定,现在还不便于透露。”

  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联合制定政策的“多部委”中,国家发改委和工信部是核心部门,按照2009年大部制改革后的“三定方案”,这两个部门分别负责宏观层面价格和工业制品的价格管理。

  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的一位官员证实,该司已经撰写报告,针对棉花价格上涨过快,应对下游行业进行政策支持,这份报告已经上报至国务院。目前新疆棉花价格上涨迅速,下游企业难以应对。如此情况之下,终端市场的价格上涨压力已经显现。

  让这两个部门对“价格问题”如此敏感的是10月以来的市场价格走势。近期发改委公布了10月份城市食品零售价格监测情况。本次监测针对北京、上海、重庆等36个大中城市,监测食品包括蔬菜、粮油、鲜肉类及水果共31个产品。统计数据显示,与9月份相比,共24种产品价格呈不同程度上涨,约占统计总品种的80%。

  除食品之外,棉花、石油、大豆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也保持着连续数月的价格增长态势。面对目前的物价上涨状况,记者采访了工信部消费品工业司的相关人士,该人士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对下游工业的影响特别大。”

  多家研究机构相继发布了对物价上涨的预测,中信证券预测10月份CPI同比涨幅为3.8%~4%,美林证券预测今年10月份的CPI同比涨幅为4%。

  应对价格炒作

  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为核心的新一轮价格控涨政策,也试图对目前市场氛围浓郁的炒作行为进行控制。

  “现在国内的炒作氛围很浓。”钢铁行业专家马忠普向记者表示。记者了解到,尽管国际铁矿石价格目前反常地低于国内铁矿石价格,“但是,国内的铁矿石贸易商依旧是坚持高价格不放手。”

  而在粮食领域,各级粮食中间商早在9月末就展开了抢收争夺战。“现在现金流比较充裕,对粮食价格上涨预期比较明确,因此抢收秋粮是每个企业都在积极做的事情。”一家国内大型粮油企业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对于涨价最疯狂的棉花行业而言,“现在,棉花每天一个价,涨价已经向下游传导。春节左右,终端产品将有更明显的价格上涨。”河北石家庄常山恒新纺织公司市场部苏经理向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对于敏感行业的涨价传导,发改委已经有所防范。在当前社会通胀预期较强的情况下,发改委却采取惊人举措,上调成品油价格。

  对此发改委表示,“近期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呈上涨态势,成品油价格提高,虽然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涨价预期,但成品油价格调整对价格总水平的实际影响很小。”

  为了降低成品油价格提高对下游的连锁反应,“一方面明确规定铁路货运等部分政府管理的商品(或收费)价格暂不调整;另一方面,部署各地严格加强市场价格监测和监管,依法查处违规涨价和跟风涨价。”

  企业各想对策

  在国内通胀压力和美元贬值的双重压力下,制造业企业将蒙受更大的损失。

  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对中国的制造业已经产生影响,“做外贸加工的工厂,对价格上涨1%和2%都很明显,我现在库房里的产品面对原料价格上涨和美元贬值,出口就等于赔钱,所以我只能想想网络销售等办法。”义乌服装企业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

  相比之下,跨国公司则有更多的经验面临目前的复杂状况。

  就在记者截稿前,世界500强企业阿尔斯通宣布把世界上最大的水电设备工厂开设在中国天津,而这家工厂的订单已经排到了3年之后。“我们也考虑过目前中国的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问题。”阿尔斯通公司全球执行副总裁朱倍贺表示,“我们相关部门会用多种组合对冲风险。”

  此外,国际公司应对通胀有更多的经验。“我是巴西人,我有经历通货膨胀的经验。” 朱倍贺表示,“一夜之间物价可以上涨40%。”

  “有过这样的经历,我们会考虑到,在合同执行中期,就把风险考虑进来。” 据了解,阿尔斯通为了避免美元贬值和人民币通胀的风险,聘请了中间公司专门处理汇率等金融风险,“在中国,我们的订单还是倾向于收人民币。”朱倍贺表示。

  而对于钢铁企业而言,“2008年,钢厂曾经经历过铁矿石的大起大落,所以现在钢厂面对铁矿石价格上涨,会采取小部分库存,大部分向市场采购的策略。这样可以规避库存的风险。”北方一家铁矿石贸易商向记者表示。

  “虽然,现在有通货膨胀的压力,但是把人民币当做主要结算货币仍是防范风险的选择。”马忠普表示。